第一章:楔子——六年前

“暮楚,聽說你把樓學長甩了,跟音樂系的大才子在一起了,真的假的?”

秦暮楚才下解剖課,就有好事的同學湊上前來,問她。

秦暮楚微微一笑,“是啊!”

今世忘卻前塵緣最新章節,今世忘卻前塵緣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不會吧?當初你不是愛得人家死去活來嗎?這會兒怎么說甩就甩了?你沒發燒吧!他是誰啊?人家是樓司沉欸!多少女同學趨之若鶩的對象,你倒好,不知珍惜!”

秦暮楚一本正經的糾正同學的話,“準確點說應該是愛他家的錢愛得死去活來!”

“……”

同學驚愕的張大了嘴。

這話,說得也未免太直白了些。

“一百萬已經到手,自然是說拜拜的時候了!”

秦暮楚說這話的時候,眉飛色舞,看起來志得意滿的樣子。

同學還想說什么,可話到唇邊,驀地就噎住了,“樓……樓學長……”

對面,樓司沉清冷且頎長的暗影,佇立在那里,目光幽冷,盯著這邊的秦暮楚,宛若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了一般。

秦暮楚呼吸微頓,抱著書本的手,稍稍收緊了力道。

其實,她早就注意到了那頭的他。

而剛剛那些話,也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暮楚,我還有事,先走了……”

同學飛快的找了個理由,遁了。

樓司沉邁步,走近她。

他每靠近一步,秦暮楚的心,就跟著窒痛一次。

直到……

他高大的暗影,從上至下,將她籠罩。

他身上那份特殊而又好聞的味道,強勢的將她的鼻息侵占,沒來由的,她只覺鼻頭一酸,差點有淚就從眼眶中涌了出來,但好在,她強忍住了。

“把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再給我重復一遍!”

他沙啞的聲線,聽起來似平淡無波,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越是如此平靜無瀾,越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秦暮楚呼吸微緊。

半晌,仰起頭,看他,“那一百萬是我主動找你媽要的!還有,我愛的人一直都是顧謹言。我們之間,完了,徹底完了……唔唔唔——”

秦暮楚的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完,卻倏爾,紅唇被他冰涼的薄唇封住。

他頓時如同一頭發狂的野獸一般,一把將她抵在身后的墻壁上,拾起她的下巴,霸道的在她的唇齒間攻城略地,奪取著獨屬于她的香氣,侵占著她的呼吸……

“唔唔——”

秦暮楚使出渾身解數推開他,“樓司沉,夠了!!放開我——”

“夠不夠,從來不是你說了算!!”

樓司沉將健碩的身軀抵在她瘦小的嬌軀之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眼底盡是隱忍的怒火,“當初費盡心思纏上我的時候,就該知道,我們之間什么時候結束,從來不是你說了算!!”

樓司沉說著,大手就肆意的往她的衣服里鉆去!

他就是故意的!!

他惱她,怒她,甚至有捏碎她的沖動!

“不要!!”

秦暮楚大呼,倉皇失措的去抓他作亂的手,“樓司沉!!你混蛋——”

“混蛋?比起你,我樓司沉自愧不如!!”

他猖獗的大手,在她的衣服里,愈發肆意起來,而手上的力道,因怒也加重了許多。

秦暮楚微喘了口氣,眼眶一片通紅,“好,如果你真那么想睡我,行!一百萬!!再給我一百萬,我讓你摸個夠!也睡個夠!你要嗎?!”

“……”

樓司沉摸著秦暮楚的手,驀地頓住。

指尖瞬間涼得有如冰霜。

秦暮楚渾身一抖……

他的手,僵硬的從她的衣服里抽出來,就聽樓司沉沙啞著聲音冰冷的說道:“秦暮楚,我們之間,徹底玩完了!!”

他說完,厭惡的推開她,轉身,漠然離去。

沒再回頭!

最后,到底還是他,為他們之間劃上了這個結束的句號。

秦暮楚煞白著臉,蹲在地上,捂緊了自己泛疼的肚子。

下腹,有血在流……

第二章:抓奸在床

六年后——

帝國大廈七星級帆船酒店——

“蓉顏,你確定你男朋友真的在這?”

