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秘密

“陳諾……別這么用力……好疼……”

粗重的吻落在脖間,那奮力的沖擊似野獸啃噬,沐青青只能艱難的承受著。

以往陳諾總對她憐香惜玉,可今天卻格外野蠻而霸道,好像要弄死她一般。

陳諾沒有回應她的求饒,他紅著眼、急喘著,一次又一次……

花落情散無處尋最新章節,花落情散無處尋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屋外,雨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沐青青尖銳的指甲在他厚實的背脊留下一條條劃痕。

“陳諾……嗯……”一聲聲嬌喘,隨著狂風暴雨越發的高揚。

終于,一切結束了……

沐青青躺在床上,全身的骨頭都像碎裂了般,歡愛的痕跡從她脖子延綿到了肩頭。

陳諾默默的點了支煙,吐出裊裊青煙。

他那流線型的下顎,在沐青青看來,有種莫名的寂寥。

此時的她溫順的像只小貓,想貼在陳諾懷里,沒想到陳諾卻躲開她、跳下床去了浴室。

他以前事后都會抱著她溫存一會兒,可今天……大概是太熱了吧。

浴室的水聲淋漓的傳過來,她捏了捏枕頭下B超單,臉上帶著憧憬的淺笑。

自己剛查出懷孕,以后二人行變成三人行,陳諾一定會和她一樣,期待著他們的寶寶出生。

進入浴室,陳諾臉上的柔情蜜意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冷峻而冰冷的表情。

他掏出手機,手機上的日歷用紅筆圈出了一個日期,赫然就是今天。

父親已經去世七周年,這個女人他也剛好玩厭了,游戲該結束了!

……

陳諾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沐青青滿臉幸福的對他說:“老公,我有個秘密要告訴你!”

“這么巧,我也有個秘密想告訴你。”陳諾依靠在門邊,表情帶著一絲玩味。

“什么秘密?”

沐青青追問一聲,心里暗忖,難道是自己生日?結婚紀念日?都不是啊?

難不成他知道自己懷孕了?不會吧,自己特意叮囑醫生不要聯系家人了,因為想親口告訴他。

“咱倆離婚吧。”陳諾低沉的嗓音云淡風輕的說出這幾個字來,眉頭都不曾皺一下,平淡的好像是個陌生人。

沐青青伸手探向B超單的手瞬間僵滯住,臉上甜蜜的笑容還沒有散去,一臉震驚望著他,追問:“離婚?老公你說什么?今天不是愚人節啊?”

說著,她的眼淚已經慌亂的流了下來。

沐青青不是傻子,陳諾今天的反常她心里也清楚,還以為他工作上有煩心事,沒想到竟然要跟自己離婚……

“為……為什么?你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了嗎?”沐青青喉嚨干澀,驚聲問道。

明明,剛剛他才要過自己不是嗎?怎么忽然就要跟自己離婚?

陳諾表情陰冷的說道:“為什么?因為你父親是沐岳齊!”

“啊?”沐青青依舊是滿頭霧水,他的淡漠讓她害怕:“這跟我爸有什么關系?”

沐青青慌亂的像個小孩,陳諾卻冷笑起來、殘忍的挑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說道:“沐青青,以你這點姿色,如果不是因為你是沐岳齊的女兒,我怎么可能會娶你?”

第二章離婚

“七年前,我父親和你父親曾是生意伙伴,秦鼎地產當時還不是秦鼎地產,你爸給我爸畫了個餅,說有一個大工程,只要拿下,就能衣食無憂。”

沐青青再一次怔住了,這些事她聞所未聞。

“我父親那時鬼迷心竅,信了你爸的鬼話,四處借錢貸款和你爸合作。”

“然……然后呢?”沐青青臉色煞白,茶色的眸子爬上了恐慌,一種不好的預感籠上心頭。

“哼。”陳諾冷哼一聲,帶著嘲弄的說:“后來,你爸卷款潛逃,我爸卻被債主逼上樓頂。”

念及往事,他咬了咬牙關,仇恨攥在手心里,咬牙道:“我那時就站在樓下,跪在地上求他們別再逼了。我爸對我笑,讓我好好活下去,照顧好媽媽,然后……他跳下來,血染紅了我白色的球鞋,沒多久之后,我媽也傷心過度去世了。”

“轟——”

雷聲轟隆隆砸過,仿佛把氧氣都擠光了,讓沐青青難以呼吸。

原來兩家之間竟然世仇嗎?陳諾那帶著仇恨的眼睛,以及對自己不加掩飾的厭煩,都證明了這一年恩愛,全是欺騙!

