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不會下蛋的雞

1999年,陽春三月。

林麗淑下班回家,她把車推進車庫。

出來時,聽見婆婆和鄰居聊天。

林麗淑輕聲喊了一聲“媽”。

她的性子和她的長發一樣溫柔。

與未來的你相戀最新章節,與未來的你相戀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婆婆翻了個白眼,不耐煩地說:“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晚,還不趕快去做飯!”

林麗淑低頭回答:“今天開家長會,回來的晚了點。”

說完,林麗淑領著包轉身上樓了。

在拐角處,她聽見婆婆向鄰居抱怨:“我這個兒媳婦,長得好看有什么用,就是個不會下蛋的雞,跟我家誠子結婚都三年了,肚子連個動靜都沒有……”

林麗淑加快了上樓的步伐,把婆婆的嘮叨聲拋在腦后。

她今年23歲了,20歲那年,師范畢業的她成為第一小學的語文老師,半年后,嫁給了丈夫劉誠。

劉誠兩年前辭去體制內工作,下海經商,現在是本市娛樂城的老板。

兒子成了有錢的大老板,婆婆便整日念叨,“要這么多錢有什么用,我要大孫子!”

今天晚飯,劉誠破天荒地回家了。

劉誠穿著花襯衫,黑褲子,外面套著一件不合身的黑色西裝,脖子上戴著一條小指粗的大金鏈子,流里流氣的。

婆婆在飯桌上陰陽怪氣地說:“誠子,你跟麗淑結婚這么長時間了,怎么就懷不上呢,媽相信你肯定沒問題……”

林麗淑低著頭往嘴里扒拉米粒。

飯桌上的氣氛就像林麗淑身上那件深棕色的外套一樣沉悶。

婆婆的意思很明白,如果林麗淑不能生,趁早離婚,別耽誤她抱孫子。

劉誠被嚷嚷煩了,甩下筷子就去臥室了。

林麗淑收拾好碗筷,伏案批改學生的作業。

做完這一切已經晚上九點半了,她匆匆洗漱,進了臥室。

“咳咳……”林麗淑被濃煙嗆得直咳嗽,劉誠靠在床頭,叼著一支煙,悠閑地吞云吐霧。

“我說過好幾次了,別再臥室里抽煙了行嗎?”她的聲音里有淡淡的無可奈何。

劉誠掐滅了煙頭,輕輕笑了笑說:“行,不抽煙就玩老婆。”

林麗淑心里一緊,她最不喜歡床笫之事,自從兩年前知道劉誠和娛樂城的服務員搞在一起,她就本能地抗拒與劉誠親熱。

如果不是離婚會被人戳脊梁骨,再加上劉誠死活不同意離婚,林麗淑早就離婚了。

林麗淑退到門口,淡淡地說:“我去小屋睡。”

沒想到劉誠猛然從床上跳起來,抓住她的手,摸了兩把。

接著,他用調.戲語氣說:“你老公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就不想我嗎?”

林麗淑低著頭,不去看她。

劉誠伸出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笑的特別得意:“外邊那些鶯鶯燕燕,哪能跟我老婆比?”

說著,便要親林麗淑的臉。

男女力量太過懸殊,林麗淑抵擋不住。

一親芳澤之后,劉誠認真地說:“媳婦兒,咱們要個孩子吧!”

林麗淑的心已經死了,劉誠常年在外玩女人,她對婚姻生活那一簇小小的火苗,早就徹底地熄滅了。

劉誠每隔幾個月才回家一次,要求過夫妻生活,林麗淑能拒絕都拒絕了。

實在拒絕不了,她在床上像個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劉誠擺布。

兩個人上一次同房是去年過年的時候。

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林麗淑掙開劉誠,出去開門。

居然是好朋友加同事秦芳,她和秦芳一個辦公室,都是語文老師。

林麗淑打開門,熱情地迎接秦芳進門。

秦芳卻一改往日親昵,嫌棄地掃了她一眼,趾高氣揚地走進客廳:“劉誠你出來!”

第2章:母憑子貴,該滾出去的是你!

秦芳聲音很大,已經入睡的婆婆也被她嘲醒了。

劉誠和婆婆同時從各自臥室出來,站到客廳。

秦芳一見劉誠,立刻換了一副嘴臉,原來的尖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梨花帶雨的嬌羞。

劉誠訕訕地了眼林麗淑,他轉而問秦芳:“大晚上的,怎么了?”

秦芳虛弱地靠在劉誠身上,她從包里拿出一張單子,塞到劉誠手里。

“負心漢,人家懷孕了!”秦芳撒著嬌。

劉誠一臉蒙圈地拿著孕檢單。

婆婆一聽到“懷孕”兩個字,立刻來了精神。

她沖到兒子身邊,奪過單子,看了又看,果然上面寫著懷孕10周了。

“誠子,孩子是你的嗎,真的太好了!”

