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背叛

今天,此刻,宋云卿終于和她相戀多年的男朋友衛子杰訂婚了!

訂婚典禮的LED大屏幕上播放著他們相愛的甜蜜照片,而就在播放不到十來分鐘的時候,大屏幕上畫風突轉,青梅竹馬的照片變成了活春宮!

大屏幕上一對身無寸縷的男女正在恩愛纏綿。男的是衛子杰,女的卻不是宋云卿,而是她最好的朋友裴瀟瀟。此刻裴瀟瀟就以最好閨蜜的身份站在她身邊。

姻緣天作婚事成最新章節,姻緣天作婚事成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宋云卿愣愣地看著大屏慕,赤 裸的畫面,就像一把利刃插在了她的胸口,痛到毫無知覺。

站在宋云卿身邊的衛子杰和裴瀟瀟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視頻畫面給驚住。

宋云卿與衛子杰的訂婚典禮,徹底被這段視頻打亂了!

隨著“啊——”的一聲尖叫,裴瀟瀟撲到了衛子杰的懷里。

如果剛剛還有人沒有看清視頻中的兩個人的話,這下就更明白了,因為宋云卿還站在原地,而衛子杰的懷里卻多了一個女人。

賓客中一下子就炸開了鍋。

“什么情況?那個女人不是宋云卿的好朋友嗎?”

“就是,宋小姐被劈腿了?”

“喲,這女的身材不錯啊!挺有料的嘛。”

……

宋云卿不明白,為什么在她的訂婚典禮上會出現這段視頻,她腦子里不斷搜索著,到底是誰想害她?對方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就在她還沉陷在思緒中時,她父親沈毅的一聲怒吼把她拉回了現實,“怎么回事?!”,沈毅沖上去擋在LED大屏幕前,可是那是一個三米多高的巨大屏幕,他一米七多的身高站在兩個赤條條的人前,實在是滑稽。

衛子杰的父親衛同甫的臉也已漲成豬肝色,“這是誰干的?”他比沈毅反應快,直奔向屏幕后側的演播室,關閉LED屏幕。

一向喜歡諷刺她的妹妹沈雅雯自然也是坐不住的,她立馬把臟水潑到宋云卿身上,“姐姐,是不是你放的視頻?你就算不滿意子杰哥哥,也不能這樣當眾丟兩家的臉啊!”沈雅雯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

聽完沈雅雯的話,裴瀟瀟低聲啜泣,傷心欲絕的看向宋云卿,“云卿,你不是答應我不再追究這件事嗎?我已經答應你,等你們訂婚之后就離開子杰,離開這個城市了,為什么?為什么你一定要鬧得人盡皆知?你,你真的要逼我去死嗎?”

衛子杰本來對于裴瀟瀟忽然撲到他懷里還有些尷尬,一聽這話,震驚的扶住裴瀟瀟,“瀟瀟,你說什么?云卿逼你離開?逼你去死?”

衛子杰不可置信的看向宋云卿,“云卿,你怎么可以這樣做,瀟瀟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宋云卿的耳邊傳來金器交鳴的聲音,轟轟地響,她茫然的望著衛子杰,這個男人與她是指腹為婚,她從有記憶起就知道這一輩子她將與衛子杰攜手一起走。而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他什么時候與裴瀟瀟在一起的?

自己又是什么時候答應不追究裴瀟瀟與他的事情了?

宋云卿一時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在說什么?

剛剛沈雅雯和裴瀟瀟的一席話徹底將臟水淋到了宋云卿的身上,宋云卿身邊的人開始紛紛指責她。

“宋云卿,你怎么這么惡毒,連你的未婚夫和好朋友都坑!”衛子杰的妹妹衛子美一把推在宋云卿的在肩上。

呆呆的宋云卿完全沒有防備,腳步踉蹌著后退,正好退到沈毅的身邊。

沈毅滿面怒容,揚手就是一耳光,“畜生!你干的好事!丟盡了我們兩家的臉!”

