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鄰座的冰山!

“十年了,不知道那些令人討厭的家伙,到底怎么樣了!”

坐在飛往華夏的飛機上,葉乘風看著窗外那美麗的風景,唇角卻不自覺地勾起一抹淺淺的壞笑。

還記得,當初離開華夏的時候,葉乘風只是一個十五歲的稚嫩少年。

而今十年之后,當初的少年已經長大,蛻變成了一個鐵骨錚錚的男人。

廢材強少最新章節,廢材強少全文在線閱讀 第1張

“先生,需要喝點什么嗎?”

一名性感美麗的空姐,微微笑著問道。

“謝謝,不需要。”

葉乘風同樣報以微笑。

“這位女士呢?”

空姐將目光,轉移到葉乘風身邊的人。

這是一位,身著銀灰色修身連衣短裙的女子。

她酒紅秀發披肩,明眸皓齒間透著一股顛倒眾生的美麗。

精致的五官,與那高聳的胸脯,性感的小蠻腰,還有那纖細修長的美腿搭配,簡直美若天賜,只一眼便能叫人難以忘懷。

“好美的女子。”

饒是那姿色極好的空姐,都暗暗有些自慚形穢了起來。

目光下移之下,空姐又看到那女子美腿上的黑色絲襪,以及腳下那雙完全包住小腿的白色長筒軟靴,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想要與那女子親熱的念頭來。

女人看了如此,更何況男人?

“藍山咖啡,不加糖。”

那女子,目不轉睛地盯著手上的一份雜志。

音如天籟,卻冰冷異常,讓人感覺如同遭遇了一陣寒流,冷得幾欲哆嗦。

“咖啡不加糖,會很苦的呢。”

葉乘風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自他上了這架飛機,就注意到了這個堪稱極品的鄰座美女。

但旅程過去了大半,他卻始終沒聽那美女講過一句話,更沒有機會與之搭訕。

然而,盡管是現在有了機會,葉乘風卻依然沒有成功。

竟是那冷冰冰的美女,在拿了咖啡之后,理都沒有理他,只是自顧地看著雜志,眉頭不皺地喝著苦咖啡。

“好吧,原來是一座愛喝苦咖啡的冰山。”

葉乘風聳了聳肩,卻也沒有無禮糾纏。

那極品美女雖然動人,但卻冷若冰霜,他才不想熱臉貼那冷屁股。

“呵,就這窮酸模樣,還想搭訕美女。”

葉乘風前面位置的一名棕色西裝男人,非常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但卻被葉乘風絲毫不落地聽入了耳中。

葉乘風正待發作,卻忽然聽見后方,傳來了一聲大喝:“全都不許動,劫機!”

只看見,十二名持著微型手槍的蒙面男子,殺氣騰騰地從機尾沖了過來。

其中一人的手中,還拽著一名被打得滿頭是血的空警。

跟著下一秒,受傷的空警就被丟在地上,那十二名蒙面男子十分有序地留下四人鎮守機艙,其余八人則往飛機駕駛艙疾馳而去,顯然是要控制機長一類的人。

這一幕驚變,著實嚇得許多人都臉色發白。

縱然是葉乘風身邊的那位冰山美女,也有些手抖,以至咖啡灑落。

而剛才,說葉乘風窮酸的那棕色西裝男子,則更是不堪,居然渾身發抖。

倒是葉乘風,此刻仍然是一副風輕云淡的姿態,仿佛眼下所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略微過了一會兒,飛機駕駛艙便出來了四名蒙面男子。

其中一名為首的高個蒙面男子,舉著微型手槍,掃視機艙內的所有人,操著一腔倭國口音很重的華夏語說道:“我們是來自真理教的,今天劫機只想與華夏官方談判,要求釋放我們的重要高層,不求財,也不想傷害任何人。”

說完,他就槍口對著機艙頂部連開了三槍。

砰!

砰砰!

