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圣斯利學院

烈日下,她緊閉雙眼。陽光穿過她的手掌,格外的刺眼。

她生在一戶貧窮的家庭,但是父母很愛她,給她取了一個很美的名字,叫倪洛嫣。

“洛嫣,你想考什么大學?”高中同學小林問道。

越過與你的界限最新章節,越過與你的界限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倪洛嫣是在高中時期才搬到A市里的,小林正是她高中時期唯一的閨蜜。她們已經是高三的學生了,臨近高考,最關注的無非就是考個像樣的大學。

倪洛嫣面對著陽光,微微睜開眼,不假思索地笑著回答道:“我要考進本市的圣斯利大學。”

小林吃驚不已:“這所大學可不好考。”

“我知道。”倪洛嫣淡淡地說。

“為什么非要考那一所大學呢?你成績也不差,但也沒必要非給自己那么大的壓力,好學校也不止圣斯利大學那一所。”小林不解。

倪洛嫣笑眼一彎,甜甜一笑,毫無掩飾地表現出她對廉森的愛慕之情:“因為廉森哥哥就是在那兒畢業的。”

廉家可謂是有錢有勢,腰纏萬貫。廉氏旗下擁有諸多產業,廉氏企業在商界也算是龍頭老大,不僅在A市是震懾一方的主,更是跨國集團的大公司。廉老爺子為人樂善好施,從不賺黑心錢,贏得眾多美譽。只不過他的兒子廉森的脾性卻與他大相徑庭。廉老爺子和善友好慈愛,而廉森冷面無情,殘酷嗜血。

廉老爺子曾在幾年前接濟過一戶貧窮人家的孩子,并資助這孩子上學。這個孩子就是倪洛嫣,而她和廉森的緣分也就是從這兒開始的。

那年,她與他第一次見面;那年,她11歲。倪洛嫣在11歲那年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這個大哥哥,那年廉森18歲。

后來倪洛嫣考進了A市的一所高中,倪洛嫣的家住在W市,為了方便起見,廉老爺子主動提出讓倪洛嫣搬來A市,住進廉家。就這樣廉森照顧了倪洛嫣三年,出乎意料的是一向冷血無情的廉森卻對倪洛嫣寵愛有加。

小林繼續說:“那我只能祝愿你夢想成真了,加油。”

“小林,我做了一個決定:如果我能考上跟廉森同個大學,我就向他表白。”這對倪洛嫣來說其實很難。要知道兩人相差太大,到現在她也還在寄人籬下地生活著。好似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倪洛嫣要有多大的勇氣才敢對廉森表白呀。

“我支持你。”小林拍了拍倪洛嫣的肩膀,稱贊其勇氣可嘉。

倪洛嫣彎起嘴角,甜甜一笑。

這個時候,一輛黑色豪車駛來,穩穩地停在了倪洛嫣和小林的面前。緊接著一身西裝革履的男子打開了車門,只見一雙艷紅色的高跟鞋“噠噠”兩聲落地,從豪車里走出了一位風姿搖曳的女子。女子濃妝粉黛,臉上掛著虛偽的笑意朝倪洛嫣走去。

倪洛嫣認得她,她是廉森身邊的秘書趙夢瑩。這個女人不僅長相出眾,身材姣好,更是心思細膩,懂得察言觀色。是目前為止待在廉森身邊最久的一位女秘書。說實話倪洛嫣并不喜歡她,要知道如此優秀迷人的女人待在廉森的身邊,要倪洛嫣怎能不擔心?不吃醋?

趙夢瑩走到了倪洛嫣跟前停住了腳步,微扯嘴角溫柔地說道:“倪小姐,廉總讓我來接你回家。”

倪洛嫣心知趙夢瑩也不喜歡自己,只是礙于廉森這才對自己屈尊降貴,虛情假意地表現友善罷了。

倪洛嫣淡淡地一抿嘴回應道:“現在?”

“已經到了用晚餐的時間,你知道廉總不喜歡等。”趙夢瑩勾起一抹玫紅唇角,提醒道。

這個倪洛嫣自然知道,于是微微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一旁的小林早已吃驚地瞪大了眼睛:“一個跨國公司的集團總裁竟派人接你回家吃飯?倪洛嫣,你夠有面兒啊。”

