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蒼之眼

“吳煜!你身為當朝太子,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破滅人倫之事!”

“你是我東岳吳國千秋萬代的恥辱!我東岳吳國萬年名聲,在你手里毀于一旦!”

“先帝若在世,要是知道你竟有如此禽獸行徑,定會被你活活氣死!”

天穹萬道最新章節,天穹萬道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周圍有這尖銳、氣急敗壞的聲音在撕扯著耳膜,吳煜頭痛欲裂,他萬分努力去睜開眼睛,但眼皮上像是掛著重石,腦子不斷在轟鳴,渾身乏力。

“一定是做夢,我記得,明日我即將登基為帝,現已睡下,明日需早起……”

以他的武道修為,只有做夢時候,身體才會如此難以控制。

“吳煜!你犯下如此喪盡天良之錯,還要演到什么時候?”又是一道尖銳的聲音,如冷風般灌進耳朵,好像是有人在耳邊凄厲大喊。

“嗯……”

眼前景象有些迷蒙,自己似乎是在一張床上。

如今乃是寒冬,以他的武道修為,仍然覺得寒冷入骨。

“嗯?”

頭痛之中,模糊之中,吳煜看到床的另外一邊,坐著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面容極為妖媚,楚楚動人,破爛的衣衫難以擋住潔白細嫩的雪肌,凌亂垂落的長發散在胸前雪白處,更顯得動人。

如此美人,似乎和自己在一張床上。但她卻縮在一角,驚慌的看著自己,精致的面容早以掛滿淚痕。

“羲妃!”

吳煜如遭晴天霹靂。

羲妃,是先帝之妃,換句話說,是吳煜他父皇的女人。

吳煜并不喜歡這個女人,為何做夢,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另外,他感覺到十分寒冷,好像自己身上也只穿著一條短褲。

頭痛欲裂,他又暈了過去。

“嘩!”

一盆冰水澆到了腦袋上,吳煜驚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冰涼的地板上,果然衣不遮體!周圍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兇惡、失望、惡心的眼神。

“這不是夢!”

吳煜腦子里轟的一聲,雖然此刻還是渾身乏力,精神模糊,但是他以現在周圍的情況判斷,這絕對不是夢。

“明日我即將登基為帝,那床上雕有彩鳳,可不是我的床!這里是‘羲和殿’,乃是羲妃行宮!我怎會出現在這里?”

眼睛越過眾人,看到楚楚動人的羲妃被一眾宮女侍衛包圍,身上已經披上了厚厚的貂皮大襖。

以東岳吳國之規定,眾臣禁止入后宮,但如此諸多王公大臣,竟然一個個都出現在自己身邊,將自己包圍得水泄不通!顯然是發生了天大的事情,聯想到剛才的事情,吳煜知道麻煩了。

“不好!”

他正要站起來,竟然發現根本不行,渾身的肌肉失去了力量,他連躺著都費勁。

“吳煜!你!你!你真是禽獸!羲妃乃是你母妃!你竟意欲侵犯!若不是被及時發現,我東吳臉面,都讓你丟盡了!”

“丑聞,絕世丑聞啊!先帝啊先帝,這是我東岳吳國之大不幸!大羞辱!”

一個個王公大臣,痛心疾首。

“我早說過,這吳煜根本不配當太子,更不配當我東吳皇帝!其窮兵黷武,性格乖張暴戾,目無王法,獨行獨斷。不學治國之道,整日醉心武學,這豈是我東吳皇帝該有的樣子!”

說話者是一位親王,在吳國地位頗高,向來看吳煜不順眼。

吳煜心里忍不住想冷笑,所謂窮兵黷武,真相是吳煜在十四歲時候,就帶東吳大軍,抵擋住鄰國進攻,最后反攻,拿下鄰國四分之一的國土,東吳太子之名,震懾天下,被尊稱為‘少年軍神’!

所謂不學治國之道,醉心武學,是吳煜有他的治國之道,他崇尚武力治國,今年方才十五歲,就已經沖到了武道五重天!

全國,乃至數國,同齡人之中,在武道修為上沒人能和吳煜相比,在東岳吳國,吳煜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天才,武道妖孽!

甚至有人預言,他在有生之年,定會沖到武道十重天‘通神’之境界,成為一代武道至尊!

這樣的武道天資,是東岳吳國傳承萬年,歷任皇帝之中,只有開國大帝,才有如此造詣。

在這親王口中,竟然變成窮兵黷武。

“哼!我也不服這吳煜,他本無太子之命!若不是榮太子早夭,怎會輪到他?再說,他母親地位低賤,出身山野,若不是仗著先帝寵愛,太子之位怎輪得到他吳煜!這吳煜,有山野之賤血,果然粗俗,下賤,今日之行徑,連畜生都不如!”

說話的這位,乃是軍中一名元帥,不過無論是武道還是權勢,都被吳煜壓制一頭。

他有一個兒子,不學無術,在吳國國都作亂,碰巧一次殘殺貧民,奪人妻女讓吳煜撞見了。那家伙還想把搶奪之物送給吳煜呢,結果吳煜當場暴怒,將其掛在國都城門上,暴曬三天三夜而亡!從此吳國紈绔們聞風喪膽!舉國之內,再無人敢作亂。

事到如今,吳煜大致明白了,自己被陷害了,而且被當場抓獲。一定是有人主導這場大戲,以羲妃來阻止自己登基,那么,到底是誰,還能壓制他一頭?

說實話,論手段,論武道,吳煜都舉世無雙!自先帝駕崩,還真沒人敢不服他,加上他嫉惡如仇,在民間擁有巨大聲望!

“請昊天上仙!”

一聲刺耳聲音,讓吳煜的腦子嗡嗡作響。

“昊天上仙,他……”吳煜一下怔住了。他聽的沒錯,是昊天上仙這四個字。

昊天上仙,是一位仙人!

他是東岳吳國的護國上仙,據說已經一百多歲!

