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求你讓我把孩子生下來

“司夜擎,我求求你,讓我去醫院吧,我真的要生了啊……”夏晚涼跪在漫天冰雪里,對著別墅里的男人,卑微哀求,“孩子已經八個月大了,是一條會動的,活生生的生命啊……”

別墅的大門敞開著,卻不見人影,只有兩個強壯的保鏢,立在門口。

盯著夏晚涼,不讓她進屋取暖,也不準她擅自離開別墅院子。

紅唇吻暖了心最新章節_司夜擎夏晚涼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腿間一陣陣濕潤,是她的羊水破了,分娩的陣痛一陣陣傳來,她夏晚涼幾乎跪不住,身體軟軟的往冰雪里倒。

“司夜擎,求你了,讓我去醫院好不好?”

她一遍遍的哭喊,直到嗓子沙啞,肚子也疼得幾乎暈過去,那個男人的身影,才終于出現。

他就站在門口,厭惡的遠遠盯著她。

“司夜擎,孩子也是你的親生骨肉,現在她馬上就足月了,我求你讓我去醫院,把她生下來!”夏晚涼扶著凸起的大肚子,艱難趴過去,想要拉著司夜擎的腿,被他惡心的躲開。

“夏晚涼,你愿意離婚了嗎?”

夏晚涼一愣,喃喃道:“我們的孩子就要生了啊……”

司夜擎嫌惡的皺眉:“那對于我來說,只是一個賤種!夏晚涼,我從來不想要這個孩子的,是你自己,背著偷偷懷孕!現在要生了,有本事你就在這里生下來!生不出來,悶死了那個孩子,就是你活該!”

夏晚涼睫毛一顫,掉下冰冷淚水。

“司夜擎,你怎么能這么狠?不管怎么說,這也是你的親生骨肉啊!”

“夏晚涼,你以為你算什么都東西?”司夜擎表情殘忍而冰冷,像是地獄里走出來的惡魔,“從你肚子里生出來的東西,只會讓我惡心!這個孩子,我不會要!你想去醫院生下來,更是做夢!”

一句話,徹底踩死了夏晚涼的希望。

鉛灰色的天空,無聲的飄起了雪花,旋轉的落在夏晚涼烏黑凌亂的發絲,以及卷翹的睫毛上,絕美而凄慘。

“司夜擎,我求求你還不行嗎?”肚子疼得厲害,即將出生的孩子,不停的踢踹著她的肚皮,腿間羊水漸漸流干了,猩紅的血,徐徐涌出。

刺目的染紅冰雪。

夏晚涼捂著肚子,艱難的跪起身,對著司夜擎不停磕頭。

“我求求你,我跪下給你磕頭!”她額頭用力的撞擊著冰雪,“司夜擎,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吧,我求求你。”

司夜擎垂眸,眼底仍舊沒有半分感情,冷冷的注視著夏晚涼。

“真是賤啊,想到我的血脈,竟然跟你這樣的賤人融合了,我就反胃惡心。”

夏晚涼指甲用力的摳住了冰雪,額頭抵著地面,眼淚倒流。

“對,我就是賤人,我根本不配嫁給你。”她閉緊眼睛,拋棄了所有尊嚴,“司夜擎,讓我把孩子生下來,我同意離婚,馬上就離,只要你,讓我的孩子,平安出生。”

她已經做出了最后的妥協,可司夜擎回應的,卻是一聲充滿嘲諷的冷笑。

“呵。”他字字清晰而殘忍的開口,“夏晚涼,你現在才同意離婚,晚了。我不會讓你去醫院,生下這個礙眼的孩子,就算你今天自己在雪地里生下來了,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掐死她!”

夏晚涼后背狠狠一顫,不可置信的抬眸,絕望悲戚的望著司夜擎。

“至于離婚的事情,你今天不同意,以后,我有的是辦法,逼你跪著給我同意!”