刺耳的槍聲,嚇得機上乘客一陣尖叫。

那為首的高個蒙面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后,才接著道:“希望大家配合,不要反抗,更別想在私底下做什么小動作!否則,我們可不保證在與華夏官方談判之前,就先殺上幾個!”

“別!別殺我啊!”

之前說葉乘風窮酸的棕色西裝男子,忙舉起雙手,哆嗦大叫:“我……我是企業老板,我……我可以給你們很多錢,求你們……放了我!”

“有錢了不起嗎?”

為首那高個蒙面男子一聽,直接走過去把那棕色西裝男子拽了出來。

槍托一砸,那棕色西裝男子頓時慘叫著倒地,滿頭是血,竟是當場被嚇尿了,霎時一股尿騷味道在機艙內蔓延開來,惹得葉乘風險些笑噴。

不過,為首那高個蒙面男子的舉動,卻讓飛機上的乘客們驚恐地意識到,剛才的話一點兒也沒有摻假成分。

眾所周知,真理教是一個起源于倭國的世界恐怖組織,擅長使用毒氣制造恐怖。

而且前陣子,華夏官方新聞確實發布過通告,表示抓捕了一名真理教高層。

如此一來,眼下這幫真理教恐怖分子,還真就打算拿飛機上的乘客與華夏官方談判。

“還有一件事,希望大家知道。”

為首那高個蒙面男子,見乘客們惶恐不已,便得意地笑出了聲:“為了保證談判順利,這趟飛往華夏的飛機,需要改變航線,大家不必驚慌,待到談判成功之后,我們自會放人。”

話才剛剛說完,葉乘風便感覺飛機傾斜,在高空轉了個方向,顯然是駕駛艙里的四名真理教恐怖分子,逼迫駕駛員改變了飛行方向。

略微一頓,駕駛艙內出來了一名矮胖男人,他急不可耐地掃了掃那蹲在一堆的空姐,隨后瞟向了葉乘風身旁那位冰山美女,幾乎是不自覺地咽了一口口水。

跟著,便用倭國語和那為首的高個男人說了一通。

葉乘風通曉十幾門外語,對于倭國語言自然不在話下。

他知道,那矮胖男人其實看上了他身邊的冰山美女,要求現在就帶去衛生間強行占有。

而為首的高個男人,則表示談判沒有開始,不能隨意傷害機上乘客。

但那矮胖男人卻說,幾個月沒碰女人,今天突然遇見了這么一個火辣辣的極品美女,根本忍不住,到時候出了什么問題會一力承擔。

于是最終,為首的高個男人只得點頭。

“這位美女,跟哥哥走吧。”

矮胖男人興奮地舔了舔下唇,微型手槍對著葉乘風身旁那位冰山美女指了指,示意她從座位起來。

“你……你們說過不傷害乘客的。”

冰山美女似乎懂幾分倭國語,此刻一臉的慘白,原本迷人的雙眸中,滿是驚恐之色。

不知道是想尋求一個依靠,還是她看出了葉乘風的不凡,竟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葉乘風的一條手臂,驚恐美眸中透著一絲渴求。

“哥哥只想帶你去品嘗品嘗那銷魂蝕骨的滋味兒,怎么能叫傷害呢?說不定你會為此著迷的,嘿嘿。”

矮胖男人就差沒流口水了,嚇得那冰山美女越發緊抓葉乘風的手臂。

甚至,冰山美女的指甲,都好像要刺入葉乘風的肉里一般,顯然是被嚇怕了。

“滾!”

葉乘風抬腳就揣,當場把那欲拉冰山美女起身的矮胖男人,給踹成了滾地冬瓜。

“你……找死!”

矮胖男人怒極,舉槍就想射殺葉乘風。

同時,機艙內的其他蒙面男子,也紛紛持槍上前,黑洞洞的槍口直接把葉乘風給包圍了。

第0002章 牛逼的軍官證!