倪洛嫣訕訕一笑。

在外人看來,廉森確實是把倪洛嫣寵上了天。

在太陽落山之前倪洛嫣被接回到了廉家。而趙夢瑩也完成了任務,悻悻地回去了。

走進廉家大宅,屋內布局裝潢無不彰顯著尊貴典雅氣息的歐式古典風格。華麗的家具裝飾、濃烈的色彩設計、精美的造型擺設……映入眼簾給人一種雍容華貴之感。

此刻,廉森坐靠在華貴舒適的沙發上看著報紙,俊美的側顏讓人移不開眼睛。站在不遠處的倪洛嫣呆呆地凝望著這個男人,身材修長高大且精壯,棱角分明的輪廓透著一股冷峻,濃密的眉毛桀驁不馴的上揚著,長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雙黑黯而又深邃的冰眸子,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君臨天下的王者氣焰。倪洛嫣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太有魅力,也不得不承認這副迷倒眾生的帥氣臉龐也迷惑了自己,這世間怎么會有人長得這般帥氣。

倪洛嫣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廉森覺察,眼神從報紙上移開,俊朗的眉宇往上一挑,棱角分明。

倪洛嫣稱呼道:“廉先生。”當倪洛嫣有求于他時,就會喊他一聲廉森哥哥;平時都喊他一聲廉先生;生氣的時候則是直呼其名;這一點,廉森很清楚。

廉森慢悠悠地放下了報紙,略微低沉的嗓音磁性而帶有魔力:“嫣兒,你想報考什么大學?”

“圣斯利學院!”倪洛嫣大聲回答。

廉森勾起一邊的嘴角輕笑,但眼底卻藏著一絲深不見底的溫柔,他輕聲問道:“考那兒做什么?”

“因為你就是在那兒上的大學呀。”倪洛嫣那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眨著。

“我當年也就是隨便考考,沒必要把我隨意考的大學當做你奮斗的目標。”廉森輕描淡寫地說。

倪洛嫣心里一個疙瘩,碎碎念道:“你隨便考考的東西,我就要花上半條命呢。”

“吃飯吧。”廉森沒搭理倪洛嫣說的話,只是走向餐桌并淡淡地說道。

“好。”倪洛嫣不再多想,轉身洗過手后,乖巧地坐在了廉森的身旁。咬著筷子注視著廉森,心想著:如果我真的考進了圣斯利大學,那么眼前這個自己仰慕已久的男人,會答應自己的告白嗎?

倪洛嫣開始幻想了。

第二章 求職者

廉森一筷子砸了下來,冷言道:“要是飯菜不合口味,就讓李嫂再做幾道。”廉森總有一種本事,讓人看著溫文爾雅,實則拒人以千里之外。

倪洛嫣迅速收回眼神,胡亂扒著飯:“沒有沒有,飯菜很好。”

廉森年輕且太過有為,一畢業后就在廉氏集團工作。廉森靠自己的真憑實力與聰明才干,靠愈積愈多的業績,經驗,能力,人脈……逐漸在工作上得心應手,可以說是混得如魚得水啊。短短幾年,廉森就坐上了CEO的位置,沒人敢多說一句。廉森做事果斷,夠狠心,讓不少商界人士唏噓不已。

這天,廉老爺子走進了廉森的辦公室。一般,廉老爺子是很少來公司的。

廉森感到很意外,不過并沒有把情緒表露在外,這是他的習慣。

“你怎么來了?”廉森平靜地問。

廉老爺子笑了笑,眼角一下顯出了幾條魚尾紋:“對你,我沒什么好擔心的。我就是來問問小嫣這兩天怎么樣了?馬上就要高考了,壓力一定很大。”廉老爺子對倪洛嫣的態度是不一樣的,這一點應該不難看出,不然廉老爺子怎會輕易讓這個女孩兒住進廉家大宅呢。廉老爺子總有忙不完的事,經常奔東奔西,所以廉家大宅除了一些仆人,就只有廉森和倪洛嫣了。

“她很好。”廉森專心做著事,簡單的三個字聽不出一絲的波瀾。

廉老爺子怎會不了解自己兒子的德性,繼續問道:“那小嫣想考什么大學?”

“圣斯利。”

“哦?”廉老爺子眼神一亮,“她想考你的大學。”

廉森低眉漠視他的話,冷傲地往轉椅上一靠,盡顯桀驁。

“呵呵……挺好挺好。”廉老爺子笑瞇瞇地說。他深知自己兒子的脾性,便也對他的態度不氣也不惱。

而廉森則選擇自動忽略掉那意味深長的笑。

這時,廉森的助理尹海敲門走了進來:“董事長,廉總。”

廉老爺子微微點點頭,廉森則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廉總,人事部那邊請您過去一趟。”尹海說明來意。

“人事部?”廉森微微皺起了眉。

“說是有個女的來應聘銷售總監,想請您過去看一眼。”尹海回答說。

廉森目若寒星,唇色緋然,半瞇著眸子斜棱了眼尹海不言只字半語。

所謂伴君如伴虎,早已成了人精的尹海自然會意了廉森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后轉身抬腳欲推門離去。