他不帶絲毫感情的扔下這句話,轉身,哐當關上別墅門。

再不看一眼,雪地里,挺著大肚子,半身鮮血的夏晚涼……

第2章 求求你們,救我……

肚子越來越疼,夏晚涼真的要生了……

她爬行到別墅門口,拼命砸門。

“司夜擎,你開門,我求你,讓我去醫院……”她哭得滿臉眼淚,腿間獻血不住涌出,打濕裙擺和落雪的地板,觸目驚心的一片。

連守著門口的兩個保鏢,神色都有些動容。

“司夜擎,你開門啊!”夏晚涼手指漸漸沒了力氣,虛弱的敲打著門板,“我求求你……孩子快要出來了……你讓我去醫院,我什么都可以答應你。”

門板仍舊緊閉,里面沒有一點聲音。

司夜擎根本不理會她。

夏晚涼最終無力,爬在地板上,被腹部的一陣陣絞痛,折磨得滿頭冷汗,臉色慘白。

真的好疼……

要是再不去醫院,她會不會與孩子一起,一尸兩命的死在這個院子里?

不要……

夏晚涼手扶著小腹,她死了就算了,但孩子不能這樣跟她一起死。

她還沒有出生,還沒有看一眼這個繽紛多彩的世界,不能就這樣胎死腹中。

夏晚涼艱難爬行,往別墅的門口走爬去。

她要出去求救……

兩個保鏢互相看了一眼,想到司夜擎那雷霆狠辣的手段,終究還是不敢讓夏晚涼就這樣離開,幾步上前去,攔住了夏晚涼的去路。

“夏小姐,對不起,沒有少爺的允許,我們不能讓你離開這里。”

夏晚涼臉色青白,眼淚幾乎在臉頰結上成了薄冰,模樣凄慘到了極致。

“我跟孩子,都要快死了……你們這是謀殺!”

兩個保鏢神色微微動容,但終究還是道:“對不起,夏小姐。誰叫您,招惹上了少爺呢……要是您從一開始,就跟少爺保持距離,就不會有今天的下場了……”

夏晚涼絕望而痛苦的閉上眼睛,是啊,都怪她自己。

從喜歡司夜擎開始,那個男人,就沒給過她一次好臉色,是她自己愚蠢,以為日久可以生情,這個男人,終究會有被自己感動的一天。

但等她淪陷得越來越深時,才發現,這個男人的心,根本就是石頭做的。

永遠也不會被打動,永遠也不會對她柔軟。

他就是要弄死她,要弄得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好疼……”夏晚涼蜷縮起身體,被鮮血的染紅的裙子,在雪地里拖出長長的痕跡。

兩個保鏢各自移開了視線,不忍心再看。

腹痛一陣比一陣強烈,迫切想要出世的孩子,在她肚子里不停掙扎……

但那掙扎的動作,也漸漸變得微弱……

沒了羊水,又不能及時出生,孩子開始在窒息了。

夏晚涼虛軟的身體,忽然涌出了力氣。

她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

撐起身體,夏晚涼繼續往一旁的保安室里爬,她要自己獨自把孩子,生下來!

她渾身血水,頭發凌亂,狼狽凄慘如地獄里爬出來的冤魂,保安室里的人一見到她,就立即遠遠避開,正好將房間,空給了夏晚涼。

恰好,保安室里,有聯通到外面的座機。

夏晚涼連忙抓起座機,撥通了急救電話。

片刻后,急救車的鳴叫聲,尖銳響起。

夏晚涼扶著墻壁,艱難站起,托著小腹,步步往門別墅的鐵門走去。

“救命……”她用盡全力的呼喊,“救命啊!”

救護車里的兩個護士朝著夏晚涼跑來,看她一身鮮血,驚訝詢問道:“怎么回事?”

“救命!”夏晚涼抓緊護士的手,喃喃重復,“救救我和孩子,我們要死了!”