宋云卿還沒有站穩,就被這一耳光打倒在地上。

衛子杰一急,剛要去扶,裴瀟瀟卻緊緊抓著衛子杰的手臂。

宋云卿側頭,卻正好看到裴瀟瀟眼中的得意。

“哎,沈兄,你怎么能打孩子呢?云卿,快起來。” 衛同甫伸手把宋云卿扶起來,同時嘆了口氣說道,“云卿,別怪你爸爸生氣,你這事做得,實在是過份了。”

宋云卿怔怔地說道:“我過分了?我做什么了?到底是誰對不起誰,請你們弄清楚好不好!”

衛子杰的母親丁玲玲抓住宋云卿的話茬,急忙指向裴瀟瀟:“我相信視頻不是云卿放的,一定是你!你是哪來的小賤貨?一定是你勾 引了子杰,你給我滾,我是不會讓你進我家的門的。”

裴瀟瀟害怕的往衛子杰身后一縮。

衛子杰擋在裴瀟瀟的身前:“媽,你別怪瀟瀟。”說完,他又轉過頭對宋云卿說道:“云卿,瀟瀟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能逼得她走投無路啊!”

宋云卿在衛同甫的攙扶下終于站穩,滴淚滑落了下來,她抬眼看向衛子杰,這個她原本打算愛一輩子的男人,忽然發現,他竟然如此陌生。他應該是知道那視頻不可能是她放的,可是他為什么一口咬定,這事情就是她做的呢?

宋云卿實在想不明白,衛子杰知道裴瀟瀟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為什么他們卻要一同背叛她,還要指責她的不對?

第2章 唾棄

“宋云卿,真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兩面三刀的人,哥,這樣的人你怎么能跟她訂婚?以后結了婚還不一定怎么黑你呢!她也太歹毒了!”衛子美惡狠狠的瞪一眼宋云卿,對著衛子杰說。

衛子美與宋云卿是高中同學,從小就不喜歡宋云卿,總是與沈雅雯一起欺負她,對于宋云卿會是她未來嫂子的事更是一直耿耿于懷。

“你給我閉嘴!云卿可是宋家的大小姐,那個賤貨是什么人?她有云卿的身家嗎?我們衛家怎么能娶個沒身份的兒媳婦?”丁玲玲連忙阻止女兒,情急之下卻忘記了控制音量。

丁玲玲對宋云卿談不上喜歡,但對于她的身世背景卻是非常在意的,娶她做兒媳,對兒子的未來助力很大,放眼望去,這些豪門中可沒有比宋云卿合適的了,重要的是,宋云卿身價雖高,人卻老實,好欺負好拿捏。

所以,她立刻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場,這個兒媳婦衛家不能失去。

宋云卿剛剛還有些感激未來婆婆明辨事非,為自己出頭,卻原來,她是這樣的心思。

“是啊!姐姐,你可是宋家大小姐,你這樣做,也得考慮一下宋家、沈家和衛家的臉面啊!”沈雅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云卿,你真是辜負了你爸爸對你的疼愛,你太傷他的心了。”吳曼麗柔媚的嗓音不高不低,帶著傷感。

她們母女的話,讓沈毅和衛同甫的臉色更加的難看,這孩子太不懂事了!家丑不可外揚啊!

宋云卿環視一下站在身邊的人。

她的父親沈毅怒容滿面。

她的繼母吳曼麗和妹妹沈雅雯一臉的興災樂禍。

未來公公衛同甫搖頭嘆息。

未來婆婆丁玲玲一臉尷尬。

未來小姑子衛子美,恨恨的盯著她。

而她的未婚夫衛子杰一臉的不知所措,懷里摟著的那個楚楚可憐,萬般委屈的女人,是她最好的朋友裴瀟瀟。

這里的人,幾乎就是她的全世界了。

而現在,這個世界全都站在了她的對面,她成了眾矢之的。

宋云卿伸手抹一把臉,不讓眼淚停留。

淡淡開口:“衛子杰與宋云卿的婚約取消,從此我們再無瓜葛,我祝你們幸福!”說完向臺下走去。

這里的事,應該與她無關了,多留無益。

“你站住!”沈毅怒吼。

婚姻大事,豈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你和子杰的婚事是你們在娘胎里就定下的,你說取消就取消?沒有我的同意,你休想!”沈毅對宋云卿的態度永遠都是強硬的。

因為宋云卿的存大,時時刻刻提醒他,他是個上門女婿,他的孩子必須隨母姓,這是如今位居成功人士之列的沈毅最大的恥辱!