“一年了,你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有多恨自己嗎?我一次次夢到我媽流著血淚問我,為什么要娶仇人的女兒,為什么不殺了你給爸爸報仇……那一切真的是太痛苦了!幸好,今天都結束了!”

“今天是我爸去世七周年,而你,我也已經玩厭了,你身上哪里有痣,哪里有疤,哪兒最敏感,我都知道,說實話,我在床上玩你都已經玩夠了!”

沐青青心如刀割,痛的幾乎快要昏厥過去。

陳諾見她臉色煞白,反而更來了興致,獰笑著說:“本來我是想將你囚在身邊任我玩弄,等幾年之后你人老珠黃,我再隨便找個借口把你扔進瘋人院、看你在瘋人院里痛苦死去豈不更痛快!只可惜,伊人她不想再等下去了!”

“伊人?這和她有什么關系?”

沐青青驚住了,林伊人是陳諾自小認的妹妹,兩人一直如親兄妹一般,可畢竟不是親妹妹啊!陳諾爸爸的死,和她沒有任何關系,她怎么會牽扯進這件事里?

“怎么會沒關系呢?”陳諾拔高尾音,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伊人希望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生活、成為我的妻子,否則,我根本不會這么早放過你!”

什么?

沐青青整個人像是被雷狠狠劈了一道,渾身僵硬的站在原地,腦袋木然的想起他們相處的畫面,結婚那晚,他沒有和她圓房反倒去酒吧接了醉酒的林伊人,他說她就像他親妹妹一樣。

因為知道他看重林伊人,同為HR陰性血的沐青青還親自到醫院給酒精中毒的林伊人輸血!

林伊人平時對自己一口一口的嫂子叫著,自己也體貼的請她搬進來,相互有個照應,現在看來,自己竟然是引狼入室!

沒想到,自己竟做了一個睜眼瞎,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勾搭了一年!

“呵呵——”

沐青青緩緩的松開手,緩緩的接受這個殘忍的現實,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嫁給最愛她的男人,現在想來都是一個笑話!

“我懂了。”她垂下眼,晶瑩在長睫閃動著,聲音低啞而平靜:“我都懂了。”

第三章代 孕

沐青青明白,陳諾欺騙自己、玩弄自己是為了報仇,可是自己又做錯了什么?

只因為他是沐岳齊的女兒?可出生不是她能選擇的啊!

她沒有傷害過陳諾,為什么要將她拖入復仇的深淵?為了陳諾,她失去了學業、貞潔、前途、愛情、家庭……

現在的自己,只剩下一顆殘破不堪的心靈,破爛骯臟的身軀,還有肚子里那個不知道能不能留下的孩子……

她想哈哈大笑,眼淚卻止不住流了下來。

“嫂子!”怯生生的聲音隔著門傳了過來,沐青青回頭,正對上林伊人的雙眼。

那雙眼清澈透亮,水光漉漉,掛在女人帶著不正常白皙的臉上,看的有些滲人,卻是最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此時,她一副粉飾太平,什么都不知道的無辜模樣,反倒讓沐青青覺得惡心,張口閉口就是嫂子,誰是她嫂子?

“呵呵,我可當不得你一聲嫂子!”

沐青青從來都是倔強的,她懶得理會林伊人,轉身動作迅速的回到房間拉出皮箱,將一件件常穿的衣服都拿出來,胡亂的塞進行李箱里。

林伊人也跟了進來,關上房門,對沐青青說:“嫂子,你其實不用走的。”

說著,林伊人慢慢的靠過去,伸手抓住沐青青的手,一張清純的面容病態的蒼白,帶著別樣的固執。

“不要這么叫我!”沐青青徒然拔高了音調吼回去,眼眶布滿了血絲,怒道:“林伊人,你放心,我馬上給你讓位!”

是她瞎了眼,是她為虎作倀,是她,沒有看穿他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那你儂我儂的骯臟把戲!

“耍我好玩嗎?看著我被你們玩的團團轉,有意思嗎?為了讓你活下去,這一年以來,我一次次心疼你、去給你輸血,可是,你卻搶了我的老公!我他媽吃了一年的豬肝補血,就為了做你的供血庫,是不是很可笑啊?”