這時,廉老爺子說話了:“阿森,你就去看看吧。看看究竟是哪位大神要勞你廉總的大駕。”

終于……

“等等。”廉森側過凌厲分明的俊顏,出聲叫住了尹海。廉森突然改變主意倒不是因為廉老爺子的話在他的心里有多大的分量,只是他想離開這里。在這里跟某個人呼吸著同一片的空氣,直讓他作嘔。

這個世界上,他最厭惡最無法原諒的人只有廉擎政,沒有之一。

廉森款款起身,尹海緊跟其后。

待二人走到銷售部后,并見到了應聘者,廉森這才恍然大悟,但一絲一毫的情緒變化都沒有表現在臉上。

人事部經理在一旁介紹道:“廉總,這位就是來應聘銷售總監的莫影莫小姐。是莫小姐強烈要求要見您的。”

廉森棱眼掃了一眼人事部經理,又看了看眼前這位藏著淺淺笑意的莫影,始終沒說話。他向來不會主動。

莫影畫著精致的淡妝,烏黑的長發披至背后,給人一種干練養眼的感覺。她笑著走上前,朝廉森落落大方地伸出了手:“好久不見啊,老同學。”

眾人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廉森完全沒想到會在這兒見到這位大學同學,但依舊面不改色,不緊不慢道:“莫影?”

廉森沒有伸手回握,莫影只好尷尬收回了手,一邊自言自語道:“你依然沒變,還是這么高傲。”

“你來做什么?”廉森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面色如冰山,語音語調陰冷至極,在他的話中聽不出一絲一毫的同學之間久違的感覺。

“當然是來應聘公司的銷售總監的了,你當我是來開玩笑嗎?”莫影習慣性地撩了撩她的長發。

廉森挑眉靜靜地觀察著莫影,不言語。

“都說進廉氏集團簡直是比登天還難,我就想來試試。”莫影繼續說道。

“廉氏歡迎也接納有才干有能力的人,只要你是個人才,你就能進廉氏集團。”廉森刻意加重了“人才”二字,明顯地提示著廉氏不養閑人,不需要花瓶。

莫影微微點點頭,自然也明白廉森話里的意思。

“你面試吧。”廉森不打算在這里浪費時間,連客套話也懶得講,冷著一張臉轉過身去。

“等等廉森。面試完了之后,若你有時間我能請你吃晚飯嗎?就當是敘敘舊。”莫影突然提出說。

“你知道我不喜敘舊的。”廉森面無表情,沒一絲猶豫果斷拒絕,沒留一點情面。

“你這是在拒絕我嗎?”莫影好歹也曾是學校里的系花,她向來只拒絕別人,別人巴結她還來不及,可唯獨只有廉森從不買她的賬。莫影有些不悅。

氣氛略顯尷尬,眾人看在眼里都不敢出聲兒。

可是廉森的下一句話卻震猛了所有人,只聽廉森淡淡地說道:“家里還有人等我吃晚飯。”語氣雖仍是淡漠,但有心人自然不難聽出話里多出了一絲不易覺察的柔情。

莫影傻眼了,這不像是廉森會說出來的話呀,莫影看著廉森的眼睛狐疑地問道:“是,是女朋友嗎?”

這個問題貌似勾起了所有人的興趣,在場所有人都把視線轉移到了廉森的身上,等著他的回答。然而廉森偏偏不如他們的意,只是冷面道:“要敘舊下次吧。祝你面試成功。”說完,廉森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莫影心中好不甘心。

晚上,廉森回到大宅一走進屋,就看到倪洛嫣坐在餐桌上,咬著筷子頭呆呆地等著。廉森將外套公文包遞給李嫂后,走到餐桌前,伸手寵溺地揉了揉倪洛嫣的腦袋:“不是說過不用等我吃飯嘛。”

倪洛嫣不滿地甩了甩頭:“別總摸我頭,廉先生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廉森笑了笑沒說話,直徑走上樓沖澡去了。

倪洛嫣見廉森回來了,立刻對著飯菜狼吞虎咽,她早已餓得肚子呱呱叫了。

倪洛嫣才扒了兩口飯,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放下了筷子,直沖散了廉森的房間。

“廉森哥哥……”倪洛嫣一路喊著,冒冒失失地一推門,就正好要死不死地撞見了廉森在脫衣服。

倪洛嫣呆住了。

廉森見著呆滯在門外的倪洛嫣,面無表情地繼續脫下最后一件由專人訂制的黧黑色襯衫,毫無掩飾地露出精湛的肌肉。

不帶一絲贅肉的身材簡直看紅了倪洛嫣的小臉,她羞答答地站在門口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廉森毫無顧忌地甩下手中的襯衫,抬腳直徑朝倪洛嫣走去,伸出胳膊將她禁錮在門框旁。一聲低沉磁性的醇音從倪洛嫣的耳畔幽幽地響起:“你看夠了嗎?”