秦芳轉頭對老人家說:“阿姨,瞧您這話說的,孩子不是劉誠的,我能來找他嗎?”

婆婆一把抓住秦芳的手,笑得臉上都是褶子:“哎喲,好閨女,阿姨剛才說錯話了,你別介意!”

劉誠還沒反應過來,婆婆戳著他的腦門道:“你個敗家玩意兒,現在人姑娘懷孕了,找上家門了,我不管,我要大孫子。”

劉誠怔怔地看著秦芳,問了一遍:“真有了?”

秦芳泫然欲泣:“劉誠你……都是你干的好事,怎么,現在你想賴賬嗎?”

劉誠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不不不,我只是沒想到,就那么一次就有了……”

這時婆婆沖著林麗淑嘲諷道:“不像某人,只會打鳴不會下蛋!”

一直沉默的林麗淑,看著鬧劇似得一幕,居然異常地冷靜。

劉誠攥著單子,突然說:“你先走,我明天找你。”

秦芳聞言不干了:“誠哥,你說讓誰走?”

婆婆狠狠瞪著林麗淑:“林麗淑,我們老劉家待你不薄,你別站著茅坑不拉屎,趕快收拾收拾東西滾蛋!”

這時,劉誠也對林麗淑說:“對不住了麗淑,芳芳現在有了孩子……”

劉誠沒說完,林麗淑打斷了他的話:“行,我走!”

她忍著眼淚,才沒有哭出來。

劉誠讓她走,讓她走。

林麗淑心中僅有的一點夫妻情分在那一刻煙消云散。

林麗淑只帶上了學生的卷子便出門了。

第二天一大早,劉誠就用BP機呼她。

兩人去了民政局,利索地領了離婚證。

在民政局大門口,劉誠把煙頭仍在地上,用腳踩滅。

他瞇起眼睛看著林麗淑:“咱們三年夫妻,你真的舍得我?”

劉誠的聲音,飽含委屈且深情,好像出軌的人是她一樣。

林麗淑卻笑著說:“劉誠,恭喜你當爹了,這下你媽也該放心了。”

說完,林麗淑轉頭就走,春寒料峭,風吹在臉上,生疼生疼的。

她的心很痛很痛。

她這么多年,在劉家任勞任怨,只為報答剛在一起時,劉誠對她的體貼。

如今,一個破門而入的秦芳,就能讓劉誠毫不猶豫地放棄婚姻。

那她林麗淑還有什么好留戀的呢?

第3章:她曾經為混混墮過胎

林麗淑凈身出戶,搬回了娘家,一個小胡同里。

家中還有多病母親和即將畢業的弟弟。

怕家人受不了打擊,林麗淑并沒有把離婚的消息告訴母親。

離婚后,林麗淑逼迫自己打起精神,把身心放在工作上。

她還指望著每月幾百塊的工資養活母親和弟弟。

秦芳是她學生時代的好朋友,也是工作上的好伙伴。

以前兩人做什么事都是一起,現在林麗淑盡量避著秦芳。

不過秦芳卻總是故意挑事。

林麗淑離婚沒幾天,秦芳上班時就拿著一部摩托羅拉彩屏翻蓋手機,比她身上那件杏黃色的外套更為耀眼。

惹得辦公室的老師們一陣羨慕。

“秦芳,這手機大幾千呢,你男朋友送的?他對你可真好!”

“芳芳啊,以后我可以借你手機給我老公打電話嗎?他的BP機壞了,總是不能及時回電話。”  

“這下,秦芳代替麗淑成為我們辦公室最幸福的女人了!”

林麗淑自動屏蔽辦公室這些議論。

曾經林麗淑是她們羨慕的對象,劉誠家財萬貫,誰能不羨慕呢?

不過劉誠現在跟她一點關系也沒有了,他現在是秦芳的男人。

秦芳沉醉在大家羨慕的眼光中。

她見林麗淑無動于衷便故意大聲問:“麗淑,聽說你跟你老公離婚了?”