兩個保鏢站在夏晚涼的身后,當著醫院的人,也不敢伸手去拉夏晚涼。

“開門!讓我們帶這位小姐走,不然我們報警了!”一個醫生小跑了過來。

兩個保鏢迫于無奈,總不能真的讓醫生們報警,把事情鬧大,正要開門,司夜擎卻忽然開門,長腿走了出來。

第3章 產后大出血

“夏晚涼。”司夜擎一開口,就讓整個院子的氣氛,瞬間冷寂。

他身量修長高挑,面冷如霜,那雙冷沉的眼眸,更是威嚴攝人,隨意一掃,就教人從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意。

“你今天若是剛出去,把你肚子里的那個賤種生下來,不僅是你,連你父母,我也不會讓他們好過。”他站定在一米遠的地方,就那么陰沉沉的盯著夏晚涼,臉上沒有半點柔情。

夏晚涼按著小腹的手指緩緩用力。

隔著柔軟的肚皮,孩子輕輕的踹了踹她的手心……這是她的孩子,她不能妥協……

“救我。”夏晚涼錯開了司夜擎可怕的視線,乞求的看著護士和醫生,“求你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這位先生。”護士不由開口,“不管你跟這位小姐有什么恩怨,但人命關天,我們不能就這樣坐視不管,麻煩開門,要不然我們立即報警,叫記者過來!”

司夜擎根本沒有看一眼那些護士,他只是冰冷狠戾的,掃了一眼夏晚涼。

“夏晚涼,記住你今天的選擇,以后,別后悔。”

說完,他轉過身,消失在別墅里。

“開門,快開門!”夏晚涼顧不得他態度里的冰冷威脅,只想立即逃走。

兩位保鏢隨即打開了門,夏晚涼被護士們扶著,送上救護車。

一路狂奔,沖向醫院。

腹部的陣痛越來越強烈,但肚子里胎兒的動靜,也越來越虛弱……

“來不及了!”護士看了看夏晚涼的情況,抓著她的手問說,“你還有力氣嗎,我們要在車里生孩子!”

“有力氣!”夏晚涼咬牙,抓緊了救護車的扶手。

就算她之前在雪地里被困了太久,體力幾乎耗盡,但現在,就算是拼命,她也要把孩子,平安生下來!

手背上掛上輸液水,夏晚涼就這樣在救護車里,開始生孩子。

“用力!”護士按住她的腿,不停呼喊,“再用力一點,孩子再不趕緊生出來,就危險了!加油,快再用力一點。”

夏晚涼咬緊牙關,滿頭冷汗,被那股撕裂一樣的疼痛,折磨得嘶吼出聲。

身下,漸漸有鮮血涌出……

“不好,你開始出血了,不能再繼續生了……”護士不停的擦拭她腿間的鮮血,“不然你可能會大出血而死!”

夏晚涼搖頭,臉色青白,冷汗打濕臉頰邊上的發絲,狼狽又慘烈。

“我沒關系,孩子一定要生下來!求你們了,讓我把孩子生下來!”

護士猶豫道:“但這樣,你真的可能會死……”

“死我也要把孩子,平安生下來!”夏晚涼眼神堅定決絕。

護士嘆了口氣,只能讓夏晚涼繼續生。

救護車搖搖晃晃,眼看就快要到醫院了,又遇見堵車,長長的車流,徹底用堵住了公路。

夏晚涼扣緊救護車欄,嘶聲力竭的奮力尖叫……

“哇——”孩子,終于生下來了。

但夏晚涼的腿間,也隨之涌出大量的鮮血。

“不好,產后大出血!”護士驚慌大喊,連忙催促司機,“快去醫院!給病人輸血!”

“車流還堵著呢,一點也走不了啊!”