第三章 作死的節奏

倪洛嫣一聽,羞得立刻垂下了腦袋,連說話都變得結巴:“我,我,我不是故意看你的。”

廉森邪魅一笑:“嫣兒,沒想到你這么好 色。”

“才沒有!”倪洛嫣差點羞哭了。

看著倪洛嫣急紅了眼,廉森便見好就收沒再逗她了。緩緩地收回了胳膊,凝眸望著倪洛嫣問道:“好了,說吧找我什么事?”語氣甚是溫柔。

一說到這個倪洛嫣就開始嘟起了嘴,語氣中不難聽出埋怨:“廉森哥哥,我今天給你打電話,為什么每次都是你秘書接的?”

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醋味。

廉森又豈會看不出女孩兒的這點小心思,挑眉問道:“所以呢?”

倪洛嫣咂了砸嘴直說道:“廉森哥哥,我不喜歡她,你可不可以把她解雇了?”

廉森心里一陣拔涼,難怪突然喊他廉森哥哥!廉森傾過身子,兩人靠得更近了,廉森陰陰郁郁地從薄唇間吐道:“沒想到我的嫣兒,竟開始無理取鬧了。”

這一次倪洛嫣沒有反駁,因為廉森確實沒有說錯。她撇了撇嘴又說道:“算了算了,你就當我從來也沒有說過吧。”說完,轉身跑下了樓。

廉森擰眉望著如一陣風一般的背影,微斂冰眸,臉色突顯肅然。

原來這丫頭不喜歡自己身邊出現任何一個女人。

最后,倪洛嫣如愿以償地考上了本市最有名望的貴族學校圣斯利大學。那心里叫一個歡喜呀!將近三個月的暑假,她就像是生活在軟綿綿的白云上一般,活得輕飄飄的,就差飛起來了。倪洛嫣可沒少在廉森面前得瑟的。

這不,這天倪洛嫣又開始作死了。

書房內:

倪洛嫣一路蹦跶到書房,對著廉森就是一臉的傻笑。

廉森收起了資料,知道倪洛嫣在這里他是絕對沒有辦法安心工作的。廉森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說道:“嫣兒,自打你得知考進了圣斯利大學后,就沒消停過。”

一叱咤商界的堂堂廉氏總裁,卻唯獨拿倪洛嫣沒辦法,頭疼萬分。

倪洛嫣扒拉著書房的門,問道:“你都不夸夸我,為我感到高興嗎?”你知不知道我為了考進這所大學,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啊!

“你就這么高興?”廉森不以為然。

“當然。”倪洛嫣激動無比。

“是嗎?”倪洛嫣的情緒感染了廉森,他的語氣里滿滿的溫情。

“因為你讀大學的時候就是進的圣斯利,能跟你進的是同一所大學,我當然開心啊。”倪洛嫣樂顛顛地說。

廉森無語地看著她,卻也拿她沒辦法,真不知道現在的小女生腦袋里都裝著什么。

“要樂你就一個人出去樂吧,別吵我。”廉森發話了。

廉森一發話,倪洛嫣也不敢不從啊,否則廉森生起氣來可是很可怕的。倪洛嫣乖巧地點了點頭:“哦,那我出去了。”

廉森低下頭整理起了資料,沒說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興奮了,總之這幾天倪洛嫣總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抬腳沒邁出幾步,又轉回到了書房,從門縫里探出了一個頭:“廉先生,你喜歡吃什么?我出去順便給你買點兒唄。”

廉森頭也不抬地敷衍道:“隨便。”

隨便的意思是:我懶得想,但是你必須得想出我滿意的。

“隨便啊?”倪洛嫣犯難了,“隨便我怎么買呀,你要告訴我你喜歡吃什么我才能買呀,不然你這不是為難我嘛……”

倪洛嫣不停地在廉森耳邊嘰嘰喳喳,吵得廉森快瘋了:“你喜歡買什么就買什么。”

“買我喜歡的呀,那我……”

廉森沒等倪洛嫣話說完,就沖著門外大吼一聲:“李嫂,把嫣兒給我拖出去!”

李嫂立刻領命火速趕到書房。

李嫂架起了倪洛嫣就要往外拖,倪洛嫣一臉委屈,撅起來嘴:“干什么呀?”

廉森白了她一眼,只甩給她一個字:“吵!”

于是,倪洛嫣嘟嘟囔囔地就被李嫂拖走了,廉森頓時覺得,世界都安靜了!