“是啊!云卿,你不要意氣用事,子杰做錯了事,我們讓他給你賠罪,你們的婚約可是我們兩家的事情,不要耍小孩子脾氣,你放心,伯父一定會為你做主的。”衛同甫放柔了聲音,勸哄。

“子杰,你給我放開那個女人!”衛同甫轉身對衛子杰怒道。

衛子杰眼神一縮。

裴瀟瀟推他,哭道:“子杰,去把云卿追回來吧,不要怪云卿,都是我的錯,我身份卑微,沒有資格與云卿爭愛情,云卿我錯了,求求你,不要走,請你原諒我吧。”

衛子杰看著這場面有些心怯,懦懦不成言。

“宋云卿!你給我站住!我的話你聽不見嗎?”沈毅已經暴跳如雷,這個女兒從小乖巧聽話,讓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從來不會忤逆自己的意思,今天這是怎么了?

宋云卿身形頓了頓,雙手已經握成了拳,指甲深深扎進肉里。

她轉身,看著沈毅。

沈毅怒視她:“一點小事而已,你耍什么小性子?子杰和你衛伯父伯母都表了態,你還要怎樣?你這樣的脾氣除了子杰,誰會容忍你?你別不識好歹!”

宋云卿渾身冰冷,緩緩開口:“何必委屈他?我這樣的人,配不上他,我去找個愿意要我的人結婚就是了。”

“宋云卿!你以為離了沈家,誰會要你?”

宋云卿不理,挺直脊背往外走。

第3章 求婚

臺下的賓客們都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場好戲。

衛子杰與宋云卿這一對娃娃親一直是上流社會的一段佳話,兩家人因為他們的姻親關系一直走得很近,兩家企業也互相借力,這幾年發展得特別快。

這場訂婚典禮只不過走個過場而已,結婚是遲早的事。

可是沒想到啊,這童話一般的姻緣居然走了最狗血的路線!

衛家少爺居然劈腿了,對方還是宋小姐的閨蜜,而宋小姐為了報復,竟然在這樣的場合選擇公開羞辱。

“這位宋小姐可真夠任性的,她這樣做,讓兩家的面子往哪放?”

“就是,不嫁就不嫁,分手就分手嘛,搞成這樣,讓兩家人以后還怎么做人啊?”

“聽說啊,這位宋小姐仗著是前夫人所生,一點也不把現任沈太太放在眼里呢。對同父異母的妹妹更是苛刻。”

“哼!我看她也沒什么出奇的,那位衛少爺配她綽綽有余,怪不得劈腿呢,她還真沒有她那個好朋友長得好。”

“那位小姐也真可憐,看樣子衛少爺與她是真心相愛的,這宋云卿才是第三者呢,硬生生要拆散一對有情人,真可惜。”

“就是啊,心腸也太毒了,沒聽那位裴小姐說嗎?她事先就知情,還假裝原諒了他們,卻要挑這么個日子公之于眾,這也太狠了。”

“可不是嘛。”

……

宋云卿心中慘然,人心,都是瞎的。

不過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如此,哪里還怪別人作踐她?

宋云卿跳下舞臺,雖然只有三十厘米高,可她腳下的十厘米的高跟鞋,還是讓她趔趄了一下。

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時扶住了她的手臂。

宋云卿垂頭說:“謝謝。”

一個淳厚磁性的聲音在頭頂響起,“當心。”

宋云卿站穩,抬頭,對上一雙深遂幽靜的眼睛。

宋云卿有片刻的怔忡。

這是一張完美的臉,劍眉,濃黑,筆直上挑,襯得那一雙星目深邃冷峻,如一汪寒潭,一不小心就會溺亡在里面。

高挺的鼻梁,雙唇豐潤,微抿的嘴角似帶著一絲笑意。

宋云卿深吸一口氣,對面前的男人鄭重而清晰的說:“先生,您好!請問,您現在是單身嗎?”