司機十分無奈,焦急之下,只能不停的按喇叭。

但這點催促的聲音,消失在嘈雜的公路里,沒有半點作用。

只有夏晚涼腿間的鮮血,不停的涌出……

“讓我看看孩子……”她虛弱的伸手,臉上毫無血色,“讓我看一眼,我的孩子……”

護士連忙將孩子送過去。

夏晚涼看著女兒粉紅的小臉,溫柔的勾唇一笑,眼瞼,卻無力的緩緩合上了……

“夏小姐,你不要睡過去!”護士抓住她的手,試圖讓夏晚涼保持清醒。

但夏晚涼渾身的體力,早在那生產中,被徹底耗盡了,她實在沒有力氣,再保持清醒……

腿間的鮮血,將救護車,醒目的染紅……

擁堵的車子,終于開始移動了。

司機狂踩油門,一路沖進醫院里,推著昏迷的夏晚涼,送到搶救室。

病危通知書,很快下達出來,醫院按照規矩,聯系了夏晚涼的丈夫,司夜擎。

“司先生,您好,這里是醫院,您的妻子產后大出血,剛剛病危,您能現在過來醫院嗎?”

“夏晚涼要死了?”電話那邊,傳來醇厚而冰冷的男人嗓音。

“對,她……”

“那就讓她死吧,我不關心。”一句話扔完,司夜擎,直接掛掉了電話。

絕情至極。

第4章 別要這個孩子了

“那就讓她死吧,我不關心。”一句話扔完,司夜擎,直接掛掉了電話。

絕情至極。

————————————————————————————————————

醫院的人都愣了一下,沒見過這樣冷漠的丈夫,只能轉頭又給夏晚涼的父母打了電話。

幸好的是,在輸了四袋血后,夏晚涼的身體狀況,穩住了。

等她醒來時,已經第二天的下午。

母親蘇琴守在床邊,關切的詢問她:“晚涼,你怎么樣?”

“我沒事……”夏晚涼下意識的摸著小腹,急切詢問,“我的孩子呢……”

蘇琴一臉無奈道:“孩子……在保溫箱里。”

夏晚涼不安起來:“是不是因為早產,所以她才在保溫箱里?我去看看她……”

蘇琴連忙扶住夏晚涼,說道:“晚涼,那個孩子……她有先天心臟病,可能……活不長。”

“什么?”夏晚涼眼前一陣眩暈,“媽,你別跟我開玩笑,我懷孕的時候,產檢說孩子很健康的!她怎么會生病呢?”

蘇琴嘆氣道:“因為羊水破太早,孩子在你肚子里窒息太久,導致了身體出問題……醫生說,心臟病只是其中一個,她的智力,也有很大可能出現問題。”

夏晚涼身體晃動,站不住的往地上滑倒,蘇琴連忙扶住她,安慰說:“晚涼,你也別太擔心了,你還年輕,孩子還能再生……”

“不……”夏晚涼搖頭,“她是我的女兒,我不能就這樣放棄她!心臟病可以治的吧?我會治好她的!”

夏晚涼堅持,推開母親,踉踉蹌蹌的往外走。

一路找到嬰兒房,她終于見到了保溫箱里孱弱瘦小的女兒。

那么嬌嫩的身體,卻插滿了各種冰冷管子,不知道多疼……

夏晚涼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連忙找到醫生,詢問怎樣可以治療女兒的心臟病。

“徹底治愈的幾率很小……只能說盡力控制,但就算是這樣,她能平安長大的可能性也很低……”醫生一臉沉重道,“你如果一定要救這個孩子,只能去國外,請專家手術,再配合最先進的治療方案,才可能保住孩子,而且還要盡快去國外……”

要盡快……

夏晚涼立即就開始聯系醫院和專家,查詢各種治療。

但出國的費用,治療和手術的費用,林林總總加在一起,竟然高達五百萬!

孩子還太小了,所有使用的藥物,都無比的昂貴。

這么多錢,夏晚涼就算賣掉所有的房產,也不夠,只能找父母借。

“晚涼,現在不僅僅是孩子心臟病的問題,你就算治好了她,她長大之后,也可能是傻子啊!”蘇琴勸道,“這樣的孩子,只會連累你一生!聽媽的話,放棄這個孩子吧。”

夏晚涼紅著眼睛搖頭:“不,無論如何,我也一定要救孩子!”