得知倪洛嫣考進圣斯利大學這個消息后,小林倒是經常給倪洛嫣打電話,目的嘛無非就是督促她。

小林說:“首先得先恭喜你心想事成了。”

“謝謝。”倪洛嫣心里可勁兒得樂呵著。

“不過話說回來,你應該沒有忘之前的約定吧?”小林提醒道。

倪洛嫣義正言辭:“當然沒有忘,只不過我在找一個合適的機會。”

“那等你表白成功后,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哦。”小林說。

“恩好。”

“到時候可得請我吃大餐。”

“放心,少不了你的。”

兩人嘻嘻哈哈地聊了很久。

近三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倪洛嫣馬上就要收拾收拾行囊,收拾收拾心情步入大學了。要去大學的前一天晚上,倪洛嫣竟然激動地睡不著覺了。

倪洛嫣穿著睡衣偷偷地,輕手輕腳地潛伏進了廉森的房間。廉森的睡眠本就淺,再加上倪洛嫣呆頭呆腦、笨手笨腳的,立馬就被廉森逮了個正著。

廉森一把抓起了倪洛嫣:“鬼鬼祟祟地到我房間來干嘛?”

倪洛嫣自知理虧,笑嘻嘻道:“廉森哥哥……”

這一聽,廉森就已經明白了個大概,看來是有事要求他了,于是問道:“怎么了?”

“我失眠了,睡不著。”倪洛嫣意味深長地看著他。

廉森明白倪洛嫣的意思了,無奈地嘆了口氣。

廉森是知道的,倪洛嫣一激動緊張就容易失眠,以前只要是倪洛嫣睡不著了,她就會跑來找廉森,然后廉森就給她講故事,哄她睡覺,她倒也挺享受。總之,只要倪洛嫣睡不著覺,廉森也別想睡個安穩覺了。

這不,廉森順手就拿起了枕邊的書,作勢要讀,卻被倪洛嫣攔住了:“廉森哥哥,這些故事我都聽遍了,你能不能自己編一個。”

廉森心里那個火呀,給你講就不錯了,還讓老子給你現編?廉森沖倪洛嫣喊道:“嫣兒,你馬上就是大學生了,卻還要別人給你講故事,你不嫌丟人嗎?”

“可是嫣兒就是睡不著,這些年你都會給我講故事的,改不了了。”倪洛嫣理直氣壯。

廉森頭疼,不過能怪誰呢?還不是自己給慣的。

倪洛嫣就這么眼巴巴看著廉森,這讓廉森有了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心一橫,干脆豁出去了。

“真想聽?”廉森問。

“恩。”倪洛嫣頻頻點頭。

廉森清了清嗓子,開講了:

“從前,有一個天底下最最最厲害的魔鬼,

他愛上了天底下最最最美麗的公主。

然而公主說:‘只有王子才配得上公主。’

魔鬼,心死,腸斷……

從此,繁華落盡,草樹枯萎,飛鳥無情,風月無常。”

倪洛嫣凝眉耷拉下腦袋,略顯憂愁:“怎么是個悲劇啊?”

好像廉森還未說完,只聽他繼續說道:“最后,魔鬼說了一句話……”

“說了什么?”倪洛嫣眼神里閃著光,盯著廉森著急地問道。

“魔鬼說:我真情待你,疼你入骨,而你在乎的卻只是一個身份。”

“廉先生,為什么你永遠都喜歡一些悲劇的故事呢?”倪洛嫣看著廉森的眼睛,卻無法在他的眼里看到一絲的情緒波瀾。她看不透他,一直都看不透。

第四章 真心話大冒險

“故事講完了,你可以睡了嗎?”廉森沒有回答倪洛嫣的問題,也許他是不愿回答,也許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倪洛嫣扭扭捏捏地不肯走:“可是,我還是睡不著。”

廉森一聽決定這次不依她了,掀開被子二話不說抱起倪洛嫣走向她的房間,然后扔到了床上,并冷冷地下了個命令:“給我立馬睡下。”

倪洛嫣清楚,廉森的溫柔往往堅持不了幾分鐘。倪洛嫣不再說話了,卻死拉著廉森的手不肯放開。廉森扭捏不過這個小丫頭,也就任由著她了。就這樣,這一夜倪洛嫣抱著廉森的胳膊睡著了。

第二天,倪洛嫣就起了個大早,下樓后往嘴里塞了個小籠包,剛想往外跑就被廉森一把逮住了。

“唔……你干什么呀?”倪洛嫣滿口塞滿了包子,含糊不清地說著。

“給我安分地吃完早餐再走。”廉森冷歷地說,然后自顧走到餐桌另一頭開始悠閑地吃起了早餐。

倪洛嫣心里著急呀:“廉先生,我再不走就得遲到了。今天是去學校的第一天,我不能遲到!”