男人一怔,點了點頭。

周圍傳來一陣吸氣聲。

“這人是誰啊?長得好帥!”

“哎,這人長得居然比衛公子還帥,太完美了。”

宋云卿忽略身邊的驚嘆,朗聲道:“我叫宋云卿,二十二歲,M大學生,我有宋氏娛樂傳媒40%的股份,并將于二十五歲以后繼承我外祖父和母親留下的全部遺產,不過我現在身無分文,我需要一個結婚對象,你,愿意娶我嗎?”

宋云卿定定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她知道自己在賭氣,那又如何?

她的人生早已沒有幸福可言,她深愛了那么多年的衛子杰,一遭背叛,連句對不起都沒有。

她謹記母親臨終遺言:要忍讓,要大度,要認命!

這么多年,她委屈自己,換來的不過是一場當眾的冤枉與羞辱,沒有人站在她這一邊。

與其如此,那就破罐子破摔吧,不是都在意她的身家嗎?不是都等著侵吞她的財產嗎?好啊!她隨便找個人嫁了,一分都不讓他們得到!

人群中忽然發出了一聲驚呼。

“天啊!宋云卿是不是瘋了!你聽她說的是什么話?”

“這也太不要臉啦!居然隨便拉個男人就讓人家娶她?”

“真為衛少不值,怪不得會愛上別人呢,這宋云卿可太隨便了。”

“這哪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嘛,虧得衛家的父母還極力想要挽回她。”

宋云卿原本就站在舞臺邊上,她的話清晰的傳入每個人的耳朵里。

沈毅和衛同甫等人也沖過來。

“宋云卿!你還要不要臉?”沈毅的臉已經氣得通紅。

“是啊云卿,你,你怎么能說這種話來?”吳曼麗一副束手無策又痛心的樣子。

“云卿,你瘋了嗎?你這樣子,就等于把財產拱手送人了。”丁玲玲無比心痛。

宋云卿完全不理身后的人,只看著眼前的男子,“先生,聽到了嗎?娶我,三年后你將擁有一筆不小的財產,很劃算。”

男子低頭看著她,眼神清澈,忽然輕笑。

“丫頭,求婚這種事,應該由男人來做。”

他的聲音低淳而性感。

宋云卿一愣,眾賓客靜了一秒,人群中發出一陣陣嘲笑。

“就是啊,太不要臉了,女人怎么能向男人求婚?”

“她是得了失心瘋了嗎?”

“哎呀,她爸媽的臉可是被她丟盡了。”

“天啊,她可真是瘋了,這種不要臉的話都說得出口。”

“哈哈,當場被拒絕了,看她以后還拿什么臉見人。”

“就是,就是,這下人丟大了。”

沈毅恨不得沖過去踹宋云卿兩腳。

“宋云卿!你趕緊給我滾回來!”

他的話音剛落,那個低淳的聲音卻再度響起,“我愿意娶你。”

全場突然鴉雀無聲。

什么意思?

第4章 密謀

“我叫慕熙臣,二十八歲,單身,就職于RS國際集團,宋云卿小姐,你愿意嫁給我嗎?”慕熙臣靜靜看著宋云卿。

宋云卿大大的眼睛里,眼淚倏然而落:“謝謝你!我愿意嫁給你!”

感謝老天,此時此刻,送一個肯搭救她的男人來到她的面前,她那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他是誰不要緊,要緊的是現在,此刻,他肯救她于水火就行了。

人群中炸開了鍋。

“什么?我沒聽錯吧?慕熙臣?RS國際的慕熙臣?”

“天啊!他居然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慕二少?”

“哇!太帥了,這個宋小姐的運氣可真好啊,上一秒被衛少甩了,下一秒就被慕少接手,這是什么命啊!”

“不會吧?不是說慕少不近女色嗎?不會是個西貝貨吧?”

“真可惜,這人從來不在公眾面前露面,也不接受訪問,連張照片都不外傳。咱們也不知道真假啊!”

“我看假不了,借你十個膽子,你敢冒充慕少?除非不想活了。再說這人的確長得很帥啊,傳說中的慕少不就是個大帥哥嗎?”