他是神仙,神仙和凡人不同,就算是吳煜修行到了武道十重天,成為一代武道至尊,他也遠不到仙人的層次,仙人就是仙人,乃是上天派下,到凡間救苦救難的。

護國上仙,一般不參與凡間戰事,他們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守護眾生,誅殺妖孽,一般只有國境之內有妖物吃人,護國上仙才會出現。

連先帝,都對這護國上仙敬重萬分,諸多事情,都聽從昊天上仙的吩咐。

沒想到,他竟然來了……

所有王公大臣滿臉虔誠。

吳煜抬頭看去,在羲和殿門口,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影子,好像是瞬間出現,吳煜完全無法捕捉到其行動的軌跡。

這昊天上仙,恐怕就是吳煜唯一敬畏的人了。

昊天上仙神奇在于,雖然傳聞有百歲以上,但仍然是一個青年模樣,面容紅潤,身軀挺拔,雖然白發白眉,但也掩飾不了其旺盛生機!那是神仙才擁有的浩然正氣!

他穿著一身雪白道袍,其上有諸多八卦圖案,手握一拂塵,邪魔不得近身。一雙眼眸更是璀璨如星辰,世間諸多邪惡,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恭迎昊天上仙!”

王公大臣、宮女侍衛,還有那羲妃,都五體投地,跪倒在地上。

“今日之事,我已經了然。”

昊天上仙的聲音十分年輕,洪亮、大氣,令人心神激蕩。這乃是神仙之聲。

“請上仙懲戒罪子!”羲妃滿面淚花,渾身微微顫抖,顯得十分痛心。

昊天上仙道:“罷了,治國,不能用罪惡之才。”他那一雙灼熱的眼睛,看向吳煜,讓吳煜有一種深深的罪惡感,甚至差點直接認罪了。

“吳煜,你這次大錯特錯,仙道也是難容,我奉天命,革除你太子、皇帝之位。從今日起,廢除你武道修為,發配充軍,讓你在塵世歷練,重新做人。”

仙道難容,奉天之名,革除皇帝之位,廢除武道修道,發配充軍!

慘!慘!慘!

聽到如此懲戒,王公大臣高呼:“上仙英明!”

吳煜反而冷靜了,他不哭不鬧,所有的激憤都壓制在內心,在內心之中,形成一座巨大洶涌的火山,無數熔巖在滾滾流動,那是血的仇恨!

這是命!是命啊!

吳煜忍不住苦笑,他明白了。

“我到此程度!舉國之內,再無人敢治我!除了他,昊天上仙!原來,他才是今日的策劃者,昊天上仙讓我死,這是命,我不得不死!”

“今日,神要滅我。”

吳煜忍不住大笑,大家都覺得他瘋了。

“放肆,在昊天上仙眼前,怎可如此失體統,放聲大笑!”

大臣們更加失望。

“我東吳之禍啊!”

周圍都是這樣的話語,吳煜沒在意,他今日所感覺到的是整個世界的坍塌。這些凡人俗語,就沒必要去承受了。

“吳煜,賜你‘斷魂散’。”

賜,這個字用得多么可笑。

賜你十年苦修,萬丈豪情,盡皆灰飛煙滅。

從今日起,當一個廢人。

明日登基,今日斷魂。

只是如今再看昊天上仙,他仍然是光芒萬丈,但在吳煜心中,他已跌落神壇。

“他不過是,舉國之中,最強的凡人,原來這個國度,一直是他的。”

服了斷魂散,十年苦修,胸中豪情,付諸東流。

深夜。

吳煜很冷靜的被送離這里,發配充軍。

去當肉盾,炮灰。

以他的身份,在戰場上能活十日,那就是奇跡了。

“煜!”

忽然一聲熟悉,溫暖的聲音。

在冰冷的囚車之中,奄奄一息的吳煜睜開了眼睛,一個女子不斷的在搖晃囚車,眼睛布滿血絲,滿臉淚痕。

“吳憂。”

這端莊女子是吳煜的姐姐,已被封為‘無憂公主’。雖然同父異母,但吳煜最敬愛她,她是舉國之中,最了解吳煜的人。

吳煜母親去得早,如今就剩吳憂一個親人。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吳憂在這寒冬中無力顫抖,哭得厲害,內心絞痛,如如刀割。

“姐,今日不是我作亂,是天要誅我,你可懂?”吳煜的手伸出囚車,和吳憂那蒼白的手掌握在一起,哪怕寒冬凜凜,仍然能感受到如此溫熱,竟讓一夜冷靜的吳煜,流出淚水。

“我不懂,但我信你。”吳憂痛苦搖頭。

“這就夠了。我問心無愧,只是天道不公而已,不必傷心。來世,我再做你弟弟。”吳煜忽然渾身顫抖,斷魂散發作得厲害。

“來世,來世……”

聽到這個詞,吳憂滿臉慘白,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

這時候士兵們高聲大喝,拉著囚車,在皇城的主道上,滾滾而去。

那囚車的木質車輪,和青石板摩擦著,發出咔咔的聲音,跟急促的心跳似的。

回頭,吳憂雖然在追逐囚車,但她瘦弱,跟不上,囚車逐漸遠去。

“嘩啦!”

忽然之間,天降大雪。

抬頭,無數雪花傾城。

絕美的冬夜,只有點點星辰,如上蒼之眼,審視蒼生。

吳煜渾身堆滿了雪花,離開了吳國國都。

第2章 三千仙國

東勝神洲,三千仙國!

三千仙國,皆有護國上仙坐鎮!

東岳吳國乃其一。

深夜,吳都,皇城,后宮。

羲和殿深處,群臣已散。

殿內只點了一根紅燭,火光搖曳,墻上的人影,皆有鬼魅之味道。

羲妃已經穿戴完整,一張妖嬈的臉龐再無可憐之態,而是冷、魅。眼眸深處,藏著一絲興奮。

“今日之事,多謝師尊!”