“我讓老鐘開車送你去學校。另外還有,我既然派人每天開車接送你,那你就不必住宿了,就住家里。”廉森優雅地拿起土司片,慢條斯理地往土司上涂著果醬。語氣生硬,似不容商量。

倪洛嫣睜大了眼睛,拒絕道:“我可以自己去學校的,再說圣斯利說近雖是不近,但說遠也不遠啊。而且鐘叔是你的司機……不用為我忙活著了。”

廉森蹙眉,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嫣兒,這事兒我決定了,沒得商量。”

倪洛嫣撇了撇嘴,迫于廉森的淫威之下,只好坐下來陪他吃早餐了。

今天是開學的日子,在倪洛嫣看來就是好日子。老鐘把倪洛嫣送到菁華大學后,倪洛嫣背著書包,神清氣爽地步入了大學的校園。倪洛嫣張開雙臂,抬頭呼吸著清晰的空氣。

突然,一陣疾風襲過,倪洛嫣突然冷不丁地被人撞了個滿懷。

倪洛嫣理了理額前的劉海,打量著撞倒自己的人:“你干嘛呢?不好好走路,瞎跑什么呀?”

那人趕緊扶起倪洛嫣,滿臉歉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同學,是我走得著急了。”

倪洛嫣站起來仔細打量了一番站在自己面前不停道歉的人后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好,我叫陳麟東。”陳麟東是一個陽光大男孩兒。

倪洛嫣嘴里念叨著:“陳-麟-東……”說完,整了整衣服朝前走去,也沒打算跟他計較了。

沒想到陳麟東還跟了上來:“哎同學,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倪洛嫣。”倪洛嫣大大方方地說道。

“這名字真好聽,對了你這要去哪間教室?”陳麟東問。

“A214。”

陳麟東一陣驚喜,拍手叫道:“嘿,正巧!我們竟然是同一個班的。”

“是嗎?”倪洛嫣也沒想到,停下腳步看了看陳麟東。

“這就是緣分吶,一起走吧?”陳麟東提議道。

“好啊一起走吧,陳麟東同學。”倪洛嫣笑著點頭答應道。

兩人走進教室后,倪洛嫣發現這里的每一位同學好似都來自五湖四海。她和陳麟東來得是最晚的,想找空位坐下來,也只剩第一排了。不過倪洛嫣倒是無所謂。

倪洛嫣的右手邊坐著的是陳麟東,而左手邊坐著的是一個女同學,名叫胡晴兒,性格開朗直腸子,說話沒邊際,喜歡交朋友,很快就跟倪洛嫣、陳麟東熟絡了起來。

胡晴兒對他們說:“今天晚上班上有個活動,你們倆參加嗎?”

“活動,是什么活動啊?”倪洛嫣和陳麟東異口同聲地問道。

“就是班上同學組織的,就是為了大家伙兒能熟悉熟悉,加快了解嘛。”胡晴兒解釋說。

“那肯定熱鬧,洛嫣我們去吧。”陳麟東興致勃勃。

“啊?”倪洛嫣犯難了,晚上老鐘會來接自己回家,這事兒要怎么跟廉森交代呢?有點兒不好辦吶。

“洛嫣你就跟我們一起參加吧,可好玩兒了。”胡晴兒起哄道。

“那可不能太晚,我得早點兒回家。”倪洛嫣妥協了。

“行知道了,到時候不會攔著你的。真沒看出來你還是個戀家的人啊,想我只能一個禮拜回一趟家了。”胡晴兒羨慕地看著倪洛嫣。

倪洛嫣汗顏:“我這哪是戀家呀,我這分明是為了保命。”

“啊?”這回,輪到陳麟東和胡晴兒異口同聲的了。

“呵呵~”倪洛嫣訕訕一笑。

于是倪洛嫣抽空找了個機會,給廉森打了一個電話。正在商場巡看的廉森一看來電顯示就接了起來。

這一次不是美女秘書趙夢瑩接的,是廉森。

“廉森哥哥。”倪洛嫣開口就給了一顆糖。

廉森下意識地蹙眉,他太了解這丫頭了:“又怎么了?”

“是這樣的,稍晚些呢班上會有一個活動,所以不用讓鐘叔來接我了,等結束后我自己回來就可以了。”

廉森想了很久,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倪洛嫣還以為他不會答應了,心里略微有些失落,卻不想良久之后廉森竟說道:“……早點兒回來。”

“知道了。”倪洛嫣見廉森答應了,高興極了。

廉森掛下電話后,緊跟在一旁的趙夢瑩微微頷首唯唯諾諾不敢出聲。

廉森收起了淺顯的笑意,輪廓立體分明的臉龐覆上了一層陰霾,寒氣逼人:“是誰給你的權利可以隨意接我的電話?”