“不是這樣的。”林伊人被她喝得怔住,對視了兩秒后低下了頭,說:“對不起,我和陳諾很早就認識了,我不想傷害你,可是,你也知道,感情是情不自禁的……”

“呵——”沐青青冷笑著說:“那你們就趕緊結婚吧,放過我,別讓我再看到你們這種惡心的嘴臉了!”

“不行,我不行……”林伊人刷的一下臉色慘白,像被沐青青的話刺到了一般,說道:“我身體不好,不能懷孕的,就算懷孕了,生下來也可能我就死了,陳諾……他舍不得……”

“所以呢?”沐青青怒極反笑,她能不能生關她屁事。

“所以你能不能給我幫個忙。”林伊人忽然抓住了她,像是抓著一根漂浮的稻草:“能不能替我代 孕,生下我和陳諾的孩子?”

什么?這應該是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了吧!小三步步為營鳩占鵲巢就算了,現在還想讓原配代 孕?

誰給她這樣的自信,讓她以為自己會答應這么荒唐的事情?

沐青青怒極反笑:“林伊人,你是在癡人說夢吧?我他媽送老公、送房子,現在還要送子宮?!是不是我看起來長了一張好欺負的臉?”

“不是的,嫂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也知道你深愛陳諾,你難道不想讓陳諾有個孩子嗎?而且,只要你幫我為陳諾生下孩子,我保證給你一大筆錢,讓你后半生衣食無憂!”

第四章捐心

“給我一筆錢?我會稀罕你的錢?!”

沐青青笑了起來,嘴角帶著自嘲。

她盯著林伊人,冷冷道?“你想的恐怕沒那么簡單吧?”

“既然花的起錢代 孕,找誰不行偏要找我?你明知道陳諾恨我入骨,還想讓我代 孕?要是孩子到時候有任何三長兩短,陳諾一定會殺了我!就算孩子沒事,到時候生下來,你也能撿現成的便宜!呵呵,我也是RH陰型血,等孩子長大了又能成為你移動的血庫!”

“嘖嘖,這注意真棒!你這破爛的身體,要不是靠我給你輸血吊著,哪里能活到今天?如果我走了,萬一醫院沒了RH陰性血,你就嗝屁了!哪里有隨身攜帶一個移動血庫的方便!”

“林伊人,你不僅不知廉恥,沒有底線,甚至連孩子也可以利用,簡直是個豬狗不如的垃圾!”

“我不是垃圾!”林伊人被她一句垃圾刺激到了,腦中回旋著父母哀怨的眼神,以及姐姐仇恨的指責。

姐姐當初那句話,至今還回響在她的耳邊:“林伊人這種垃圾早就該扔掉了,要不是她這個藥罐子,我們家怎么可能窮成這樣!”

“我不是垃圾,我不是垃圾!嫂子,我知道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嫂子,你就幫我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滾開!”沐青青像是躲瘟疫般將她推開,沒想到林伊人卻一屁股跌坐在地,忽然大口大口的喘起來。

“嫂子,我要不行了,藥,快,快給我藥。”

“什……什么藥?”沐青青懵了,她不過就是推了她一把而已,裝什么裝?難道還想碰瓷嗎?

“快,給我藥……藥。”

誰想,林伊人居然抽搐起來,就像羊癲瘋發作一樣。

沐青青搖著頭不知所措,直到一個身影飛奔而入,猛力推開她,抱起林伊人來。

她被推得站不穩腳,扶著桌沿,迎來的是陳諾宛如刀子般的眼神:“你對她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沒做……”

陳諾面如寒冰,抱著林伊人腳下如風,冷冷威脅道:“沐青青,伊人要是有三長兩短,我要你的命!”

沐青青目送著他奔出房間的背影,忘了呼吸……

醫院的走廊里,安靜得可怕。

陳諾就坐在冰冷長椅上,腦袋埋得很低,細碎的發遮掩眉睫,顯得失落。

“陳先生,林伊人小姐是先天性心臟病……”

醫生的話沐青青也聽得一清二楚,怎么也想不到,林伊人除了血液經常出問題之外,居然還有心臟病。

“簽了它。”

一份心臟捐贈表格至他手中遞到沐青青的面前,他的表情不帶絲毫感情。

此刻,沐青青已經徹底對他放棄了,對他來說林伊人是人,而她沐青青,甚至還不如狗!