羲妃跪在地上,虔誠叩拜。

“你是我徒兒,廢一個皇帝、一個太子,對我修道者而言,不過是凡塵小事,不值一提。明日就傳我號令,讓元昊登基。”

羲和殿之內,只有羲妃一人,昊天上仙之聲音,不知道是從哪邊傳出來的。

聲音之中,乃是至深的漠然。

元昊,乃是羲妃之長子。

“再謝師尊!羲兒定會好生侍奉您。”羲妃嬌軀微顫,美眸閃動。

“再怎么說,元昊有我血脈,雖無修道之資質,卻也不能讓其庸碌一生,當個凡間皇帝,挺好。”

這要是傳出去,鐵定是驚天消息。羲妃的長子元昊,竟然是昊天上仙之子。

此二人關系,當真混亂。

“師尊,我仍然擔心,那吳煜從小就是個逆子,頗有手段,雖說武道盡廢,發配充軍,我總擔心他有東山再起之機會。”羲妃的眼睛在燭火的映襯下,閃爍著絲絲血色的光芒。

“放心吧,我已經讓‘萬青’去截殺他了。保證讓他活不過明日就是。我做事,從不留禍患。”

“萬青師姐!”

羲妃顫抖了一下,那個女人,她也害怕。

東吳皇宮之中,陰暗處時常會有活人失蹤,傳聞宮中有大蛇出沒,生吞活人。

……

“咔擦!咔擦!”

應該是到了一段山路,囚車劇烈搖晃起來。

斷魂散一夜,已經徹底廢掉了吳煜之根基。

武道五重天,鍛肉、磨筋、煉骨、內壯、換血。逆天換血之后,吳煜擁有五十匹戰馬之力量,常于戰場上單獨沖殺,擒賊擒王,無人能擋!

但如今,渾身血肉、筋骨、內臟、戰血盡皆被廢,已手無縛雞之力。

勉強睜開眼睛,應該是黎明,太陽還沒升起,四周有些昏暗,大約一百位士兵正押送吳煜前往邊疆。

一名身材高大,膚色黝黑的百夫長,面色默然,守在吳煜身邊。

車輪滾動,很快就進入了一片叢林之中。

就在這瞬間,隊伍騷亂!

吳煜一驚,抬頭一看,叢林中石頭鋪就的小路十分狹窄,所以隊伍拉得比較長,天還沒完全亮,前方情況看不清楚。

“腥臊的味道!”

這味道讓吳煜想起來,曾經和鄰國作戰的時候,對方以寶物誘使一只妖物暗殺自己,結果被自己當場斬殺,顯出原型后,才知道是一只蜘蛛精。

“妖孽!”一定是妖孽,才有這味道。

“蛇!蛇!”

前方傳來慘絕人寰,凄厲的慘叫。

整個隊伍,瞬間混亂。

“不過是野獸,無需害怕,隨我斬殺!”旁邊那位魁梧的百夫長,抽出刀盾,組織士兵沖殺上去。這才穩住了局勢,不過那慘叫聲仍然不停止,反而更加悲慘。

那妖物的速度相當之快,當吳煜從囚車上站起來的時候,他瞳孔一縮,清楚看到了!

那是一條大約有五丈長的青蛇,身軀有樹干那么粗,蛇信吐出都有三尺多長,尖牙上那漆黑色的毒液不斷往下掉,落在石頭上,都能腐蝕出一個個大坑。

妖氣彌漫,十分可怕!

撕拉!

在那青蛇沖殺過程,士兵們的刀劍長矛斬在它的身上,根本沒有傷痕!反而那蛇妖已經修煉成精,撕咬、撞擊,這百人士兵在數息之間,有被生吞的,有被撕裂的,有被蛇尾撞擊到百丈之外,粉身碎骨的!

“逃,逃啊!”

一時間如人間地獄。

連那百夫長,都讓蛇妖生生吞入腹中。

剩下不到十五人,倉皇逃走,至于其他在蛇妖的肆虐之下,血肉模糊。

“它在看我。”

吳煜意識到了,那蛇妖雖然在虐殺士兵,但它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上。

果然,當士兵逃走時候,它并不追逐,而是朝著吳煜游走而來,這說明他是有目標的。

這天地之間,有凡人,也有上仙降世,而上仙降世的目的,就是為了誅殺妖孽。

凡間,有獸、禽等吸天地之精華,修煉成妖,四處害人,這蛇妖定然是其一,且顯然有些歲月。

蛇妖靠近,那腥臊之氣撲鼻而來,十分惡臭。

“呼!”

就在這時候,吳煜萬萬沒想到,這蛇妖竟然在自己眼前化形!

巨大的青蛇開始縮小,肌膚血肉一點點的變化,最終竟然在自己眼前化作一個青衣女子!那青衣女子長發如瀑,臉蛋狹長,下巴尖銳,眼角上揚,身形雖婀娜,但蛇氣十足,讓人膽寒。

“萬青。”

吳煜認出她來,她乃是昊天上仙之弟子,時常隨同在昊天上仙身邊。

這一認出,對吳煜來說,乃是巨大沖擊。

“昊天上仙,乃護國上仙,職責就是斬妖除魔。沒想到他竟然豢養一只蛇妖!”

“我吳都十年來,共無故失蹤一千三百六十八人。查無可查,定是讓這萬青給吃了!”

但吳煜更明白,萬青之所以出現在這里,那是昊天上仙要殺他。

萬青落在了囚車上,那陰森的妖氣的如同觸手般爬上他的身體。

“吳煜,又見面了。”萬青伸出鮮紅、狹長的蛇信,舔著暗紅色的嘴唇,暗青色的眼睛死死盯著眼前這美味。

見吳煜面無表情,她陰森笑道:“今日是你的死期,你應該感謝我師尊,讓你去黃泉陪你父親。為了巧妙弄死他,可浪費了我師尊不少丹藥。”

“哦。”

怪不得父親還在壯年,卻在半年之內衰老至死。

殺父之仇!血海深仇!

仇恨的火山,瘋狂涌動著。

“昊天、羲妃這兩個畜生,一點都不奇怪。”

父親,雖是帝皇,女人、子女眾多。所能從他身上得到的愛很有限。但父親就是父親,他力排眾議,讓自己當上太子,這就是愛!

