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湊合一起過

醫院,病房。

充滿濃烈消毒水味道的走廊,卻掩飾不住一陣陣的嬌喘聲。

“紹輝,你說我厲害還是我姐姐厲害?”

“小妖精,這還用問嗎?你姐姐唐妙雨就他媽是個木頭!”

“討厭!再用點勁嘛!”

“妖精!老子干死你!”

“......”

余生不知情歡最新章節,余生不知情歡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正要敲門進去的唐妙雨,聽著里面的對話,滿臉滿眸的不可思議。

這聲音,這對話內容......

盡管心中崩潰,但唐妙雨還是心有不甘地慢慢抬起顫抖的手,一點點推開了門。

“吱呀”一聲開門的聲音,讓里面正抱起一起卿卿我我的一對男女同時頓住,齊齊向門口看了過來。

一瞬間,三個人同時愣住。

唐妙雨眸子里的難以置信一點點轉換成了憤怒和恥辱......

眼前的一對有情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男朋友周紹輝和妹妹唐妙雪。

一瞬間,唐妙雨覺得自己渾身的力氣被抽離了,想拔腿走人都沒了力氣,雙腳像被釘在了原地一樣,動彈不得。

“你們......你們在干什么?”因為震驚錯愕,唐妙雨已經不能完整說出一句話來。

手里的保溫盒滑落,咕嚕嚕滾下去,里面的雞湯灑了出來。

周紹輝胃病住院,她在家煲了五個小時的湯給他送來,他卻讓她免費看大片?

比起她的震驚,周紹輝和唐妙雪卻淡定多了,相互看了一眼,雙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若無其事地整理起凌亂的衣服。

周紹輝抬手攬住了唐妙雪,挑眉沖唐妙雨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妙雨,既然你看到了,我和妙雪也不想瞞著你了,我愛的是妙雪,我們分手吧!”

“周紹輝,你瘋了嗎?”唐妙雨瞬間炸了毛,怒目瞪向面前這個毫無羞愧之色的男人,“你知不知道,妙雪是我妹妹!你怎么可以這樣欺騙我們姐妹倆?”

唐妙雪不屑地“嗤”了一聲,“得了吧,我的好姐姐,紹輝才沒騙我,我和紹輝是真愛!”

說著,深情地和周紹輝對望了一眼,周紹輝更是直接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

“住嘴!”受到刺激的唐妙雨抬手指向唐妙雪,澄澈的眸子里已然被赤紅充斥滿滿,“妙雪,你有你自己的未婚夫秦正南!就算你不怕丟我們唐家的人,也該顧忌一下秦家的顏面吧?”

“哈哈!”唐妙雪像是聽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一樣,仰頭囂張地大笑一聲,鄙夷地勾了勾唇,“你以為我真會嫁給一個又殘又瞎的男人?”

傳聞秦家長子秦正南,雖然儀表堂堂,但眼瞎身殘……試問誰愿意嫁給這樣一個男人?

唐妙雨輕輕“呵”了一聲,“那是秦爺爺為你定下來的,你當初不是很期待嫁過去嗎?就因為秦正南成了殘疾人你又不嫁了? 真卑鄙!”

唐妙雪不屑地冷哼一聲,“你知道嗎?當初爺爺看上的是我你唐妙雨,婚約上寫著的也是唐妙雨,我當年看秦正南長得帥,就把雨改成了雪,沒想到后來他殘了......”

聞言,唐妙雨驀地瞪大了眼睛,“妙雪,為了和這個渣男在一起,這種謊話你也編得出來?”

“不相信你回家問爸媽去!”唐妙雪絲毫不畏懼,“本來我想為自己做的措施承擔后果就這樣將錯就錯嫁給那個瞎子的,但是遇到紹輝之后......我發現我愛的人是他!”

說著,雙手攀住了周紹輝的胳膊,親昵地依偎了上去。

“你......”唐妙雨粉拳緊攥,被眼前的唐妙雪氣得面色脹紅。

雖然她們姐妹倆沒有血緣關系,但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平時這個妹妹跋扈驕縱一點她做姐姐的讓著也就罷了,沒想到竟然能做出這種雞鳴狗盜的事來!

二十年的姐妹親情,真的抵不過一個男人嗎?

“恬不知恥!”唐妙雨雙眼雖然早已被氣得赤紅,卻生生忍住了眼淚,從牙縫里罵了一句唐妙雪后,伸出食手指向周紹輝,“你這個渣男,你一定會后悔的!一定會!”