“別做夢了,我不可能簽的!”

陳諾冷冷道:“這本來就是你欠伊人的,如果不是伊人,你現在已經呆在瘋人院里等死了,你連命都是她的,何況一顆心臟!

“那就是讓我去死啊!你口口聲聲說我爸逼死了你爸,所以我欠你的,我告訴你陳諾,除去我是沐岳齊女兒的身份之外,我沐青青從來就不欠你!”

說到這里,沐青青憤怒的叫喊道:“更何況,我現在懷了你的孩子!”

第五章懷孕

“懷孕?”陳諾聽到這話,薄唇捻起一抹冷笑:“這種破理由你也敢說出口?”

沐青青注視著他一雙沉涼的眼深吸了口氣,輕笑道:“如果不信的話,那就等我把孩子生下來吧!”

她輕笑,像是鳳凰涅槃最后的火光,帶著孤注一擲的哀怨,絕望!

他像是被她的話震撼到,心底空洞洞的,似乎有什么抓不到,可聽到這話,那顆漂浮的心又沉了下來。

果然,這個女人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討厭啊!

他起身拿著捐贈表格,拉起她的手、塞在她手中,道:“當年債務糾紛,你為我擋了一刀還記得?那一刀傷了子宮,醫生說你這輩子幾乎沒有生育的可能!不然你以為,讓我家破人亡的罪孽,我能這么輕易就饒過你?”

沐青青倒吸了口涼氣,還沒消化得了他的話,他冷厲的聲音揚起了八度:“簽了!”

原來如果不是自己傷了子宮,他怕是要讓自己生不如死、甚至讓自己去陪葬的吧?正因為自己曾經為他受過傷,他才只是玩弄了自己的感情、傷了自己的心……

哈哈,這就是她用命來愛的男人啊!多么可悲,多么荒唐!

“那我也告訴你,絕不可能!”

沐青青鼻酸,心頭泛著絕望!怒吼道:“我不但不會給她捐心,我也不會跟你離婚、不會離開屬于我的家!我不會成全你們這對狗男女的!如果你想要我的心臟,就找人弄死我,從我的尸體里拿!”

陳諾被沐青青憤怒的樣子驚呆了,認識這么久,他還從來沒見過沐青青這么瘋狂的樣子。

這時,沐青青咬著牙說:“十月懷胎,陳諾你等我十個月,我一定會把親子鑒定書砸在你臉上、讓你吞下去!”

病房外,林伊人消瘦的身影聽著兩人的爭吵,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她懷孕了?怎么可能?她就算懷孕也只能懷自己和陳諾的孩子!

而且,自己的身體……已經快熬不住了,沐青青的心臟她要定了!

……

回到家中,沐青青已經決定要與這對狗男女死磕到底。

她照常從奶粉罐里,舀了三勺配方奶粉喝了躺下,給胎兒補充一些營養,卻沒想到突然肚子一陣絞痛,似有人用刀子在腹中翻攪。

“啊——”

她強忍著,跪在地上攥緊床單,身下一陣暖流洋倘。

“寶寶……”

她手捂著褲子,手心刺目的紅。

怎么可能會這樣?明明是她鎖了門的房間,是她慣用的奶粉,只有陳諾一個人能進來……

再想到傭人送她來醫院時,小聲議論少爺看著奶粉罐發呆,心一下子沉入海底。

是他做的吧?因為想要自己把心臟換給林伊人,所以他下手了!

沐青青只覺得手腳冰涼,千頭萬緒在腦子里瞬間明晰,瞬間心如刀絞,比小腹疼痛更盛。

“救救我的寶寶,寶寶……”

……

不知是怎么昏死的,也不知怎么到的醫院,沐青青睜開眼時,人已躺在了病床上。

“醒了?”筆直的身影站在床頭,逆著光,棱角深刻的臉看不清表情,卻能真切的聽出語氣似寒冬的風,凜冽到叫人心寒。

“陳諾……”

沐青青下意識的往腹間探去,忽然意識到了什么,驚呼道:“我的孩子呢?孩子!”

她慌亂的神情陳諾一覽無余,勾起的唇角滿是譏諷的說:“你還要演到什么時候?”

沐青青猛地一怔,陳諾已經將一份病歷本已經劈頭蓋臉的摔在了她臉上,怒吼道:“自己看看,你是宮外孕大出血,你根本就沒有真正懷孕!”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33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