“可惜,無以報恩。”

萬青沒有留情。

“死!”

她伸出雙手,那手恐怕有萬斤巨力!足夠將吳煜撕碎!

“孽畜!”

忽然,天空上傳來一聲暴喝,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

“修道者!”

就在這瞬間,萬青臉色慘變,她二話不說,連吳煜都顧不上,直接以恐怖的速度竄進周圍的叢林之中,逃亡而去,不遠處就有一條大河,躲入大河深處,萬青渾身顫抖,拼死逃命!

臨死前這一幕的變化,讓心志堅定的吳煜,此刻都呆住了。

“刷!”

一位道人,陡然出現在吳煜眼前,那一位道人黑發飛揚,眼眸深邃,呈中年人樣子,十分英俊,眼眸之中劍氣縱橫,渾身劍氣纏繞,周圍亂塵飛舞。其手中握著一把金色長劍,萬分可怕,雖然還有一段距離,卻也能感受到那劍氣沖天。

“竟讓這妖孽逃了,且造成如此殺孽!”道人環視四周,劍氣凜凜。

希望!

吳煜瞬間反應了過來。

萬青逃走,仙人到來!絕處逢生!

第3章 金丹仙人

那仙人自然看到了他,指尖一點,囚車就破了。

哪怕仍然重創,渾身無力,吳煜仍然跌跌撞撞爬下囚車,哪怕是爬,都要爬到那仙人眼前,重重磕了幾個響頭,用盡力氣道:“仙人,上仙!我名為吳煜,乃東岳吳國太子,遭人陷害,淪落至此,請上仙收我為徒!”

他抬起頭,見那上仙默默的看著自己,無喜無憂。

“收我為徒!我必窮盡一生,報答你之恩情!”

遭逢如此大劫,殺父之仇,被廢之仇,吳都無辜凡人之仇,如今是吳煜人生最低谷的時候,若這道人肯救他,吳煜定以死相報。

他向來都是如此,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之人。

“師尊!弟子吳煜,叩見師尊,在此發誓,必一生尊師重道,必回報仙恩。”

他知道,錯過這一次,終生怕是無望。

想必那仙人,都讓他此刻的態度震撼了吧。

“你本根基不錯,可入仙門,不過卻中了斷魂散,此生修道無望。我不能收你為徒。想當我風雪崖徒弟,至少得有凌駕于十萬人之上的天資。”仙人面色冷淡道。

吳煜如遭晴天霹靂。

他早該有預料。

但是,他并不是如此容易放棄之人。

“只要仙人愿意讓我留在身邊,做牛做馬,都行!”吳煜說到此處,意志已經模糊了。

斷魂散,當真斷魂。

“你中斷魂散,不過,凡人的事情,我風雪崖不想插手。罷了,就讓你去我仙門,給‘顏離’做個雜役吧。”

模糊之中,吳煜感覺到自己騰云駕霧,飛了起來。

那是昊天上仙都沒有的手段罷!

“成功了。”吳煜在昏迷之中,都露出了笑容。

……

“啪啪!”

這是燒柴火發出的聲音,越來越響。

“昊天上仙!羲妃賤人!”

啪的一聲,吳煜滿頭大汗,從一張木床上坐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

“做了個夢。”

現在想起來,自己絕處逢生,應該是隨著那仙人回了仙門。

吳煜環視四周,他在一間木屋之中,這木屋十分簡陋,但收拾得很干凈,有茶幾、桌椅、衣柜等等。中間燒著火爐,在這寒冬帶給了吳煜一絲溫暖。

深呼吸一口氣,哪怕身體還是虛弱,吳煜都感覺十分舒服,他察覺到這里的空氣有著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滋潤心田。

“不出所料,這就是靈氣,凡間,絕對沒有如此濃郁的靈氣,我若從小在此修煉,今日定然到了武道七重天,甚至八重天。”

他心里歡喜,這一定是仙門。不過,他心性成熟,也知道中了斷魂散,修仙無望,記得那上仙說,好像是讓他當雜役,侍奉‘顏離’。

所謂雜役,應該就是養獸、打掃、砍柴、澆花等。

“踏踏!”

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吱呀一聲,木屋的木門被輕輕推開,吳煜抬頭望去,出現的竟然是一個駝背的老者,身形瘦小,比吳煜矮的一個頭,滿頭銀絲,臉上皺紋遍布,眼神也有些渾濁,不過表情很嚴肅,似乎是不太喜歡吳煜。

“你可醒了。趕緊起身,穿衣,做事。”老者十分嚴厲,一雙渾濁的眼睛盯著吳煜,卻讓吳煜有些發毛。

吳煜打量著他,注意到這老者脖子上用紅繩纏繞,帶了個東西。那是一根兩寸長的小鐵棒,兩端是金色的,有點像是黃金的材質,中間則是黑的,像是烏鐵。

“這里是仙門,你既然來了,一輩子就得釘在這里。想要在這里活下去,必須得知道仙門的規矩,上面把你安排到我這里來,你必須得勤做事,少說話,守規矩,少給我惹麻煩。”老者把一身暗藍色的衣物扔在吳煜的身上,而后進了旁邊的房間,不知道在弄什么。

聽到這里,吳煜大致上已經明白了,應該是那仙人把自己安排在‘顏離’這里,當一個雜役,然后,自己被安排在這老者這里,由這老者來帶自己做事。

“這老者似乎不太喜歡我?”吳煜疑惑時候,迅速起身穿衣,如今斷魂散的藥效已經過去,清醒不少,但是被破壞的身軀如同枯萎的樹木,千瘡百孔。

一會兒之后,老者從偏房中走出,端出一碗冒著輕煙的湯羹,遞給吳煜,淡淡道:“喝了。”

吳煜生在皇宮,一眼就能看出這乃是很有火候的老參才能熬制的參湯,十分珍貴,這里只有他們兩人,顯然就是這老者專門為他熬制的,如此看來這老者應該是外冷內熱,并不討厭自己。

“多謝老伯,我名為吳煜,不知該怎么稱呼你?”既來之,則安之,吳煜心里有著十分強烈的,想要看看這傳說中的仙門的念頭。

“我叫,孫悟道。”老者催促他加快速度。

“孫伯。”吳煜迅速喝完了那參湯,果然神清氣爽了一些,這些時候的巨大損耗,也得到了一些補充,定是仙門靈藥,才會有如此效果。

“跟上!”