不過,為首的高個男人卻眉頭一皺,阻止了下來,轉而看向葉乘風,陰森森道:“閣下是什么人?”

矮胖男人的體重和身手,他一清二楚。

但葉乘風坐著不好施展力氣的情況下,卻依舊輕松一腳就把矮胖男人給踹出去老遠,根本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

這等爆發力,這等速度,普通平民根本就做不到。

即便是普通軍人,甚至是一般的特種兵,也沒有可能。

“問我嗎?”

葉乘風對周圍那黑洞洞的槍口,壓根兒就好像沒有瞧見似的,很快笑瞇瞇地湊到冰山美女的白嫩臉頰,如蜻蜓點水般輕吻了一口。

跟著,他又在冰山美女柳眉倒豎,臉頰發紅的時刻,撫摸著冰山美女的柔順秀發,滌蕩出一陣誘人的發香,似在安撫,又似在警告冰山美女配合。

做完這一切,葉乘風才對那為首男人道:“看清楚了嗎?我是這位女士的老公!”

“我不是問你跟她什么關系!”

為首的高個男人險些岔氣,不由瞪眼道:“我是問,你什么身份!什么職業!”

“這位女士的老公啊!”

葉乘風唇角微翹,忍不住重復了一句:“我的身份和職業,就是這位女士的老公。”

“……”

這話一出,那冰山美女與周圍乘客是一陣無語,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除了說葉乘風膽氣過人之外,他們還能說啥呢?

“綁起來!待會兒談判的第一個人質,就用他!一旦談判不和,立即殺他警告。”

為首男人此刻,哪能不知道葉乘風是純粹消遣他的?于是鐵拳捏得劈啪作響。

“確定要這么做?”

葉乘風瞇了瞇眼,聲音中透著一股令人心底發寒的冷意:“剛才你們沒有經過我的允許,隨意改變飛機航線,影響我的行程,還沒有跟你們算賬。”

“就憑你?”

之前那被踹的矮胖男人,一臉不屑,看著葉乘風就好像看著一個死人。

而其他的蒙面男人,也同樣不屑萬分。

他們整整九個人在,人手一把微型手槍。

反觀葉乘風,卻只有空手一人,他是從哪里來的底氣,敢如此大膽地反過來找他們麻煩?

“今天算你們運氣不錯,死罪可免。”

葉乘風眼中殺意一閃,只下一瞬間,他就詭異地消失在座位。

身為修真者,葉乘風在國外闖蕩這十年來,見慣了殺戮,同時在他手中死去的敵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面對恐怖分子,他從來不會手軟分毫。

但如今在飛機上,眾目睽睽之下,葉乘風卻不想將那血腥的殺戮場景,如此粗暴地呈現在一群普通人的面前。

“人呢?怎么消失了?”

就在葉乘風一個隱身法術的情況之下,九名真理教成員,可謂全體盯著那已經空無一人的座位目瞪口呆,手心不自覺地冒出了冷汗。

“呃!”

一聲奇怪的悶哼響起,赫然是那意圖強占冰山美女的矮胖男人,白眼一翻地軟到在地。

但看在其余八人的眼中,卻猶如見鬼。

因為他們看不見葉乘風,只能看見矮胖男人如同遭受重擊一般地突然暈死在地,是那樣的毫無征兆。

“嘭!”

“砰砰砰砰!”

幾聲悶響之下,其余八人先后被放倒在地,根本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

做完這一切,葉乘風的身形才慢慢顯露出來,可謂驚呆了那冰山美女,也驚呆了全機艙的所有客人和空姐。

不過,葉乘風卻只留給了他們一道瀟灑背影,便是朝著駕駛艙行去。

在那里,還有三名蒙臉的真理教男子沒有處理。

“來,哥們兒,抽一根。”

當葉乘風走進駕駛艙的時候,那余下的三名真理教成員,居然當著機長的面,在分著香煙。

“媽的,你們不想活,老子還想呢!”