宋云卿抹一把淚,轉身,仰著看向臺上的眾人:“我再重申一次,宋云卿和衛子杰的婚約取消,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擾,宋云卿將要嫁給——”

她的目光轉向身邊的男人,她沒記住他的名字。

“慕熙臣。”慕熙臣微笑看著她。

“嫁給慕熙臣了!”她的目光直視他們,無所畏懼。

沈毅沉聲開口道:“請問,你真的是RS國際的慕總?”

慕熙臣點頭,淡淡地說:“如假包換。”

衛同甫的臉色極其難看,狠狠瞪向衛子杰和裴瀟瀟,都是這個臭小子惹的禍。

而衛子美和沈雅雯完全看呆了。

太帥了,怎么可以有這么帥的男人?

慕熙臣掃視一眼臺上的眾人:“各位都是云卿的家人吧?很冒昧今天用這樣的方式來宣布我們的婚事,改日慕某定登門造訪。”

說完轉身,把宋云卿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彎中,溫柔的側頭對她說:“我們走吧,這里沒我們的事。”

“慕先生,您可不要上宋云卿的當啊!這些年為了得到我哥,她用盡了手段討好他,把我哥煩死了,我哥都不要的女人,怎么配得上您?”衛子美急急喊道。

這樣出色的男人,怎么可以讓宋云卿占有?她衛子美哪里比宋云卿差了?如果慕先生要娶妻也是娶她衛子美,這個宋云卿算什么東西?

“是啊,慕先生,請留步!我姐姐,我姐姐的事還沒有得到我父親的同意呢。”沈雅雯柔柔的聲音里透出一絲焦急。

她不會像衛子美那樣蠢,但是她同樣想要留住慕熙臣,他們要是走了,所有人都會認定了慕熙臣與宋云卿有了婚約,這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這樣優秀的男人應該是她沈雅雯的,必須是她的。

“爸爸,你說話啊!姐姐這樣走了怎么行?衛伯伯還沒有同意退婚呢!”

沈毅接收到心愛的小女人投來的目光,輕咳了一聲,叫道:“云卿!你回來!”

衛同甫和丁玲玲面面相覷,丁玲玲揚聲道:“云卿,你不要胡鬧了,我們回來把話好好說清楚。”

宋云卿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緊,慕熙臣拍拍她的手。

慕熙臣停住腳步,回身站在幾步之外,望著臺上的眾人:“非常感謝衛少能愛上別人,把云卿讓給我。”

所有的人,包括宋云卿,全都吃驚的看著慕熙臣。

宋云卿看著慕熙臣的側顏,心想,自己今天的運氣是真的好,隨手拉來的男人這么仗義的幫自己。

慕熙臣則看向沈毅:“沈先生,你的女兒嫁給我,你有意見?”

聲音平緩淡然,可是那股霸氣,卻令沈毅不由得目光一縮。

“子杰,子杰,我肚子疼。”一個滿是痛苦的聲音響起,衛子杰身邊的裴瀟瀟扶著他,捂著肚子,彎著腰,十分痛苦。

“瀟瀟,你怎么了?”衛子杰聲音里的焦急和關切十分明顯。

宋云卿眼神一黯,心中絞痛。

丁玲玲和衛同甫惱怒的看向裴瀟瀟。

裴瀟瀟怯怯而清晰的聲音傳來,“我,我已經,懷孕兩個月了。”

“什么?你,你懷了子杰的孩子?”丁玲玲吃驚

裴瀟瀟表情痛苦的點點頭:“子杰,我肚子疼。”

衛子杰慌手慌腳的說:“那,那怎么辦?”他完全沒想到裴瀟瀟會懷孕。

他的目光看向臺下的宋云卿,可是對上宋云卿含淚的眼,又低下了頭。

“還愣著干什么?快點送醫院啊。孩子別有什么事。”丁玲玲急了,錢重要,未來的孫子更重要。

慕熙臣以手掩唇,一聲輕笑:“怎么,沈先生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把親生女兒嫁到這樣的人家,不知到底圖謀的是衛家的什么呢?”