這時候,老者孫悟道已經打開房門,踏步走了出去,吳煜連忙跟出去,畢竟對方對自己有照顧之恩, 自然要聽他吩咐。

吳煜走出木屋之門,張目一望,頓時驚呆了,如今是冬日,千山本應白雪皚皚,但眼前出現的竟然是無數翠綠的叢林,無盡山峰,仙霧彌漫!在仙霧之中,隱約出現一些連吳都皇宮都比不上的宏偉、浩大、精美之宮廷樓閣,簡直不計其數。

這簡直乃是人間仙境!

正是吳煜想象之中,天宮才該有的樣子。

吳煜如今是在一座碧綠色的高大山峰的山腰位置,周圍有數條青石小路,延伸向山頂,山腳等處。孫悟道就走在一條通往山腳的青石板道路上。吳煜跟在其后,踩著那覆蓋著苔蘚的青石,四周靈氣撲鼻,頓有上天宮之感,超越世俗。

“仙境!”初次到來,吳煜心情激動。

孫悟道快步走在前頭,說道:“去‘仙獸園’之前,我只給你介紹一次。我們這仙門,乃是修道者的仙門,不過有點特殊,因為這里諸多道術,都和劍有關系,故被稱為劍修。我們仙門十分霸道,名為:通天劍派!”

通天,通徹上天!確實霸道,一個名字,一股氣勢逼來,讓吳煜想到了那掌教真人的金劍。確實劍氣通天。

“通天劍派,雄踞數國之地,宗門在數國中靈氣最為濃郁的‘碧波群山’。整個碧波群山,有半個國家那么巨大,其中有無數修道者,在此修道!意欲成真正的天仙,真仙!”

“凡人,不得踏入碧波群山,在數國凡人眼中,碧波群山,就是天宮!而你如今,就在這碧波群山之中,在一座叫做‘顏離峰’的山峰之上。”

孫悟道這話,說得吳煜有些激動,原來,真正的仙門,竟然是這樣子的。

孫悟道繼續說:“你需知道,通天劍派很大,其中至尊乃掌教真人,就是你見到的那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乃是傳說中最厲害的‘金丹仙人’!已經逼近成仙了吧!然后有諸多長老,諸多老輩的修道者。”

原來,救自己的那一位,竟然是這里的掌教至尊。

“除此之外,還有眾多弟子。其中,弟子之中最尊貴的,就是‘核心弟子’。除了核心弟子,就是‘外門弟子’了。外門弟子之數量,乃是核心弟子的百倍。”

“實際上這碧波群山上,最多的反而我們,我們是雜役,修道者忙于修煉,我們則負責照顧好他們的飲食起居,喂養靈獸、種植仙靈、打掃宮殿等等。一個‘核心弟子’怎么說也得有上百個雜役,一個‘外門弟子’,都有十個雜役。”

吳煜很感謝孫悟道。他不但照顧自己,還給自己開闊了真正的仙道世界!

“記住!”就在這時候,孫悟道回頭,一字一頓道:“作為雜役弟子,我們必須知道最大的準則,那就是,絕對不能得罪仙人!哪怕是外門弟子都不行,否則惹來殺身之禍,非但是你,我也得遭殃。 此事,定要刻在你心上!”

吳煜生在皇宮,知道該怎么定位自己,來到這通天劍派,不客氣說,他就是最底層。和當年在東岳吳國的位置調換了一下。

“你別灰心,雜役弟子也有希望。大部分的雜役,是仙門的修道者在凡間找的資質勉強過關的幼童,當年我也是這樣來到這里的。在這里,可以感悟修道,也有機會修行一些法門,若是資質確實厲害,只需要在十五歲之前,到達’凡胎鍛體境’第六重,再通過一些考核,就能成為真正通天劍派的弟子,未來有可能成仙人!當年我就差一步,沒能進仙門,成仙道!”

孫悟道似乎對沒進仙門十分不甘,說到這里,面色沉重,想來是在回憶當年。

吳煜卻只記住了一點,似乎在十五歲之前,到那‘凡胎鍛體境’第六重,就能進入這仙門……

十五歲,十五歲!

他就是十五歲,再過兩個月,就十六歲了,永遠錯過。

“可惜,我廢了!”

吳煜握緊了拳頭,要不然,一定要爭取這機會。

不成仙,怎么殺仙!

“我忘記說了,所謂的‘凡胎鍛體境’就是你們凡間說的武道十重天。第六重,就是武道六重天。”

如果吳煜不中斷魂散,再過幾天,他就有把握進武道六重天!

可惜,很可惜!

跟著孫悟道一樣,差真正的仙門,只有一步!

下了山峰之后,在這深山野林當中翻山越嶺,很快就到了另外一座高峰。

“上面,就是未來你做事的地點,仙獸園。隨我上去。”

“是!”

“仙獸園,是有仙獸么?”吳煜心想。

再度爬上高山,吳煜有些疲累,不過心情仍然是激動的。畢竟這仙門給他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大了。

爬了上千級覆蓋著青苔的青石階梯,仙獸園終于就在前方,不過就在此時,眼前一聲尖銳長鳴,一頭巨物就在吳煜眼前沖上云霄!

天空之上,一只雪白的巨鳥在飛舞,翅膀展開足有兩丈長,黑白二色羽毛,有紅色點綴,連這飛禽都是仙氣十足,顯然都能輕易撕裂虎豹,定睛一看,此乃傳說中的仙鶴。

那仙鶴之上,坐著一個白裙少女,吳煜只能看見背面,青絲隨風飛舞,腰肢纖細,玉肌雪白。其與仙鶴共舞,當真是吳煜心中那天宮上的仙女,才該有的出塵姿態,不食人間煙火。

“有昊天上仙的感覺!”