葉乘風閃身過去,手刀如電,幾下子便把那最后的三名真理教成員,給打暈了在地,惹得那機長是目瞪口呆,心中暗呼恐怖。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這是一次真的不能再真的劫機,他甚至以為是在拍戲。

這年輕人的手刀,就這么輕輕揮了幾下,三名身強體壯的大漢就暈了過去,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航線改回來吧,沒事了。”

葉乘風輕輕拍了拍機長的肩膀,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并不想回機艙去了。

一來,是他發現這里的風景更好。

至于二來,則是他不想再與那些普通乘客碰面了,免得被當成怪物。

“高……高手啊。”

機長是沒見到葉乘風那突然隱身的詭異情況,所以并不害怕。

相反,機長還激動得有些舌頭打結,忙透過通訊器與機上的空警聯系,將駕駛艙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通。

隨后,那名之前被打得頭破血流的空警,便用一塊毛巾捂著流血的傷口,踉蹌地行來。

“你好,我是隨機飛行的空警,名叫楊國東。”

空警亮了亮證件,十分熱情地握著葉乘風的手道:“非常感謝先生的見義勇為!這次要不是您的幫助,后果可真是不堪設想啊!我代表航空公司,代表全機組工作人員,以及機上所有乘客,真誠地感謝您。”

說完,楊國東深深地鞠了一躬。

“這也算,是我的分內之事吧。”

葉乘風頗顯無奈地聳了聳肩,很快伸手在褲兜里掏出了五六本證件。

于是,他隨手拿了一個,就遞了出去,又把余下的隨便塞回褲兜。

楊國東接過一看,頓時手一抖,差點給跪了。

這居然,是一本軍官證!

而且,證件上所羅列出來的一系列職務和頭銜,簡直牛逼得不像話,險些把楊國東給嚇尿了。

要不是楊國東確信,這是貨真價實的軍官證,恐怕都不敢置信這樣一個年輕人會有如此恐怖的職務和頭銜!

實在是太嚇人了!

第0003章 東方雪!

幾乎是下一瞬間,楊國東便把證件還給了葉乘風。

跟著,楊國東又恭恭敬敬地行了個軍禮,哆嗦著用那只有他和葉乘風能聽見的音量道:“首……首長,我……我保證不會泄漏您的身份。”

“去吧,不要驚動警方也不要驚動媒體,同時注意刪除監控錄像,安撫好機上乘客的情緒就行了。等飛機降落后,自會有人把那幾個真理教恐怖分子帶走。”

葉乘風把證件放回兜里,便擺了擺手。

約莫二十分鐘左右,飛機順利降落在華夏京城國際機場。

如果是尋常情況下,發生恐怖分子劫機這種事情,不管飛機有無平安降落,都會惹來無數的記者與警察。

不過這一次,因為葉乘風的一道命令,所有消息都被封鎖,平靜得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今天謝謝你了,我叫東方雪,敢問恩人貴姓?”

在葉乘風踏下飛機的時候,一道天籟般的聲音,伴隨著沁人的幽香襲來。

葉乘風回眸一看,赫然是一雙被黑色絲襪包裹的修長美腿,散發著令人想要伸手觸摸的魔力。

除了之前與他鄰座的冰山美女,誰還有如此誘惑的美腿?

“謝就不用了,后會無期。”

葉乘風在聽到東方雪這三個字的時候,原本臉上的燦爛笑容忽然僵住,手掌不自覺地握成了拳。

但很快,他就放松拳頭,重新掛上了笑容,大步離去。

在機場的貴賓廳,葉乘風見到了三名頭戴紅色貝雷帽,身穿黑色背心與淺灰迷彩熱褲的女子。

他們個個身材火辣,面容俏麗。

就是往那兒一站,什么也不做,便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尤其是那白花花的修長美腿,則更是魅力四射,惹人遐思。

“首長好!”