第5章 別想再見他

蘇琴勸不住夏晚涼的倔強,只能同意她去,幫忙一起湊五百萬。

他們家雖然開著公司,但一時拿不出這么現金,一家人正商量著從公司里挪一部分活動資金,再加上存款,剛好能夠。

但剛到次日,公司忽然出現資金危機。

投資商紛紛撤股,連之前談好的大小合同,也紛紛被毀約,要不然就是公司的產品出了問題,被客戶索賠巨額賠償。

接連的打擊,讓夏家的公司徹底亂套,一分多余的錢,也抽不出來。

不僅如此,短短幾天時間里,父親就賣了好幾處房產,為了填補公司斷裂的資金。

“晚涼……”不到一周的時間,蘇琴已經熬白了頭發,一臉滄桑憔悴,“你孩子的病,你是不是再考慮考慮?你看家里現在這個情況,實在是沒錢,讓你去給孩子治病……”

夏晚涼閉上眼睛,她知道家里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什么。

司夜擎威脅她的那些話,成真了。

他要讓她,還有整個夏家,都不得安生。

“媽,我會自己想辦法的。”夏晚涼拉住蘇琴冰涼的手,低聲說,“公司的問題,我也會想辦法,幫忙解決……”

蘇琴嘆氣搖頭道:“我們夏家這次,這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人這樣針對……這是要整死我們夏家啊!”

夏晚涼心中更是虧欠,都是因為她的一意孤行,才讓夏家落入這個境地,還有孩子的病癥,也是因為她沒能及時趕到醫院……

不,最重要的原因,其實因為是司夜擎。

是他,親自一步步的,將她,還有他們的女兒,夏家,逼入這樣的絕境里。

她當初,到底為什么會愛上這樣狠毒的男人?

夏晚涼再次去嬰兒房,看完保溫桶的女兒。

因為心臟的問題,她每天都要被打針,小小年紀,卻飽受病痛折磨之苦……

夏晚涼眼圈通紅,捏了捏女兒小小的手,哽咽道:“寶寶放心,媽媽一定會治好你的!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下定了決心,夏晚涼主動,回到了那個曾經折磨得她痛不欲生的別墅。

她要見司夜擎。

但司夜擎并不見她,甚至不讓她踏進別墅大門半步。

她在門口等了足足三天,也沒能見到司夜擎,倒是等來了白素雅,那個她曾經的閨蜜,又編制了謊言,讓她成了司夜擎眼中,謊話連篇的賤人。

而對方呢,盜用了夏晚涼的的功勞,一躍成為了司夜擎放在心尖上寵的女人。

可兩年前,那個奮不顧身,救了司夜擎一命的人,分明就是她夏晚涼,而不是白素雅!

“晚涼,好久沒見了呢……”白素雅穿著最新款的迪奧長裙,優雅而又漂亮,踩著高跟鞋,緩緩走到夏晚涼的面前,“聽說你最近生了個病懨懨的女兒,可真是慘呢……祖上沒積德吧?現在遭報應了,嘖嘖……孩子太可憐了。”

她得意洋洋的笑著,說的每一個字,都直戳夏晚涼心底痛處。

“白素雅,你別得意!早晚有一天,我會揭露你的真面目,讓司夜擎看見,你到底是怎么樣一個,狠毒惡心的女人!”

白素雅挑眉一笑:“是嗎?夏晚涼,你現在想進別墅見司夜擎對不對?我可以帶你進去哦……”

夏晚涼攥緊了手指,抿唇不語。

“當然,我能馬上帶你進去,也能讓司夜擎,這一輩子,都不見你,讓你的女兒,還有你夏家的公司,全都活不下去!”她勾起紅唇,眼底滿是算計,“夏晚涼,你到底還要不要進去見司夜擎呢?”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003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