一句話,不禁讓在場的人為之色變。

是啊!明知女兒的未婚夫出軌,卻還要逼著女兒嫁過去,而兒子的小三明目張膽的站在一旁,卻仍然要娶宋云卿進門,就算商業聯姻,這兩家人也太不拿宋云卿當回事了吧?

在場的眾人,誰都不是傻子。

即便都知道這是兩個企業之間的商業聯姻,但如此不顧及女兒的行為,也為人所不齒。

況且,一聽到小三懷孕,衛太太馬上安排就醫,沒了半點之前的責難,這一家人的心腸,在場的人也算看得明明白白了。

而沈毅的臉,陰晴不定。

把宋云卿嫁給衛子杰,無非是為了兩家的共同利益,可是如果這位慕先生愿意娶云卿,那他就將成為他沈毅的女婿了,那么RS國際就是他沈毅的后盾。

一百個創元地產也抵不上RS國際,多年交情與利益相比,孰輕孰重?如何取舍?沈毅是商人,他自己清楚自己所要的東西。

而這一切,慕熙臣都看在眼里,側頭低聲問宋云卿:“丫頭,走嗎?”

宋云卿的目光從衛子杰的裴瀟瀟的身上收回,輕輕點了點頭。

宋云卿來到外公和媽媽的墓前,掏出紙巾,把外公和媽媽的照片輕輕擦拭干凈。

喃喃低語:“外公,媽媽,對不起,我和衛子杰分手了,我們不會結婚了。”

宋云卿的手細細描畫著媽媽美麗的容顏,眼淚潸然而下:“媽媽,我按照您說的,凡事忍讓,可是如今,我已經走投無路了,我才二十二歲,離你們期許的二十五歲還有很遠,以我現在的能力也無法接手公司。”

“外公,媽媽,我本來以為等我結了婚,一切就會好起來,可是現在——”

宋云卿捂住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瘦削的肩微微聳 動,她跪坐在墓碑前,哭成小小的一團。

從媽媽去世開始,一次次的磨難,讓她學會隱忍、沉默。

她知道爸爸不喜歡她,繼母和妹妹討厭她,在那個已經不屬于自己的家里艱難長大,她總是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的,等到她和衛子杰結了婚,她就可以離開這個家了。

聽到爸爸告訴她,將給她和衛子杰辦訂婚典禮時,她的心是歡欣雀躍的,說好先訂婚,等明年她大學畢業,他們就結婚,等結了婚,她也畢了業就可以海闊天空了。

衛子杰是她傾心愛著的男人,她相信外公和媽媽給她訂下的婚事,一定是最好的。

衛子杰是外公和媽媽給她選定的保護神。

小時候,子杰哥哥總是耐心的陪伴她,對她極好。

八歲的時候,外公去世了。

十歲的時候,媽媽也走了。

她的世界從此沒有了顏色。

十二歲那一年,子杰哥哥要到國外去讀書。

她哭著拉著他的手,萬般不舍,她好怕失去這個和外公、媽媽唯一有關聯的人。

她還記得,衛子杰當時拉著她的手說:“云卿,你好好的在家里等我,等我長大了回來娶你。”

那句話言猶在耳。

這些年,她全部的心思都在衛子杰身上,小心維護著他們的關系,珍惜著他們每一年短暫的相聚,努力讓自己成為衛子杰喜歡的人,為他的喜好努力改變著自己。

忍耐著衛子美和沈雅雯的各種嘲笑、譏諷、侮辱。

她相信,這一切都會過去的,等她和衛子杰結婚了就好了。

跟衛子杰結婚,是她這些年奮斗的動力和勇氣,是她人生終極目標。

所有她能想到的將來,永遠都是到和衛子杰結婚為止。

因為她相信,只要她和衛子杰結婚了,她的人生就一切都是嶄新的了,將開啟新的篇章。

到時候所有的事都會變好。

在她被懲罰關進漆黑的屋子時,在她忍饑挨餓的時候,在她遇到困難的時候,只要想到這樣的將來,她就會有無邊的勇氣。

而今,一切都不復存在了!

再也不會有那一天了。她構思出來的那個美麗世界已經坍塌,一片狼籍。

她的心,仿佛被生生摘掉,只留下一個流血的洞,痛到無以復加。

很久,宋云卿抬起頭,用手擦干眼淚:“外公,媽媽,接下來,我要為自己打算了,我會好好的活著,我會努力不讓你們失望的!”