不得不說趙夢瑩的膽子確實很大,她自作聰明地認為她能夠成為廉森身邊的秘書就說明自己對于廉森來說是不一樣的,但她不知道她這么做完全是在冒險。

趙夢瑩眼神閃爍,頓時花容失色,言談舉止間透露著驚慌,她強作鎮定地解釋道:“夢瑩只是見廉總當時閉目小憩,不忍打擾你休息,所以我才……”

“你可以滾了。”廉森耳根子煩得厲害,不耐煩地打斷了趙夢瑩的話,冷言冷語不帶一絲情感波動地說道。

趙夢瑩一臉驚愕,抬起精致小巧的臉蛋,眼眶漸漸紅潤,她沒有想到廉森竟會因這么一件小事便將自己趕走。趙夢瑩抽泣著哽咽道:“廉總,夢瑩跟了你一年了,這一年里我自問盡心盡力,難道你一點兒情面都不顧……”廉森,你怎么能如此絕情、冷血。

廉森厭煩地閉上了眼睛,抬手動了動手指。身后的兩名保鏢便立刻會意,上前夾著趙夢瑩的胳膊就往外拖去。趙夢瑩拼命哭喊著,早已不顧自己的形象,以往美艷驕傲的趙夢瑩,此刻盡顯狼狽之色。

她,錯就錯在,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跟在一旁的助手尹海自始至終都未替趙夢瑩求過一次情,這會兒倒是開口說話了:“廉總,我立刻再給您安排個女秘書。”

廉森冷哼一聲:“不必了。”女秘書?呵~再來個女秘書,家里那個豈不是要鬧翻天了。

廉森最怕麻煩。

尹海略微露出吃驚之色后,立刻按壓住了心中的好奇,而后又對廉森說道:“廉總,跟咱們商場簽約的莉莉小姐合約快到期了,不知道還需不需要與她續約?”

廉森那狹長深邃的眼眸查看著商場的每一處地方,輕啟薄唇:“這廣告模特是我花錢請來的,如果達不到我預期的宣傳效果和利益的話,那么不要也罷。”

“這個莉莉確實沒有名氣了,不過我有關注過新一代影后白冰兒,她最近拍了一部電視劇,現在還特別火,而且她還是做模特出道的,不如請她來做代言?”

廉森聽后微擰眉頭,修長的指尖拂過腦門說道:“就她了。”

“是。”尹海聽令,隨后著手就去辦了。

傍晚學校里:

同學們之間一開始都有些拘束,不過吃吃喝喝說說笑笑了一會兒后,也就放開了不少。接著就有人提出玩一個游戲,既刺激又熟悉好玩的游戲——真心話大冒險。

第一輪,是身為班長的徐立做裁判,給在場的所有人發一張數字卡片。然后他隨口報一個數字——16。

“誰是16啊?”徐立問。

全場一片肅靜,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向鬼機靈的胡晴兒朝倪洛嫣探了探腦袋,看到了倪洛嫣的卡片后,驚奇地大喊:“洛嫣,是你!”

倪洛嫣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是的,倪洛嫣就是這么幸運再第一輪就被抽中了。

倪洛嫣也認命了:“好吧,有什么問題放馬過來吧。”

徐立也毫不客氣,只聽他問道:“倪洛嫣同學,你有沒有喜歡的人了?”

身邊的陳麟東轉頭看向倪洛嫣,似乎這個問題他很關心。

倪洛嫣眨巴眨巴眼睛遲遲未說話,這個秘密一直埋藏在心里,已經整整九年了。

第五章 怎么就喜歡上魔鬼了呢

見倪洛嫣一直未說話,更加引起了大家伙兒的興趣。

“洛嫣,你就說說吧你到底有沒有喜歡人啊?”大家伙兒紛紛問道。

胡晴兒也在一旁推搡著說:“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有喜歡的人,對不對?”

倪洛嫣猶豫了一會兒,最終不好意思地微微點了點頭。

這下,同學們就更加起哄了:“是誰啊?”