這句話像個深水炸彈,辦公室一下子炸開了鍋。

大家帶著一顆八卦的心,紛紛來“關心”林麗淑。

林麗淑招架不住,只能點點頭。

大家又八卦離婚的原因,林麗淑神色難看,臉上卻露著淡淡的笑:“不合適就離了。”

上課鈴聲救了林麗淑,她拿起課本匆匆往教室走。

本以為這下秦芳會消停,畢竟跟劉誠搞婚外情的女人就是她,至少她得要點臉。

林麗淑沒想到,秦芳不是不要臉,她根本就沒臉。

下課回到辦公室,大家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林麗淑。

平時跟她關系好的幾個老師像躲避瘟疫一樣閉著她。

林麗淑不明所以,只有秦芳一臉得意地沖她笑。

她去接水,遇到同班教數學任老師。

一向溫和的任老師,瞥著眼看了林麗淑老半天。

末了從嘴里吐出兩個字“惡心”。

林麗淑漲紅了臉:“任老師,你為什么這么說我?”

三十多歲的任老師嫉惡如仇地看著她:“上學時就跟混混鬼混,意外懷孕還墮胎,最后導致不能生育,林麗淑,你真讓人惡心!”

聽完這些話,林麗淑氣得渾身發抖,她手中的水杯應聲落地,開水撒的到處都是,玻璃渣子濺了一地。

任老師像受到驚嚇的貓,扯著尖細的嗓子大喊:“林麗淑你干什么呀,自己這么惡心還不許別人說了是吧?”

林麗淑小聲地說了句對不起,拔腿就往辦公室走。

她屏住呼吸,站在辦公室門口。

秦芳正和幾個老師圍在一起,竊竊私語。

她們一看見林麗淑,立刻交換眼神,鴉雀無聲。

林麗淑握著拳頭走到秦芳面前,她氣憤地質問:“秦芳,那些不堪的流言,是你造的謠對吧?”

秦芳站起來,用鄙視的目光把林麗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她雙手抱胸,咄咄逼人道:“麗淑,跟人鬼混、懷孕墮胎這些事情,做沒做過你自己最清楚,用不著我造謠!”

林麗淑一向溫柔,從沒有當著這么多人發過脾氣。

這一次,她忍無可忍。

“秦芳,你胡說八道什么!人在昨天在看,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秦芳不甘示弱,她的聲音比林麗淑的還大:“林麗淑,你還有臉說報應,你對得起被你打掉的那幾個孩子嗎?”

第4章:她早不是什么黃花大閨女

林麗淑欲哭無淚,她恨自己瞎了眼,交了秦芳這個朋友。

秦芳臉不紅心不跳地繼續當眾扯謊。

林麗淑真想一巴掌扇她臉上,在她沒有想好之前,她的巴掌已經落在秦芳的臉上。

“你滿口謊言,真是太討厭了!”

林麗淑一巴掌打下去,所有的委屈洶涌而出。

她忍不住落下兩行清淚,仍舊死死咬著嘴唇,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

秦芳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這一巴掌打在臉上,她立刻嚎啕大哭。

辦公室內陷入尷尬。

這時,劉誠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眾人把目光看向劉誠,大家都知道,這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是林麗淑的老公。

劉誠徑直走近辦公室,梨花帶雨的秦芳不由分說地撲進他懷里:“親愛的,這個賤人欺負我!”

秦芳氣勢洶洶地指著林麗淑。

眾人面面相覷,劉誠不是林麗淑的老公嗎?怎么現在摟著秦芳?

秦芳見眾人不解,她放開了劉誠,驕傲地面向眾人:“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未婚夫,下個月我們會在景仙大酒店舉辦婚禮,過幾天,請柬會發到大家手里。”

秦芳繼續道:“劉誠和林麗淑已經離婚了,因為她婚后還跟不三不四的人勾勾搭搭!”

林麗淑閉上眼睛,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秦芳摟住劉誠的脖子,撒嬌道:“親愛的,雖說家丑不可外揚,不過現在你和林麗淑已經離婚了,沒什么不能說的,你跟大家說說,她嫁給你的時候還是黃花大閨女嗎?”

林麗淑聞言,也看向劉誠。

她嫁給劉誠時身心干干凈凈。

她還記得新婚夜那天,兩個人折騰了好久才成功。

所以現在林麗淑希望劉誠一句話,幫她澄清流言。

劉誠看了林麗淑一眼,不屑地說了句:“不是!”

這兩個字對于林麗淑來說,宛如晴天霹靂。

劉誠說完,秦芳目的達到,她拉著劉誠匆匆離開。

留下被眾人嘲笑的林麗淑。

人言可畏,她以后還怎么在這個小地方待下去?

晚上,下起了細雨,林麗淑一個人躲在路邊的酒館買醉。

她活了二十三年,從來沒有做對不起別人的事,為什么命運要如此待她?

林麗淑一個人,吃了一碟小菜,喝了大半瓶二鍋頭。

她面色緋紅,搖搖晃晃地推著自行車,往家的方向走。

突然,一輛嶄新的奔馳車停在她面前。

車里下來一個氣質不凡的年輕男子,他站在林麗淑面前。

一身高定西裝,把他身材襯托得更加修長,昏黃的燈光下,男子腳上的皮鞋閃著亮光。

他的聲音富有磁性,很好聽:“小姑娘,請問梧桐巷怎么走?”