這肯定是仙人,隨便一個仙人,竟然帶給吳煜一種昊天上仙的感覺,足以說明其很強大,很出眾!而這通天劍派如這仙人的弟子應該不少。

吳煜深刻明白,昊天上仙,原來并不是天地的主宰,這世界上,多的是可以碾壓他的人。

他,不是仙。

就在此刻,白裙少女回頭。

她面容姣好,乃絕世美人,但神情冷漠,一雙眼睛如黑暗中失去呼吸的蒼白蝴蝶,正如天道冷漠,修道者大多如此。

“低頭!”就在這時候,孫悟道狠狠敲了一下吳煜的腦袋。

“這乃是我們顏離峰的峰主,蘇顏離上仙!不僅是核心弟子,還是掌教至尊的親傳弟子,在所有弟子之中地位幾乎最高,豈是你能直視的!”

“吳煜,記住,在這通天劍派,遇到所有上仙,你都得低頭!”孫悟道眼神灼熱看著他。

“不低頭,你會死。”

最后六個字,在吳煜耳邊不斷回蕩。

他看得出來,孫悟道很緊張。

“原來,仙道更猙獰!”

第4章 吳煜之死

顏離峰,仙獸園。

這里豢養著十多只仙鶴,仙鶴十分高貴,非是美味都不愿意吃,甚至還能吃到修道者的一些仙靈,珍寶。

仙鶴是一種靈獸,靈獸都是擁有仙獸血脈的生物。

傳聞中的仙獸,比起妖魔還要厲害,飛天遁地,翻江倒海。如那神龍、鳳凰、麒麟、神武等等。

“孫悟道,這是誰?”當吳煜來到這里后,周圍一群人高馬大,面色不善的魁梧雜役圍上前來。他們都年輕力壯,且在這仙門磨練多年,氣血磅礴。

“若是在凡間,這些雜役都能當將領!”吳煜內心震撼。

“他叫吳煜,據說是掌教從外面帶回來的。”孫悟道年紀在這里最大,但似乎并不被尊重。

“掌教?哈哈,別逗。”一群魁梧雜役哄笑了起來,其中一位看起來是頭兒的站出來,道:“既然是掌教帶回來的,那肯定是天縱之才,我來試試他有什么斤兩。”

此人名為趙川,乃是顏離峰上百位雜役的頭兒之一。今年三十多歲,正是壯年,據說已經有‘凡胎鍛體境’第四重‘內壯’的實力。

“不行!”孫悟道稍顯瘦弱的身體擋在吳煜之前,道:“他在凡間中了毒藥,已經根基盡廢,諸位就別為難他了。”

沒想到初次見面,孫悟道就如此庇護自己,不惜和這幾位魁梧雜役作對,吳煜記下這恩情了。若不是他,今天估計免不了一頓揍,畢竟是新人。

“原來是個廢物,我丑話說在前頭,不管是不是廢物,活都得做齊,少一件,就拿命來換,我趙川是不會同情廢物的。畢竟,蘇上仙把仙獸園交給我,就是信任我。”趙川不客氣道。

“趙老大放心,他少一件,我就多做一件。”孫悟道說。

“你這老骨頭,能行么?”趙川陰冷一笑,而后轉身,大聲吆喝道:“諸位弟兄,今日看好了,有幾位上仙要來拜訪蘇上仙,好生照顧他們的仙鶴,出了事故,就讓你們的狗命填上!”

“好嘞,趙大統領!”所有人回應。

估計是有正事在身,趙川也懶得找這一老一廢的麻煩。

趙川叮囑不久,果然天邊仙霧之中,有仙鶴振翅的聲音,幾只巨大仙鶴降臨在仙鶴園上,從上下來幾位少年少女。

這幾位仙人年紀都不大,和吳煜相仿。都穿著華麗精美衣裳,比宮廷服飾還要絢麗,男的英氣逼人,氣血磅礴,女的婀娜多姿,玉膚雪肌。他們歡快交談,讓人好生羨慕。

“若無斷魂散,我也可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吳煜恭敬站在邊上,低頭不敢直視。若是直視,這些上仙定會懲戒。

“蘇師姐,我們今日來向你學習仙道。”幾個上仙笑容滿面,前往那‘顏離宮’,周圍這些雜役,可入不了他們的眼睛。

“好生伺候,好生伺候。”等他們走后,趙川大聲吩咐。

孫悟道話語不多,直接教吳煜喂養仙鶴,吳煜如今大約也知道這里的規則,便老實學習,勤快做事,不給孫悟道招惹麻煩。

轉眼傍晚,蘇顏離傳道結束,那些‘上仙們’估計要下山了,吳煜和孫悟道如同父子,躺在一顆大青石上,吳煜正詢問這仙門細節,了解了許多關于仙門、修煉和孫悟道個人的事情。忽然聽得有人驚呼一聲,兩人連忙看去,竟然有一只仙鶴上吐下瀉,十分狂躁。

“那是客人的仙鶴!”

忽然出現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慌張了,連趙川也嚇得顫抖。偏偏就在這時候,那群上仙正好下來,一眼就看到了這場面。

“我的靈兒!”其中跑出一位俊美少年,身穿黑白相間的錦衣,腰間掛著玉佩,身后陪著一把寶石長劍。

“剛才誰伺候我司徒晉的仙鶴!”那俊美少年怒氣沖沖,一聲怒吼,震耳欲聾,孫悟道差點被嚇得從青石上摔下去。

實際上,雜役喂養仙鶴都是隨機的,仙鶴都長得差不多,誰知道是誰喂養的?而且這根本與誰喂養沒關系,可能是今日的食物出了點問題。

“吳煜,是你!”

就在這時候,臉色慘白的趙川喊了一聲。

“誰是吳煜!”俊美少年司徒晉聲音陰沉。

群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吳煜的身上。

吳煜一時間也是懵了,畢竟初次來到這里,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你該死!”