唐妙雨跑出去剛跑幾步,前方拐角處突然出現一個輪椅。

“唐小姐,請留步。”一道低醇好聽的聲音傳來,輪椅上的男人伸手攔住了她的去路。

唐妙雨頓住腳步,垂眸看去。

輪椅上的男人穿了一身白色禮服,棱角分明的俊臉上五官如刀刻般深邃俊美。

只是,那雙深邃的眸子里很是暗淡,明顯是一副失明的模樣。

“秦,秦大哥?”唐妙雨錯愕地喚了一聲。

這個氣場強大卻坐在輪椅里的失明男人,正是妹妹的未婚夫,本城第一豪門秦家長孫,秦正南。

秦正南控制輪椅向前一步,沖唐妙雨挑眉一笑,“有沒有興趣,我請你結個婚?”

呃?

唐妙雨愣住,不過很快就明白過來,秦正南怕是也知道周紹輝和唐妙雪的奸情了!

感覺到了她的猶豫,男人薄唇輕啟,“既然我們都遭遇背叛,不如惺惺相惜,湊合一下,結個婚一起過!”

盡管眼睛看不見,男人臉上的笑生動明媚,沒有一絲被劈腿的懊惱,反倒很樂見其成一樣,“怎么,你也不愿意嫁給我這個又瞎又殘的廢物?”

“不不不!”唐妙雨連忙搖頭,“太突然了……”

秦正南抬手,準確地拉住了她的手,稍稍一用力,將唐妙雨直接拉進了自己懷里,讓她坐在了自己腿上,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耳邊,“嫁給我!有了秦太太的名分,就有了呼風喚雨的權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虐他人就怎么虐!”

男人身上那種清冽好聞的氣息瞬間席卷而來,唐妙雨渾身過電般狠狠顫栗了一下,本能地想要推開秦正南,卻被他按住肩膀更牢固地禁錮在了懷里。

薄唇邪邪一勾,男人湊上去在她耳邊低聲道,“放心!我們只是契約婚姻,我腰部以下殘疾,沒有能力跟你有夫妻之實!”

“我!”唐妙雨用力掙脫開他,“你讓我考慮下!”

第2章 真相

城南,清苑小區。

在小區門口下了出租車,唐妙雨幾乎是一口氣不帶喘地跑回了家里。

看到薛珠佩正在廚房做飯,唐妙雨跑進去二話不說,把她手里正在切的土豆奪過來放下,“媽,我有重要事要問您。”

“什么事這么著急?”薛珠佩有點疾言厲色,不爽地瞪了一眼她。

“媽,我就想問你,當初秦家老爺子給秦正南先生定下的未婚妻到底是我還是妙雪?”唐妙雨赤紅的眸子緊緊盯著薛珠佩,看門見山地問。

薛珠佩頓時怔住,化著精致妝容的臉上滑過一抹不易覺察的尷尬,抬眸看向唐妙雨,語氣瞬間軟了下來,“妙雨,好端端的你問這個做什么?”

“呵,妙雪和周紹輝在一起被我發現了,她說我才是秦正南的未婚妻。媽,你不會騙我的是吧?”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她也不想隱瞞什么。

她只想弄清楚,當年的婚約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妙雪和紹輝在一起了?”薛珠佩顯然也沒想到自己的寶貝女兒會做出這么出格的事來,瞪大眼睛震驚地問。

不過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很快她就平靜了下來,臉上一副了然。

“媽,告訴是事實!”

妹妹和男朋友已經背叛她了,她不想唯一依賴的父母一直以來也隱瞞了她什么。

“好吧!既然瞞不住了,我也不瞞你了!”薛珠佩何等精明,拉著她上了樓。

到了書房,薛珠拉開書架下面的抽屜,從里面拿出了一個紅本遞給了唐妙雨,“這是當年秦家老爺子親筆寫下的婚約,你自己看吧!”