秦暮楚環顧一眼氣勢恢宏的酒店大堂,還有些不敢置信,“在這開間房,就算沒得一萬,還也得好幾千呢!”

陸蓉顏憤憤的咬了咬牙,“我非常確定他就在這兒!就在5888號房,李意欽那個混蛋傍上了個非常有錢的富婆!”

“……”

這還了得?!

秦暮楚唾棄到了極點。

“蓉顏,一會兒咱們要真的抓/奸在床了,怎么辦呀?”

秦暮楚回頭問身后的陸蓉顏,頗為擔心。

“先胖揍一頓!”

“……你舍得?”秦暮楚很懷疑。

陸蓉顏吸了吸泛酸的鼻子,眼眶里不由泛起一層粉紅色的水汽,“暮楚,說實話,我心里還是挺難受的,想哭……”

她和李意欽怎么說也談了七年了,從大學開始戀愛到如今準備談婚論嫁,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全部都貢獻給了那個男人,卻想不到到頭來換來的不過只是他的三心二意罷了。

要說她真的一點不傷心,那定然是假的!

“別哭別哭!為了那種渣男,有什么好哭的!”

秦暮楚連忙安慰她,見她情緒實在不穩,考慮一下,才提議道:“我看要不這樣吧,我先進里面去探探情況,一會兒有問題我再給你打電話,你先在這休息休息,緩緩情緒,行嗎?”

秦暮楚其實是怕她們倆萬一沖進去,真的撞見了李意欽跟那富婆在滾床單,按蓉顏的性子恐怕會難以承受那樣的打擊。

親眼見到和聽到,兩種沖擊絕對不是一碼事!

“你一個人可以嗎?”陸蓉顏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樣!”

“……好吧,那你小心點。”

“嗯,那我先上去!你把房卡給我。”

陸蓉顏把房卡遞給了她。

秦暮楚不知陸蓉顏怎么從朋友那弄來的房卡,但她也沒多想,拿過房卡,就徑直往五十八樓去了。

陸蓉顏也想跟上去,但她不敢。

她怕,她怕自己會見到那些一輩子都不愿意見到的惡心畫面!

秦暮楚非常順利的找到了五十八樓的VVIP5888號房。

正準備刷卡,卻意外地,發現套房門居然沒鎖?門只是虛掩著的!

呵!想不到這倆人如此囂張,做這種茍且之事,居然連門都不關上!

果然挺不要臉的!!

秦暮楚心里一邊唾罵著,一邊摸著黑,借著窗外的月光,悄悄走了進去。

經過近百坪寬敞的會客廳,里面才是正臥室。

她輕手輕腳的拉開了一條門縫。

好家伙!!

里面,衣服散落一地……

男人的黑色西裝,白色襯衫,灰色領帶……

嘖嘖嘖!那凌亂的畫面簡直不忍直視!!

不過只一眼,秦暮楚就確定,地上那些衣服,全都是法國IPAN專屬手工定制款,價格不菲!

呵!這李意欽還真是攀上富婆以后就不得了了,連穿衣風格都突然變得這么有品位了!

這就是典型的狗模狗樣!齷齪!!

秦暮楚不恥的在心里唾罵著。

第三章:六年不見,還是這么廉價

這就是典型的狗模狗樣!齷齪!!

秦暮楚不恥的在心里唾罵著。

床上,白色被子緊裹著那雙‘狗男女’,所以,秦暮楚并沒有看清楚被子里的人,她甚至連被子里到底躺了幾個人,也沒來得及弄清楚。

一想到陸蓉顏那受傷的可憐模樣,再想起李意欽的負心模樣,秦暮楚就覺氣不打一處來。

正如陸蓉顏說的那樣,這種男人,就應該什么都不管,先給他點教訓,胖揍一頓再說!

讓丫出軌!!讓丫傍富婆!!

不要臉的臭男人!!

秦暮楚想著,怒氣沖沖的就朝床上的‘兩個人’沖了過去。

二話沒說,捋起袖管,秀拳照著隆起的被褥就落了下去。

“李意欽,你真不是個東西!蓉顏待你還不夠好嗎?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幾年全都奉獻給你了,你還想怎樣?!”