那司徒晉頓時抽出一條長鞭來,二話不說,沖到吳煜眼前,那長鞭飛起,迅雷不及掩耳,吳煜還沒看清楚,胸前布衣就被抽得炸起,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出現,他被那巨大沖擊力抽得撞在青石上,命已經丟了一半。

“仙鶴是我喂的。”孫悟道站了出來,眼神略微有些顫抖。

吳煜幾乎是在意志消逝的時候,聽到這句話的。沒想到萍水相逢,他會這么幫助自己。今日的恩情他深深記住,但他做事,向來都是有擔當的,這次趙川見自己是廢物,拿自己來解決麻煩,那這就是自己、趙川,還有這司徒晉的事情,和孫悟道無關。

“不關他事!”吳煜掙扎著站了起來,不知道哪來的力道,推開了孫悟道,這是他做事的準則,他不能讓別人為自己受難。

至于生死,雖然入了仙門,但無成仙之希望,注定庸碌一生,服侍別人一生,活在底層。對于這樣的日子,吳煜其實并沒有多少期待。

“有膽氣!我最討厭沒能耐,卻有一身膽氣的蠢貨。”司徒晉冷聲大笑,長鞭揚起,如同毒蛇一樣抽在吳煜的身上,頓時間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吳煜悶哼一聲半跪在地上,胸口如同在著火,火辣辣的痛。

“罷了,這吳煜是個殘廢,死了也沒多大影響,我們幾個不能死,我們還是壯年,還可以為蘇上仙效力呢。”雜役們這么安慰自己。

“真是可怕呢,還好不是我的魅兒,否則我可要傷心死,司徒晉這么生氣,也是情有可原的,這些下人就是該死,不殺雞儆猴,他們就不會乖巧。”一位女上仙嬌聲說道。

“咔擦!”

司徒晉就是要殺人,長鞭抽中腦殼,碎裂,吳煜徹底失去了意識。

第5章 天河鎮底神珍鐵

深夜。

孫悟道眼睛微紅。他瘦弱的身體跪在地上,眼前是一個挖得不整齊的土坑,吳煜身上的血跡已經被細心洗干凈了,披著草席,安詳的躺在這土坑之中。

“吳煜,雖說是萍水相逢,但也是緣分。此乃我祖輩傳下來的寶物,不過幾百年了,就是根廢鐵,不過我父親叮囑我定要傳承下去。我一生無妻女,此‘天河鎮底神珍鐵’就送給你,到了黃泉,有這廢鐵,你也可以多個想念。”

他解下紅繩,戴在吳煜的脖子上,‘天河鎮底神珍鐵’放在吳煜胸口。而后跪拜三次,覆土,立一個木碑,上書:東吳太子吳煜之墓。

東吳太子,半世輝煌。

今日在青石上閑聊,他知曉了吳煜在凡間的身份。

“你孫伯,先守你七天七夜。”

據說蘇顏離知道了這事,罵了司徒晉幾句,且讓孫悟道葬了吳煜,所以往后的日子也算清閑。

夜里,孫悟道靠在樹干上,望著天上星河。

“呃……”

就在這時候,‘東吳太子吳煜之墓’倒了下來。

“怎么回事?”孫悟道記得自己埋得挺深。

嚯!

忽然,那土堆之中,伸出一只手臂。

孫悟道嚇得后腿三步,臉色慘白,坐倒在地上。

在他眼前,土堆翻動,第二只手也出現了,而后撥開土堆。

臉色恢復紅潤,氣血開始流淌的吳煜,從土堆當中爬出來,他瞪大眼睛看著孫悟道,不可思議道:“孫伯,我又沒死,你怎把我埋在土里,我可差點被悶死了啊!”

他是哭笑不得。

不過,傷痕還在,剛才扯動的時候,確實痛得厲害。

“你沒死?”孫悟道驚呆了,他知道吳煜傷勢相當之重,竟然沒死!這也是奇跡了。

“當然了。就這幾鞭,還要不了我的命。”吳煜只是覺得睡了一覺。

“挺好。”孫悟道站起身來,難得流露出了笑容。

“來,為了慶祝你沒死,我們喝上一壺!”

他藏了一壺美酒,有幾十年了,今日灑了一半在墓前,還有一半留著,正好這時候可以不醉不歸。

酒后,兩人躺在這繁星之下,黑土之上。

“吳煜,你恨司徒晉么?”孫悟道問。

“恨,我想殺他。”吳煜很坦白道。那些‘上仙’漠然的態度,視他們如草芥,他們的性命,還不如仙鶴。

“不能恨,不許恨,凡人不可和仙斗,吳煜,答應我。”孫悟道嚴肅的說。

吳煜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們是天之驕子,天生主宰我們,我們是凡人,是螻蟻。他們輕易就可以踩死我們,所以,絕對不能恨,越是恨,你就越是活不了。”

“好。”

孫悟道在自己昏迷時候,照顧自己多日,今日還為自己擋住了其他雜役,在自己被背黑鍋時候,又甘愿替代自己,這份恩情吳煜記在心上,故不能再讓其擔心了。

“當年,我只差一點,就有機會成為仙人,若是成功,就不會遺憾終生了……”孫悟道望著天上星空,嘆氣感慨。

那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

不過,也是吳煜現在的遺憾。他能體會這種感受,距離仙人只差一步之遙!

“你的‘天河鎮底神珍鐵’呢!”孫悟道瞪大眼睛,看著他的胸前,萬分震驚。吳煜這才發現他把那紅繩戴在自己脖子上了,但那小鐵棒倒是不見了。

“興許是掉進那墳墓了,找找。”

兩人翻了一個時辰,都沒再找到。那小鐵棒完全不見了。最后累倒在地上,孫悟道苦笑道:“罷了,就是根廢鐵,丟了就丟了,你還活著,這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吳煜已經累壞了。

以天為被,地為席,他睡著了。

夢里,他竟然看到了一根擎天巨柱!

那巨柱沖上云霄,上插入上天,下插入無盡地底,巍峨霸道,無數仙霧彌漫,那擎天巨柱金光閃耀,震撼神魂!

