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千嫻一夜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凌晨時分還是回了賀家。

雖然兒子如今已經掌握了所有她犯罪的證據,但就像他說的,她還是抱著僥幸的心理,覺得兒子會放她一馬。

何況她也不可能畏罪潛逃,在賀家她是至高無上人人尊崇的賀夫人,離了賀家,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越過黃沙去愛你最新章節_顧槿妍賀南齊精品小說推薦 第1張

她放不下這份榮耀。

賀董事長最近睡眠質量不好,每晚睡前都要服下一粒安眠藥,因此他并不知道晚上都發生了什么事。

徐千嫻愛睡懶覺,早上賀董事長醒的時候,見她睡在一旁,也沒覺得什么不妥。

直到突然接到二兒子的一通電話,告知他要召開一場家庭會議,時間是上午九點,所有賀家人員都必須參加。

賀家每個人也都接到了這通電話,他們都甚為感到奇怪。

這不像是賀南齊一向行事的風格,除非有重大的事件發生。

賀佳音接到電話就趕回家了,賀南佑自從被罷職后也是無所事事,因此不到九點,全家人就齊聚到了一起。

賀董事長有些傷感,看著如今零星的家人,想著多年前,南越和父母都還健在的時候,這個家里是充滿了多少歡聲笑語啊。

如今短短幾年時間,南越走了,父親失蹤了,母親離世了,大孫子病逝了,小孫子被偷了,前大兒媳進了精神病院,后娶的大兒媳前不久也自殺了,還有從小寄養在他們家的喬希,那個他早就認定是媳婦人選的丫頭,也莫名不知所蹤……

想到這些,賀坤紅了眼圈。

他想不通,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這個家里變得如此多災多難。

“爸,二弟突然把我們召集在一起,是要開什么家庭會議?”

賀佳音跟賀南佑討論了半天,沒有結果,便疑惑的詢問一旁沉默的父親。

賀坤搖搖頭:“我不清楚。”

“媽呢?她不需要參加嗎?”

“她還在睡覺,她早上向來起的晚。”

以前老太太活著的時候,盡管徐千嫻很不情愿起早,但老太太有規定,七點鐘準時要吃早飯,她因為懼怕老太太,每次都是硬著頭皮起來,吃完早飯再去接著睡。

如今老太太不早了,她便沒了顧忌,早上愛睡到幾點睡到幾點,早飯想什么時候吃就什么吃。

“我看還是把她叫起來吧,別回頭錯過什么重要信息。”

賀佳音說著,便大聲喊王管家的名字,喊了好一會沒人應,她奇怪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怎么回事,人去哪了?”

“王管家身體不好,應該在休息。”

賀坤情緒低落的說了一句。

“大小姐,有什么事嗎?”

一名女傭向她走過來。

“去,把夫人叫起來,就說家里要開會了。”

徐千嫻迷迷糊糊的剛睡著,就被惡夢驚醒,她正坐在床上滿頭大汗驚懼不已時,房門被敲響,警惕的把視線移過去,她噤若寒蟬的問:“誰?什么事?”

“夫人,大小姐說家里要開會了,請您下樓。”

開會?

徐千嫻覺得自己渾身的神經頓時都繃了起來,她本能的內心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但她還是不肯相信,南齊會把她怎么樣…那可是她的親生兒子啊,是她這世上唯一最親的人,是她一生的依靠。

胡亂套上衣服,她連拖鞋都穿錯了方向,便急匆匆跑下樓。

“你們都坐在這里干什么?要開什么會??”

“媽,你臉色怎么這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賀佳音望著母親,關切的詢問。

“我沒事,我問你們開什么會?!”

她有些急躁。

“開什么會,你問他們,他們又怎么會知道。”

賀南齊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徐千嫻整個人突然石化了。

她回不了身,只能像個木偶一樣立在原地。

“想必我要說什么,你心里是清楚的,怎么樣,是你自己坦白出來,還是我替你坦白?”

賀南齊態度強硬,毋庸置疑。

徐千嫻大腦已經完全成了空白的一片,直到此時此刻,她都不敢相信,她的兒子最終還是沒有對她手下留情。

“想清楚了嗎?是你自己坦白還是我來說?”

賀南齊繼續咄咄逼人。

“二弟,你要媽說什么?”

賀佳音不敢置信的望著兩人,簡直一頭霧水,而她身旁的兩個人,都和她一樣,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徐千嫻的眼淚流了下來:“南齊,你就一定要這樣逼媽嗎?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

“我怎么對你取決于你做了哪些事,要怪就怪你生了一個冷血無情的兒子,沒辦法包容你。”

“到底怎么回事?”