唐妙雨連忙接過來打開來看,上面兩行蒼勁瀟灑的毛筆字映入眼簾:

“唐家千金妙雪,端莊賢淑,與我孫兒秦正南甚為般配,特為兩個孩子立下婚約,待女方大學畢業后完婚。”

落款是“秦治國”的私章,的確是秦正南爺爺的名字。

唐妙雨的視線落在那個“雪”字上,頓時怔住。

很明顯,這個字被人動過手腳,上面的“雨”字很大,下面的“彐”字格外小,而且筆跡輕柔,一看就是后來被人加上去的。

如果忽略掉那個“彐”字,不難發現“唐家千金妙雨”才是原版的字跡。

“怎么會這樣?”唐妙雨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兩行字,仿佛那些字一個個都變成了繩索,勒住了她的脖子,讓她呼吸不暢起來。

“妙雨啊!”薛珠佩抬手撫著唐妙雨的背,滿臉的抱歉,“當年秦家老爺子的確看上的是你,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歡,所以毫不猶豫地為你定下了這個婚約。可是妙雪當時見過秦正南,她喜歡秦正南,就調皮地把名字改成了她的。既然現在你知道了,那還是讓妙雪把秦正南還給你吧,反正秦家老爺子現在糊涂了,也記不得這些事了!”

“調皮地改成了她的名字?現在還給我?”唐妙雨“啪”得合上了手里的紅本,冷冷地勾唇看向薛珠佩,“媽,你瞞我這么久的目的,難道不是因為看上了秦家少奶奶這個頭銜嗎?如今秦正南成那樣了,不想要別人了才想到還給我?”

看到如此咄咄逼人的唐妙雨,薛珠佩干脆也不裝了,又變回那張不耐煩的臉,“唐妙雨,是又怎么樣?這不是很正常嗎?秦家雖然有錢有勢,秦正南已經是廢人一個了,肯定不能犧牲妙雪一生的幸福!”

況且,聽說那個秦正南殘廢之后暴虐成性還殺人,秦家的傭人每個月都會莫名其妙死一個。

“呵,那就可以犧牲我的?”唐妙雨眼眶紅透,拼命忍住了眼淚,“這么多年,您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因為您答應過我不會干涉我自己的事,為什么說話不算數?”

這就是她甘愿做牛做馬報答他們養育之恩的家人......為何突然之間變得這么陌生可怕?

“沒良心東西!”薛珠佩冷哼一聲,橫眉冷怒瞪著唐妙雨,“我們唐家養你到大學畢業還對不住你嗎?再說了,我又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秦正南雖然人殘了,但秦家終究是這寧城最有權勢的豪門,你嫁過去照樣很風光!”

“誰愛風光誰風光去,反正我不嫁!”唐妙雨生怕自己沒出息地哭了出來,扔下一句話,奪門而去。

第3章 都是騙局

轟隆——

一陣驚雷過后,大雨突然傾盆而至。

停在路邊打著雙閃的一輛黑色轎車里,司機轉身問坐在后面的男人,“少爺,唐小姐起身冒雨往前走了。”

“跟上!”男人低醇如大提琴般好聽的聲音響起。

那張隱沒在忽明忽暗光線里的臉,只露出一個如雕刻般俊美的輪廓。

深秋季節的雨打在身上冰冷異常,唐妙雨一張蒼白的小臉凍得發紫,她抱住自己瘦弱的身體,咬著牙仍是一步一步僵硬地往前走著。

不知道去哪,甚至不知道此刻在哪。

大雨傾盆的夜路上,沒有行人,只有偶爾疾馳而過的車子,激起的水花無情地落在女孩的身上,濕透了一遍又一遍。

車上,男人放在膝蓋上的大手一點點用力握緊,幽深的眸子在暗夜里閃過一抹抹莫名的暗芒。

突然,前面的小女人毫無征兆地倒了下去,嬌小的身子落在滿是水漬的馬路邊上,一動不動。

“停車!”

“少爺,傘!”

“不用!”

“吱——”得一聲剎車聲后,男人拿起旁邊的一個銀色面具戴上,推開車門,大長腿幾步邁過去,在暈倒的唐妙雨面前蹲下來,將她扶了起來。

在車燈的光亮下,男人看到了懷里的小女人那張蒼白素凈的小臉,擰眉喚道,“唐小姐?”

見她秀眉緊蹙,眼睛禁閉,男人沒有再猶豫,將她打橫抱起,直接抱上了車,急聲吩咐,“醫院!”

秦家老宅。

“跪下,你這個臭小子!”

周紹輝的父親周玉海一腳踢在自家兒子的腿上,按著他的肩膀,讓他在秦家幾個長輩面前跪下來,惡狠狠地教訓道,“周家的臉讓你丟盡了,哪里沒有女人,非要跟自己的表哥搶女人!還不趕緊跟姑姑姑父賠禮道歉!”