其上,數個大字。

“如意金箍棒!”

每一個字,都如一座山,壓在了吳煜的頭頂上。

震撼,大震撼!

“這天柱,是何物?”吳煜還不知道是在夢中。

轟!

而后,如意金箍棒五個大字變換,變化為無數小字,開頭是:“金剛不壞之身!修成之后,通天徹地,上殺八千天宮,下破萬重地獄!銅頭鐵骨,身若萬金,神仙之器皆不得傷身,天道仙劫不能滅體,天上地下,不死不滅!”

往后,足足有上萬字口訣,但吳煜清楚記得的,只有前面一千字。

喚作為:金剛不壞之身,第一重。

“吾乃天宮仙域齊天大圣,天佛仙域斗戰勝佛!有緣者,傳我衣缽,逆天而行,毀天滅地!”

最后,一個浩瀚、霸道、尖銳的聲音,在吳煜腦中轟鳴,回蕩!

“啪!”

吳煜嚇得坐起身來,原來是一場夢,天已經亮了,灼熱的太陽已經升起很高,旁邊孫悟道正在烤著一只兔子,正灑上了香料,香氣四溢,見吳煜醒來,他一雙布滿皺紋的手端來用竹筒裝的熱水,道:“大清早的,喝口水。”

“我……”

吳煜還沉醉在之前的巨大震撼之中。

那擎天巨柱,如意金箍棒,金剛不壞之身,還有最后一段話,實在太霸道,太震撼了,到如今腦子還是一片轟鳴之中。

連孫悟道跟自己說什么,都沒有聽見。

“孫伯,我先回去。”

這里距離他們的木屋并不遠,翻過一座矮山便是。

之所以要急著回去,是因為吳煜竟然發現,自己記得那《金剛不壞之身》的口訣!而且清清楚楚,刻在腦中,揮之不去!

昨天剛受傷,隔著衣物孫悟道看不見,但實際上,吳煜發現那些傷痕都已經痊愈了,他就如脫胎換骨了一樣,渾身上下十分完好,雖然還不能確定斷魂散的破壞都修復了,但只需要嘗試就能明白,所以吳煜迫不及待,要一個安靜的環境。

“好。”孫悟道連連點頭。

到家之后,吳煜先讓孫悟道去休息,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嘗試背誦一下,果然竟然將這匪夷所思,無比復雜的口訣一一記住。

“金剛不壞之身第一重,凡胎鍛體境可以修行,為天宮仙域最強,根基最深厚之法門。”

“天宮仙域,是什么地方?齊天大圣,斗戰勝佛又是誰?”吳煜百思不得其解。

他知道這世界很大,東岳吳國周圍有十幾個國家!南山趙國,北峰秦國!就是不知道哪里是天宮仙域。

但這些暫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猜測可能自己是死后重生,得了造化。

心情之激動,當然前所未有。

不過,他需得確定。

他便稍微采用東吳皇室的武道法訣,嘗試了一下,竟然可行!

若不是怕引起注意,此刻他怕是要引頸長嘯!

因為這意味著,斷魂散所造成的傷害,完全恢復了!雖然需要從頭開始,但至少修行有望!哪怕不能入仙門,百年時光,他也有努力的機會!

“我吳煜,忍辱負重,終于重生了!”

這句話說出,不知其中有多少辛酸。

“如意金箍棒,天河鎮底神珍鐵,這衣缽傳承,估計正是來自孫伯那小鐵棒!這是孫伯的東西,我要和其分享,一起修這‘金剛不壞之身’!”

吳煜正想找孫悟道。

剛有這個想法,忽然頭痛欲裂。

“果然得了造化!但是這造化,竟然不想我和孫伯分享,是擔心我外傳吧。”這一點吳煜比較無語,這畢竟是來自孫悟道的東西,吳煜竟然不能還給他。

他冷靜了下來。

“孫伯一百歲了,年事已高,任何靈丹妙藥,估計都沒法讓他繼續修行了……”

想到這里,他放棄了讓孫悟道一起修行的想法。

“不過,他年輕時候的夢想,是入仙門,成為通天劍派的弟子!如果我能完成這一步,他一定會很開心的,他時日不多,我定不能讓他有所遺憾!從今日起,我要爭取一個月時間,入仙門!我一定要入仙門!”

在青石上,孫悟道與他聊到了其年輕時候的夢想,當年他就差一步,自然是最深的遺憾。

吳煜心中,產生了無比強烈的渴望!

他要得道成仙!

他要,復仇,復國!

屬于他的東岳吳國,他的先輩傳承下來,萬年國度!

孫悟道今日說了一些修行的細節。

“武道十重天,便是仙人的凡胎鍛體境,簡稱鍛體境。”

“鍛體境,一共有十重,分別是:鍛肉、磨筋、煉骨、內壯、換血、破竅、 凝神、脫胎、仙變、通神。第一重,鍛肉,鍛煉肌肉,令渾身血肉精煉,力大如馬,成功之后,肉身精煉,有一匹戰馬之力量!”

“第二重,磨筋,磨練筋脈,修成之后,戰力飆升,有五匹戰馬之力!”

“而后磨練骨骼、強壯五臟六腑,逆天換血,再通任督二脈,破全身竅穴,最后凝練精神,再精神血肉合一,脫胎換骨,接著再上一層,達到仙變程度,為成仙做準備,最后通神!有鬼神之力,通神之后,就有兩千匹戰馬之力量!”

“那時候,一個人,便可獨擋千軍,乃是武道十重天,凡間的至尊武神,就是這等境界!”

“但是在仙道,通神之境界,只是仙道的鋪墊!”

“凡胎鍛體境之后,乃是凝氣仙根境,簡稱凝氣境,據說和凝練法力,種下仙根有關系。昊天上仙,還有所有的核心弟子,如蘇顏離,就在這等程度,當真是翻江倒海,無所不能!”

“不過,最厲害的,還是在凝氣境之上,掌教至尊,金丹仙人!”

想起那個人,吳煜眼神炙熱。如能當他弟子,便是騰飛九天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59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