天不塌,人不死,一切就總要繼續下去。

宋云卿從墓園里走出來時,太陽已經快下山了。

而慕熙臣的車靜靜等在門口,宋云卿一愣,慕熙臣下車,為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宋云卿低低說一聲:“謝謝!”坐進車里。

慕熙臣上車,轉頭看宋云卿,她的眼睛和鼻子都紅紅的,人也很疲倦憔悴。

“給你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慕熙臣開口。

宋云卿搖了搖頭,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廟,該面對的,還是要去面對。

“慕先生,今天謝謝你幫我。”宋云卿聲音沙啞,鼻音很重。

慕熙臣發動車子,問:“你想去哪?”

“能麻煩你送我回家嗎?”宋云卿輕聲說。

慕熙臣問了地址,便不再說話。

宋云卿靠在窗邊,閉上眼睛,也不再說話。

此時的沈家,沈毅、吳曼麗和沈雅雯相對坐在沙發上,一片肅穆。

沈雅雯首先打破沉默:“爸爸,你不能讓姐姐嫁給慕先生。”

沈毅已經在回來的路上想得很透徹,覺得能讓宋云卿嫁給慕熙臣對他有利無害,但他總覺得哪里還有些不對勁,聽到沈雅雯的話,他不由抬頭看向小女兒。

“為什么?”沈毅問道。

第5章 挑撥

沈雅雯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總不能直接說讓自己嫁給慕先生吧?

她向吳曼麗看去。

吳曼麗給沈毅倒了一杯水,慢條斯理地說:“老沈,云卿與子杰可是指腹為婚的,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云卿以這樣的背景嫁到慕家,是不是不太清白?沒的讓慕家人看輕她吧?”

沈毅皺眉:“那是她自己的事,是她要嫁的,不被慕家待見也是她自己選的路,她怪得了誰?”

吳曼麗看一眼沈雅雯:“話是這樣說,可是她畢竟是你的女兒,人家在外面提到她,還是會提到我們的,這樣就不好了。”

吳曼麗抬眸看一眼正在傾聽的沈毅:“再說,云卿這孩子,我不是她親媽,也沒有管教的權利,這幾年你也看到了,她很少跟我們說話,跟她講什么,她也有自己的主意,不聽我們的話。今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在那么多人面前,一點面子都不給你留,想想,真是傷心。這些年,她對我不尊重也就算了,沒想到她對你也這樣無情,唉,到底,我沒生過她,我就算對她再好,她也只念著自己的親媽,覺得我們虧欠了她。”

吳曼麗淚盈于睫,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你的打算,如果與慕氏聯姻,那對于公司來講,是個極大的助力,可,要是,云卿不站在你這邊,不跟你一條心,那——”

吳曼麗欲言又止,可是話里的意思卻是已經表達得很清楚。

沈雅雯目光閃動,心里給媽媽豎起個大拇指。

“是啊爸爸,你不能浪費資源,姐姐就算嫁進衛家也未必會替你說話,這些年你與衛伯伯的合作這樣順暢,靠的也是你與衛伯伯的交情可不是姐姐的幫助啊!”

沈毅豁然明白自己的心里不舒服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了。

今天宋云卿的不聽話,出乎了他的意料,他需要一個言聽計從的女兒,可不是一個有自己主見的女兒。

他看一眼母女倆,喝了一口茶,沉聲道:“那你們說怎么辦?”

吳曼麗與沈雅雯對視一眼,吳曼麗輕柔的說:“老沈,對云卿我們沒底,可是我們還有雅雯啊!雅雯可是我們的親生女兒。”

沈毅的目光投向沈雅雯,沈雅雯一臉嬌羞:“媽,說姐姐呢,你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吳曼麗卻眼神一厲:“雅雯,我說的是正經事,你是爸爸媽媽的女兒,不能光想著享受你爸爸為你創造的優越條件,還要想著替你爸爸分擔事情,明白嗎?”