林麗淑笑了笑:“這里哪有什么小姑娘,只有一個離異婦女。”

許陽也笑了,“那好,請問離異小姑娘,梧桐巷怎么走?”

林麗淑打了個嗝兒,滿嘴的酒氣:“我家就住梧桐巷,就在附近,你跟我走吧。”

許陽來自2018年,他十多歲時,跟母親租住在梧桐巷18號。

2018年的梧桐巷十八號早就拆遷了。

但許陽十分懷念母親,尤其是在梧桐巷那段時光。

所以他花了大價錢,乘坐時光穿梭機回到了1999年。

希望在這里,能夠再看到母親。

畢竟過去了近二十年,許陽忘記了梧桐巷的具體位置。

許陽把車停好,跟在林麗淑后面。

突然,林麗淑倒下了,不省人事。

第5章:一夜纏綿

許陽扶起林麗淑,才發現她只是喝醉了。

許陽只好把林麗淑抱進車里。

思來想去,他找了本市最好的酒店,帶著林麗淑入住。

許陽想,等明天她醒來,再帶她去梧桐巷也行。

他把醉醺醺的林麗淑扶近酒店房間,脫了鞋把她放在床上。

許陽正要離開時,林麗淑一把抓住他的領帶,恨恨地說:“劉誠,你這個混蛋!”

許陽試著掰開她的手,可是她攥的好緊。

“喂,你醒醒啊,你放開我!”

許陽輕輕拍著林麗淑的臉蛋。

還真起效了,床上的女人滿面睜開了眼睛。

林麗淑看著陌生的許陽,直白地說:“你好帥啊,像電視上的明星。”

許陽趁機掰開她的手,“不是你一個人這么說了,沒想到二十年前的女人也犯花癡。”

林麗淑撅著嘴,生氣地說:“誰犯花癡,一般的男人姐根本瞧不上,包括你!”

許陽在2018年,29歲,上市公司總裁,許氏繼承人。

追求他的名媛千金可多了,隊伍可以從長安街排到長城。

回到1999年,居然有女人說瞧不上他。

這一下子激起了許陽的好勝心。

他玩味地看著床上的女人。

果然是個美人,柳葉眉杏子眼櫻桃小嘴,膚如羊脂。

關鍵是色相骨相具佳,純天然的美女

許陽用手輕輕地摩挲著林麗淑的下巴:“你叫什么名字?”

林麗淑小臉一扭:“登徒浪子,我憑什么告訴你?”

她臉上一抹紅暈,把整個人渲染得特別有魅力。

許陽突然心跳猛烈,他鬼使神差地吻上了林麗淑的唇。

身下人的抗拒更激發了他的征服欲。

慢慢地,林麗淑整個人軟了下來……

第二天陽光特別燦爛,透過深棕色的窗簾,照進酒店房間。

林麗淑舒服地翻了個身,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在許陽的腰上。

過了很久,她才感覺不對勁。

林麗淑慢慢地睜開眼,看到室內的一切,她忍不住放聲大叫。

并且一腳把許陽踹到床下。

許陽赤身裸體站起來,揉著惺忪的睡眼。

“你……我……”林麗淑看看許陽,又看看一絲不掛的自己。

她實在想不起昨晚發生了什么。

許陽從容地套起丟在地上的衣服:“雖然這是我第一次約炮,不過你也不用這么大驚小怪,男歡女愛不是很平常的事么。”

林麗淑被他的言論炸的五雷轟頂。

她不可置信地問:“你說什么?”

許陽重復一遍:“一 夜情你情我愿,大家都享受……”

他還沒說完,林麗淑抓起枕頭扔過來。

許陽突然想起來,現在是1999年,沒有智能手機,也沒有各種約炮神器,民風很淳樸。

他突然不說話了,雖然她昨晚很熱情,但趁人之危的畢竟是他。

沒想到小姑娘三觀也正的很,她哭著說:“你別走,跟我一塊去警局。”

許陽大駭:“你這是要告我強 奸嗎?”

林麗淑咬著嘴唇說:“本來就是!你還想抵賴不成?”

許陽完敗:“好,我承認我對你起了色心,可是昨晚你也很熱情啊,一直抱著我不放。”

林麗淑的臉倏然紅透了,良久,她吐出三個字:“你胡說!”

許陽安撫道:“只有你答應不報警,怎么都好說。”

畢竟現在是1999年,這里沒人認識他,要是真惹上事就不好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41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