賀坤這時似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板起面孔來質問。

“我最后問你一遍,你自己說還是我來說?”

“我自己說!”

徐千嫻抓狂的吶喊一句。

喊完這句以后,她撲通一聲跪倒在丈夫面前:“老公,我對不起你,其實咱媽不是自己病死的,而是我害死的……”

一語驚起千層浪。

賀坤當即震驚的從沙發上站起來:“你說什么??”

賀佳音也嚇壞了,她過去攙扶母親:“媽,你在胡說八道什么?你是不是病糊涂了?”

賀南佑直接嚇得佇在沙發角落不吭聲。

“我沒有胡說,我說的是實話,你們奶奶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我故意用語言激將,等她犯病后又不給她藥,把她活活氣死的……”

啪。

徐千嫻話落音,賀坤一記重重的耳光甩了下來。

他真是驚怒交加,做夢也想不到,雖然一直以來都知道妻子跟母親關系不好,可他萬萬沒想到,徐千嫻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膽大妄為之事!

“爸——”

賀坤這一記耳光甩的力道過重,直接將徐千嫻打翻在地,流了一嘴角的血。

賀佳音哭著撲向母親。

“反了,反了,這個家要反了。”

賀坤氣的倒在沙發上,一口氣就要喘不上來。

賀南佑及時的將一瓶速效救心丸送了過去。

徐千嫻趴在地上哭。

賀佳音也不知該說什么,只能陪著她哭。

賀坤吃了藥后,緩了一會勁,便怒不可遏的沖著地上的人吼道:“你這惡毒的婆娘,竟敢謀害自己的婆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爸,你也不能全怪媽,奶奶一直以來是怎么對她的,難道你看不見嗎?”

賀佳音雖然痛心母親的行為,但還是偏袒她。

“一個人對你有成見,你就一定要害死她嗎?何況她不過是對她挑剔了一些,又沒做什么萬惡不赦的事,她竟然對一個老人痛下殺人,這樣惡毒的心腸堅決不能姑息!!”

賀坤鐵青著臉撥打了安保室的電話,“來人!帶捆繩子來!”

賀佳音不知道父親要對母親做什么,但她的直覺不是好事,頓時驚恐的向賀南佑和賀南齊求救:“你們都說話啊,快替母親求求情,母親她已經知道錯了!!”

賀南佑諾諾的向父親望過去:“爸,你就放過媽吧……”

“給我閉嘴!”

賀坤這一聲吼,賀南佑直接不敢再開口了。

知道求這個慫包一點用處沒有,賀佳音將最后的希望落在二弟身上,也許他的話還有些份量,可是……

“不要看我,我是今天揭穿真相的人,自然不會做求情這種事,反而我希望在這個家里還能讓我看到公正的一面。”

“賀南齊!!”

賀佳音原想他或許可能不會求情,但沒想到他不但不求情還火上澆油激發事情的嚴重性。

徐千嫻先是一味的哭,聽了兒子的話,又笑起來。

她哭哭笑笑,笑笑哭哭,心里早就不指望,兒子還能對她手下留情。

她只是覺得自己悲慘,無與倫比的悲慘。

兩名安保人員過來,賀坤指示他們:“把這個兇手給我綁起來,關到禁閉室去!”

安保人員有些彷徨,不太敢上前。

“沒聽到我的話是不是?!”

賀坤一聲吼,他們趕緊走到客廳中央,斗膽將一家之母給捆了起來。

期間賀佳音一直哭喊:“不要綁我媽……爸,求你放過媽,你不能這樣對媽……你們住手,都給我住手……”

賀坤對于女兒的求情置若罔聞。

賀南佑有心想說情但沒那個膽。

賀南齊像看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態度冷漠。

而被綁的人不哭不鬧,仿若行尸走肉。

徐千嫻只交代了她謀害老太太的罪行,這其實都在賀南齊的意料之中,他讓她自己開口,就是給她選擇說多少的機會,而她或許也明白,讓兒子來說的話,她可能當場以死謝罪都難辭其咎。

光是謀害家婆這一項罪名都已經罪無可恕。

何況還是那么多見不得人的罪行和勾當……

不過對于她沒有事無巨細全部交代的行為,賀南齊也沒說什么,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正在一步一步的實施著他的計劃。

到底這個家里的多災多難是家門不幸還是妖孽作怪,他會把真相帶到所有人面前。

“喂,利達嗎?你盡快回家來一趟,家里出事了,有事情要找你商量。”

賀坤喘著粗氣給自己唯一的兄弟打電話,畢竟母親是兩個人的母親,這么嚴重的事他有權利知道,至于那個心狠手辣絕情絕義的女人該怎么處置,就等到他的兄弟回來后再做決定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835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