周秋月連忙將侄子扶起來,瞪了一眼大哥,“哥,多大個事啊,紹輝都這么大了你還打他!”

周紹輝忙起身拉住了周秋月的手,“姑媽,我跟妙雪是真心相愛的,請你和姑父成全我們!我是對不起表哥,但是我也不是故意的.......”

周紹輝的話還沒說完,客廳門口傳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不用道歉!”

客廳里眾人皆是一怔,齊齊轉眸看去,趙樹推著輪椅上的秦正南走了進來。

盡管眼神無光,但輪椅上的男人氣質冷峻,渾身那種掩飾不住的尊貴氣質讓他即便是坐在哪里,也瞬間奪去了在場所有人的光芒。

輪椅停了下來,秦正南淡淡地開了口,“爺爺當年為我定下的未婚妻,其實正是唐家大小姐唐妙雨,而非唐妙雪。所以,今天的事不是紹輝和唐妙雪背叛我和妙雨,是我和妙雨履行秦唐兩家的婚約,正式成為未婚夫妻而已。”

除了周紹輝,在場的秦正南父母和周紹輝父母都有點怔。

不待他們反應,秦正南再次開口,“爺爺一直以為妙雪就是妙雨,如果各位長輩誰想多事去向爺爺提這件事,后果如何,正南概不負責!”

雖然聲音不大,但語氣不容置疑。

一時間,偌大的客廳里沒人敢回應一聲,安靜得落針可聞。

周秋月給周紹輝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別怕,走過來拍了拍秦正南的肩膀,笑道,“兒子,這么說來,如果不是紹輝,你和妙雨的緣分還會一直錯位下去呢!媽媽替你謝謝表弟!”

“有勞母親。”秦正南面無表情地道。

說完,給趙樹做了一個手勢,趙樹推著他走出了客廳。

第4章 互利互惠

醫院,病房。

唐妙雨緩緩睜開了眼睛,在看清楚自己置身醫院的時候,驀地坐了起來。

暈倒前的記憶如潮水般從腦子里涌了出來,她一咬牙拔掉手上的針,跌跌撞撞地下床,往外面跑去。

不可以!

她還有很多事要做,還不能死,所以堅決不能嫁給秦正南!

跑出醫院后,唐妙雨在身上摸了摸,才意識到自己身無分文,昨天出來的時候什么都沒帶,連手機都扔在家里了。

出來了一夜,想必那個家里也只有養父或多或少會關心一下自己吧!

站在車水馬龍的路邊,唐妙雨躊躇了一陣,抱起身子,步行向家的方向走去。

就算是賭氣,也不能凈身出戶,否則她更沒有機會翻盤了。

淋了雨,燒還沒怎么退,唐妙雨咬著牙硬是撐著,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回到了唐家。

這一個多小時里,她已經想好了如何應對當前的局面。

站在門口深深地舒了一口氣,她抬手按響了門鈴。

門很快被打開,是鐘點工何嫂。

“大小姐,您終于回來了,先生出去找了您一夜還沒回來了呢!”何嫂連忙把唐妙雨拉進了家。

唐妙雨虛弱地對她笑了下,“何姨,就您一個人在家嗎?”

何姨是她上大學開始,薛珠佩請回家里來的鐘點工。在這之前,家里所有的家務都是她干,根本不需要傭人。

唐妙雨在家的時候經常幫何姨做點事情,所以何姨還是很喜歡她的。

“是啊!先生出去找你了,夫人陪二小姐出去逛街了。”何嫂瞧著妙雨蒼白的唇和有點不正常緋紅的小臉,擔憂地問,“大小姐,你昨晚去哪了啊?你臉色不太好。”

呵呵。

果然如她所料,這個家里,也只有養父心里還有她。

“何姨,我沒事,你給我爸打個電話,說我回來了。”唐妙雨說完,上了樓。

找到她昨晚落在書房的手機,又悄悄潛入養父母的臥室,順利找到了戶口本,最后回到臥室簡單收拾了一個行李包。

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一套衣服,瞧著鏡子里憔悴不堪的自己,唐妙雨攥起拳頭給自己打氣,“妙雨,你不能被打倒,人生的酸甜苦辣都要嘗試的,不可以一直沉浸在悲傷里!加油!”