倪洛嫣臉頰上泛著紅霞,有點兒羞澀了:“說了你們也不認識。”

“那有在一起嗎?”陳麟東問道。

倪洛嫣心里一沉,失落地搖了搖頭。

胡晴兒一手搭在了倪洛嫣的肩膀上,說道:“要不這樣吧,干脆我們再來玩一個大冒險。”

“什么大冒險啊?”倪洛嫣問。胡晴兒實在是太能玩兒了,倪洛嫣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現在就給你的男神打電話,告訴他你喜歡他。”胡晴兒就是那么得大膽。

大伙兒覺得有意思,紛紛拍手叫絕,連班長徐立也說:“倪洛嫣,你就打一個吧,大家伙兒可都等著你呢。”

倪洛嫣可沒這個膽子,再說了這么鄭重的事情怎么可以隨便在電話里說呢,倪洛嫣毅然拒絕:“我,我不打。”

“哎,那你這就有些玩兒不起啦。”其他人哪能這么放過倪洛嫣。

這時,陳麟東站出來說話了:“游戲嘛玩的就是一個開心,洛嫣不愿意就別逼人家了。”

“等等,倪洛嫣喜歡的人不會是你吧?”幾個活躍分子開始曖昧地看著這兩個人。

這下,陳麟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胡晴兒在一旁“咯咯”地笑著。

倪洛嫣見了連忙說道:“你們別胡說八道。我暗戀的那個人已經住在我心里整整九年了。”

眾人驚嘆:“這么久!你們都沒有在一起嗎?”

“其實我本來是打算考進大學后就跟他告白,只是一直沒有找著一個合適的機會。”倪洛嫣解釋說。

“喏,現在正好有這個機會。”胡晴兒眼疾手快掏出了倪洛嫣的手機,遞到了她的面前。

倪洛嫣奪回手機,搖了搖頭:“我認為,告白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我一定要當著他的面說。我想看著他的眼睛,我想看到他的神情,我更想知道他是否有著跟我一樣的感覺。”

眾人紛紛點頭,看來大家都很贊同倪洛嫣的想法。

“我會馬上跟他表白的。”倪洛嫣下定了決心。

胡晴兒因為倪洛嫣的勇氣而激動地使勁兒鼓掌,其他人也在胡晴兒的鼓動下都為倪洛嫣鼓起了掌。這下,倪洛嫣更顯得不好意思了:“謝謝,謝謝大家。”

胡晴兒曖昧地看著倪洛嫣說道:“洛嫣,我會繼續關注后續的發展的。”

倪洛嫣笑而不語,只是臉已經紅到耳根子了。

天色已漸漸暗了下去,校園里暈黃的路燈齊刷刷地亮了起來,照亮了校園里每一條林茵笑道。

這一回的班里活動組織得還算挺成功的,大家伙兒有說有笑的結束了游戲。倪洛嫣是和陳麟東、胡晴兒一道走出的教室,一路歡聲笑語。

一出門就看到停在門口的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倪洛嫣認識這輛車,是廉森派給老鐘開的車。倪洛嫣三步并作兩步地跑上前去,邊跑邊喊道:“鐘叔,你怎么來了?”

映入眼簾的竟是頎長挺拔的身影,渾身散發著一股英氣,只叫人移不開眼。

“嫣兒。”從沒想到從駕駛座位上走下車的竟然是廉森。

倪洛嫣定睛一看,發現站在眼前的根本就不是鐘叔嘛。她吃驚不已,平常這輛凱迪拉克是廉森派給老鐘開的,通常情況下廉森自己可不開這輛車的。可今天怎么是廉森開著這輛凱迪拉克來接自己呢,不會是順路吧?倪洛嫣小跑到廉森的跟前問道:“廉先生?怎么是你啊?”

“上車吧。”廉森依舊選擇忽略了倪洛嫣的問題。

倪洛嫣回頭跟陳麟東和胡晴兒告別后,坐上了車。

一路上廉森專心開著車沒說一句話,倪洛嫣心里有疑問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她在拼命地組織語言。

“廉先生,我白天不是跟你打過電話,說我會自己打車回來的嘛。”倪洛嫣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

良久,廉森才回答:“太晚了。”也許廉森想說的是,太晚了一個小姑娘不太安全。

“什么?”倪洛嫣沒聽明白。

“等你磨蹭到家,我什么時候才能開飯。”廉森冷冰冰地說道。

“哦……”倪洛嫣失望至極,然后她又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補充道,“廉先生,其實我們都吃過一些零食,所以我不餓,不太想吃飯了。”

話音剛落,廉森猛然一腳踩下剎車,轉頭一臉陰霾地掃過倪洛嫣的臉,好似在說老子在等你吃飯,你竟然不吃了!

由于驚嚇,倪洛嫣下意識地緊閉了雙眼,緩過來后便暗自慶幸自己系上了安全帶,倪洛嫣不免感嘆廉森簡直太喜怒無常了,跟來了例假的女人似的。倪洛嫣是真的被那突然的一腳剎車給嚇到了,看著廉森趕緊改口:“我吃!”

廉森這才轉過臉,車子繼續行駛著。

倪洛嫣心中暗罵道:真是個魔鬼,我怎么就喜歡上這樣一個冷血霸道而又蠻不講理的魔鬼了呢!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502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