被子里,樓司沉睡得正香的時候,卻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挨了幾記悶拳。

起初,他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可是,漸漸地,他卻覺得這個夢,變得詭異的真實起來。

而且,這聲音……

非常耳熟!

被子里,樓司沉冷峻的面龐沉下幾分。

如果他沒聽錯的話,這個女人……

“李意欽,你別裝死!”

秦暮楚伸手就想掀被子,卻哪知,手才拎住被子一隅,忽而,手腕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給鉗住。

甚至,不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一股大力強行拽著,跌落進了柔軟的水床上。

“啊——”

秦暮楚嚇得尖叫一聲,下一瞬,一道頎長的暗影,充滿侵略性的,至上而下朝她籠罩了過來,將她的軀體,牢牢實實的鎖在了男人健碩的胸膛和他結實的手臂中間。

忽如其來的逼近,讓秦暮楚驚了幾秒。

兩人四目相對,彼此一怔。

秦暮楚震驚的望著眼前這張突然出現的絕美面孔,有那么好幾秒的,幾乎不敢相信……

居然,是他!!

樓司沉……

那個好久好久,不曾再見的人……

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間。

他身上那清新的沐浴乳香氣,伴隨著獨屬于他的荷爾蒙的味道,沁入秦暮楚的鼻間來,淡雅而又好聞……

久違的熟悉感,莫名的,讓她,心口,微窒。

眼眶,緊澀幾分。

呼吸,頓住。

仿佛,連身體里的血液都開始僵凝。

時間,如若靜止一般。

柔黃的燈光里,暈染著樓司沉絕美非凡的輪廓,湛黑的深眸下,色澤幽暗,諱莫如深,卻暗藏著駭人的危機。

果然是她,秦暮楚!!

暗影下,她皮膚通透白皙,有如凝脂,眼瞼噙水,波光動人,紅唇輕咬,讓男人只是看著,就不覺心池微動。

與六年前的她相比,她似乎丁點沒變,卻又明顯變了。

無疑,現在的她,較于從前,更加性感迷人,且富成熟風韻。是任何一個年輕女子,所無法匹敵的!

這樣的女人,幾乎是一舉手一投足間,就能輕而易舉的撩動男人的心弦……

但,他樓司沉,除外!!

“秦暮楚,六年不見,想不到你還是這么廉價!”

第四章:我要告你

“秦暮楚,六年不見,想不到你還是這么廉價!”

他聲線沙啞,說出的話,也刻薄如刀刃,直直戳進了秦暮楚的心臟里。

心口,驀地疼了一下。

與他分開的這六年里,秦暮楚幻想過無數次他們重逢的畫面,卻從未想過,最后,他們會以這樣的姿態相見。

許久,她不著痕跡的深吸了口氣,稍稍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緒,盡可能的讓自己面上看起來沒什么異樣,“對不起,我好像走錯了房間……”

她的面上,平靜且疏離。

然,聲線卻掩不住有些輕抖。

說完,她就要起身走。

但身上健碩的男人,如一堵結實的墻壁般,巋然不動。

她的嬌身,輕輕撞到了他硬朗的胸膛口上,感覺到了他胸口那一抹撩人的溫熱,她連忙又重新躺了回去。

耳尖微燙。

樓司沉眸色微重了重,盯著她的暗眸深處里,流光涌動,目光微灼。

“說吧,這回爬上我的床,又想要多少錢?”

他如強勢的王者一般,居高臨下的詰問她,語氣譏誚。

“……”

秦暮楚的臉色微白,“樓先生,這回我不用錢,我真的只是走錯了房間而已,請你讓我下去好嗎?”

“你覺得這種荒誕的借口,我會信嗎?”他嗤之以鼻。

其實,秦暮楚覺得他是故意這般羞辱她的!

秦暮楚咬唇,“你要不信,那我也沒辦法了!你放我下去,我還有事。”

她說著,雙手下意識的推了他一把。

卻哪知,不但沒把他推開去,手卻反而被他一把攥住,強行壓在了她的頭頂上方。

她根本動彈不得!