沈雅雯坐正身體,微笑著舉起右手,調皮地笑著說:“是!媽媽,我明白!但凡爸爸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會竭盡全力!”

這話讓沈毅的心里特別舒服,不由點點頭:“曼麗,都是你教得好,云卿,實在是太不受教了,太讓我失望了。”

吳曼麗淡然一笑:“沒辦法,我是不是親媽,有些話說了反而顯得我別有用心。”

“哼!是她自己不知好歹。”沈毅鼻子里哼了一聲。

然后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讓雅雯嫁去慕家?”

吳曼麗點點頭:“對于雅雯,我們完全可以放心,她可是我們最貼心的小棉襖。”

“可是,雅雯才二十歲。”沈毅一直非常愛小女兒,從來沒想過這么早就把小女兒嫁出去。

吳曼麗知他已經動心,淺笑道:“二十歲怎么了?可以先把婚事訂下來,等到雅雯大學畢業再結婚,也一樣的。”

沈毅撫額沉思。

“爸爸,如果能對咱們家有益,我不介意的,相信我,我一定會給咱們家謀取最大的利益!”沈雅雯咬著唇,似是下了很大決心為家庭犧牲一樣,斷然道。

看著溫柔秀美的女兒,沈毅終于點了點頭。

沈雅雯溫婉的笑了。

吳曼麗卻輕輕說:“不過,老沈啊,我們和慕先生不認識,只怕還需要云卿給我們引薦吧?”

沈雅雯一愣,馬上反對:“為什么讓她引薦?今天我們也看到了,她也是臨時起意的,她一說,慕先生就同意了,那我們也可以直接找上慕先生啊?”

在沈雅雯的心里,她哪一點不比宋云卿強?論容貌,論身材,她哪里輸給那個土包子?這么好的聯姻對象,憑什么輪到一直被她踩在腳底下的宋云卿頭上?

既然慕先生能答應宋云卿的“求婚”,那就一定能答應自己。

沈毅也覺得沈雅雯說得不道理,沉吟了一下:“要不,明天我們去一趟RS國際吧。”

沈家的別墅外,慕熙臣停好車,看一眼副駕駛位置上已經睡著的宋云卿,沒有出聲。

今天是她的訂婚典禮,她穿了一件白色及膝的禮服裙,挽起的頭發也早已凌亂,幾縷卷曲的發絲垂下來,尖尖的小臉,格外蒼白。

她的樣子,和小時候沒有太大的變化。

剛剛跳下臺子時,一抬眸的傷痛與決絕,讓他的心刺痛。

這些年,她過得好嗎?

似乎并不好。

慕熙臣伸手把她的發絲別到耳后,無比憐惜。

宋云卿長長的睫毛輕顫,立刻驚醒。

看到慕熙臣的瞬間,有片刻的失神。

“醒了?”慕熙臣溫柔地問。

宋云卿眨了眨眼睛,記憶如潮般涌上來,她深吸一口氣,以平復自己血液中漫無邊際的疼痛。

看著面前沈家的別墅,只覺得冰冷徹骨。

這是她的家,只不過,從十歲起,她在這里就成為了一個多余的人。

從前,沒有了外公和媽媽,至少她還有衛子杰。

而今,她已是孑然一身。

不只如此,那扇朱漆的大門,何嘗不是一張血盆大口,隨時準備吞噬她,以及外公和媽媽的心血。

“需不需要我陪你進去?”慕熙臣看著發呆的宋云卿,輕聲問。

宋云卿緩緩搖頭。

目視前方,聲音平靜卻也沒有一絲溫度。

“慕先生,我們做一筆交易好嗎?我現在需要離開這里,但是他們不會同意我獨自在外面租房子住,我們學校在基建,開學后大四的學生都要各自去找實習單位,不再提供宿舍。唯一的辦法就是結婚,結了婚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離開了。”

慕熙臣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我想跟你結婚,然后搬去你的住處,我住你的房子,付房租給你,錢不夠的時候我會打欠條給你。我說過二十五歲以后我會繼承一份遺產,到時候我會把欠你的都還清,我們再去辦離婚手續,我將把我繼承的遺產分一半給你,做為你現在與我結婚的報酬。”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39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