唐妙雨拎著抱下了樓,趁何姨在廚房忙,就直接溜了出去。

半個小時后。

秦氏集團樓下的咖啡廳。

一襲白色西裝衣冠楚楚的秦正清走進來,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女孩,笑了笑,走過來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我還正準備找你呢,沒想到你先給我打電話了。”秦正清笑道。

他是秦正南的堂哥,目前是秦氏集團行政部的經理。

雖然德才兼備,群眾基礎也好,但老爺子似乎就是不怎么喜歡他,否則作為秦家長孫,如今也不至于只是一個部門經理。

“你準備找我?”唐妙雨微微愣了一下,隨即自嘲地笑道,“看來你也聽說昨天的事了?”

“爆炸性的新聞,我怎么會錯過!”秦正清挑眉一笑,“說說看,你找我和我找你是不是想商量同一件事。”

唐妙雨點頭,眸光堅定地看著他,“那我就不啰嗦了,我想跟你合作一場協議婚姻。你娶我,我幫你掩飾你喜歡男人的秘密,你給我一筆錢,送我去國外讀書。我聽唐妙雪說過,你們秦家的孫子們結婚后,可以拿到更多的股份。我們互利互惠,怎么樣?”

第5章 竟然是他

大約半年前,她被周紹輝拉去夜店玩的時候,無意間碰到秦正清和一個男人糾纏在一起的香艷畫面......

秦正清知道她是周紹輝的女朋友,并沒威脅她讓她不許說,只是很友好地讓她替他保密。

也因為這件事,他們倆反倒聯系多了起來,如今雖然算不上“閨蜜”,但也算得上是彼此信任的朋友了。

聞言,秦正清劍眉一挑,“妙雨,我們倆可算是越來越有默契了!我從昨天聽說了你的事之后,就打算找你談合作了。”

“這么說,你同意了?”唐妙雨問。

她并沒有絕對的把握秦正清會同意,沒想到他居然也想到了這點。

畢竟,以秦家在這寧城的名望和勢力,秦正清即便不被老爺子寵愛,那也是隨便勾勾手指,就可以招來很多愿意嫁給他的名媛們的。

她唯一的賭注就是,她知道他的秘密,保證不讓他露餡。

“為了那點股份我也得同意啊!”秦正清笑得很不羈,但那眼底卻滑過一抹唐妙雨沒有看到的狡黠。

其實在昨天的事發生之前,他剛剛知道另外一件事:爺爺曾經寫下過一份股權轉讓書,只要唐妙雨嫁到秦家,會轉讓一部分股權給她。

如此以來,只要他和唐妙雨一口咬定彼此喜歡對方來個先斬后奏,想必爺爺也不會非讓她嫁給堂弟秦正南。并且,他可以得到雙份股份。

這等好事,他自然求之不得。

“那好!你帶戶口本了沒?我們現在就去領證。”唐妙雨說著就站了起來。

秦正清笑道,“這么著急?”

“當然!以免夜長夢多!”唐妙雨堅決點頭。

她不能被人劈腿了,還要被人推入到火坑里去。

她也并不是歧視秦正南是殘疾人,而是......傳聞他性子暴戾,心情不好就殺人玩。

但只要和秦正清結婚,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

秦正清站了起來,抬腕看了看時間,“不過我的戶口本還在老宅爺爺那,我得親自回去偷出來。給我兩個小時,下午一點,城北區民政局門口見。”

“好!”

......

下午,民政局門口。

唐妙雨一遍遍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卻還不見秦正清出現,著急地把電話打了過去,對方卻關機了!

“這是什么情況啊?”唐妙雨皺了眉,不會出現什么狀況了吧?

“妙雨,不好意思,久等了!”

突然,一道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唐妙雨方才還失望的眸子里立刻蹦出一抹光來,轉過了身去。

只是......

并沒有看到秦正清。

而是,坐在輪椅上的秦正南,身后是他的助理趙樹。

秦正南穿了一套黑色的正裝,頭發上還用了發膠,格外英俊帥氣,像是出席重要場合一般。

雖然那雙眼睛毫無焦距地盯著前方的一點,但男人始終溫和地勾唇笑著,溫潤儒雅。

“唐小姐,接到您母親的電話,先生立刻回家取了證件,來的路上有點堵,讓您久等了。”趙樹抱歉地向她解釋。

唐妙雨徹底懵了,她等的人明明是秦正清,秦正南怎么拿著戶口本來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22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