“秦暮楚,今兒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我沒理由放你走!”

湛黑的眸仁間,侵略性很濃。

“你想干什么?”秦暮楚警惕的瞪著他。

“想干……你!”

他沖她呵出一口涼氣。

“你……”

秦暮楚面紅耳赤,頰腮滾燙,怒罵了句:“臭流氓!!”

雙手掙扎著想要逃開他的禁錮,“你放開我!!”

“欲擒故縱的招數,在我這,早就已經過時了!”

說話間,樓司沉扣著她的手腕,越發加重了力道,清冷的面龐帶著濃烈的危險氣息逼近她,“秦暮楚,從前不睡你,那是因為舍不得!可現在……我想不到任何不睡你的理由了!畢竟,你在我心里,除了是個廉價的商品之外,早已什么都不是了!”

秦暮楚眉心顫了一下。

胸口,因他刻薄無溫的話,鈍痛著,很是尖銳。

臉色,微微冷了冷,“放開我!樓先生,我現在不缺錢!”

“但我現在正缺一個解決生理欲/望的工具!”

樓司沉清冷的說完,就朝她侵占了去。

“啊——”

秦暮楚嚇得尖叫,白了臉色。

“樓司沉,你要干什么!!混蛋!!”

她掙扎,想要去阻止他屈辱的行徑,但奈何,兩只手全被他桎梏得死死地,她根本掙扎不開!

她嚇得夾‘緊雙’腿,抗拒著他的侵犯,“我要告你非禮!!”

樓司沉漆黑的眸仁,暗沉了色澤,性感的喉結滑動了一下,“隨時恭候!”

低沉的聲線,渾厚動聽,還帶著迷人的沙啞。

讓人聽著,微醉。

下一秒,霸道的朝她傾身下去,強行將其占有……

第五章:一百萬沒那么好掙

“秦暮楚,這一夜,是你六年前欠我的!一百萬,可沒那么好掙!!”

他冷漠的說完,健碩的腰身驀地一挺……

下一瞬,毫無征兆的,將她,占為己有!

甚至,連前戲都沒有!!

卻在下一秒,要她的動作,猛然停滯了下來!

猩紅的眸仁里,暗潮狂涌,似暴雨將至。

原來,這已經不是她的第一次了!

也就意味著,在他之前,還有另外的男人,到她的身體里造訪過!

那個男人,是誰?

是一個,還是很多個?!

而自己,又是這個壞女人的第幾個男人?!

所有的問題,如巨大的毒莽般吞噬著他所有的理智……

“疼!!”

秦暮楚疼得幾乎快要不能呼吸了!

手,緊握成了拳頭,死死地抓著身下白色的床單,指間泛著的慘白之色與她那張沒了血色的面龐交相輝映著。

“樓司沉,你……不能這么……對我……”

她眼瞼含淚,“我……已經結婚了!!你聽到沒有?我……結婚了!!”

對!她結婚了,半年前她就嫁人了!

她雖然不知自己的丈夫是誰,甚至連他的名字都叫不出來,但是,事實是她真的已經是有夫之婦了!

她是有夫之婦,他又怎能這么對自己呢?

“結婚了又如何?”

他的聲線,以及盯著她的眸光,都如同淬著寒冰,涼薄的唇線微揚,“于我而言,你也不過就是個發泄欲‘望的工具罷了!!”

“混蛋!!禽獸!!”

秦暮楚眼眶通紅。

雙手化成拳頭,砸在他的胸口上,所有繃緊的情緒瞬間崩潰決堤,“樓司沉,你憑什么這么對我!!憑什么!!”

她手上的力道,明明不重,砸在他的胸口上,卻如同巨石一般,讓他呼吸憋悶難受。

她,從來都沒資格問他,憑什么!!

“樓司沉,我討厭你!!”

她嘶聲竭力的大喊。

樓司沉面色淡漠,神色冰冷,哼笑出聲,“我可不希望你會愛上我!!”

愛,對于他們之間,已然太過奢侈!!

還有,她,根本不配!!

一整個晚上,秦暮楚被樓司沉折騰得昏了又醒,醒了又睡……

永無休止!!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32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