在葉乘風接近的時刻,那三名身材火辣的女子,齊齊敬禮,顯得很是恭敬。

“怎么是你們接機?老頭子呢?”

葉乘風左顧右盼了一會兒,才有些不滿道。

“在……在酒店等您。”

為首那女子暗汗,心想這全華夏,恐怕也只有葉首長,敢叫華夏隱龍隱鳳的總負責人為老頭子了吧?

雖然那老頭,確實已經年紀不小,滿頭白發,但實際掌握的權利,可是僅次于華夏最高領導人的。

甚至有時候,華夏最高領導人還得虛心聽他的建議。

這么牛叉叉的存在,居然被葉乘風毫不客氣地稱呼為老頭子!

“好,帶路!”

葉乘風沒有立刻見到想見的人,不由有些郁悶的嘀咕了起來:“這老頭的官,是越當越回去了,飛機上的安全咋那么差?我一回國就碰上了劫機,這次會面還特地選在了酒店,到底搞什么飛機啊?難道是要隱鳳組這三個俏妹子陪我過夜?”

想到好笑之處,葉乘風不由摟住了為首那女子的性感蠻腰:“小月月,最近伙食太好了吧?肥了不少唷,上次在洛杉磯還沒那么豐滿。”

“葉首長!”

被叫做小月月的火辣女子,俏臉咻地紅了起來,卻又沒敢脫離葉乘風的摟抱:“我叫顏怡月,不是小月月。還有,您的手……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被人看見怪難為情的。”

“呃,抱歉,下次我換個沒人看見的地方。”

葉乘風嘿嘿直笑。

“首長——”

顏怡月拖了個長音,腳下輕跺,嬌嗔不已。

“好吧,不開你玩笑了。”

葉乘風忽地正色起來:“老頭子這次,特地要我大老遠的回國,是不是有什么新任務?”

“據說是保護一個美女總裁。”顏怡月道,“不過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對你都保密了?”葉乘風皺了皺眉,最終道,“這事兒,恐怕不簡單。”

“是的,老頭子……啊呸,老首長說,這對葉首長而言,恐怕是有史以來最艱巨的一個任務。”

“小月月,你叫他老頭子了哦。”

葉乘風忽然虛指點了點顏怡月,笑瞇瞇道:“我命令你,立刻給我一點兒好處,不然鐵定告你一狀。”

“葉首長!”

顏怡月很快可憐兮兮了起來。

而心下,卻是腹誹不已:“要不是你左一句老頭子,右一句老頭子,老娘能被你帶壞?”

“好吧,這次就原諒你了。”

葉乘風“啪”地一聲,直接拍了顏怡月一下,惹得顏怡月嬌羞地跳了起來,臉色越來越紅,猶如煮熟的螃蟹。

“首長太壞了,我會告你騷擾女部下。”

“你要是去告了,回頭鐵定吃掉你。”

葉乘風壞笑一聲,見此時的機場貴賓停車區,只有一輛掛著軍牌的新路虎攬勝,而且還是巔峰創世加長版,伊帕內瑪沙灘金的顏色。

于是,他笑著伸手道:“鑰匙給我吧,老頭子居然知道我的胃口,看樣子這輛快四百萬的新攬勝,是要送給我的節奏。”

“葉首長!這其實……是……是我們隱鳳組的車。”

顏怡月有些底氣不足道。

“那我的呢?”

“您還是親自去問老首長吧。”

顏怡月把車鑰匙遞給葉乘風后,都不敢去看他了。

這事兒她知道,老首長雖然特地給葉乘風配了輛回國任務的專用車,但其實……是一輛皮卡,而且還不知道是幾手貨。

她廢了好大勁兒,才從舊車市場以4800塊的價格淘來的,手動檔!

要是葉乘風知道,鐵定得發飆,所以她眼下不敢說。

“好吧,回去問問看。”

葉乘風上車后,才忽然想起一事,于是忙對那另外的兩名隱鳳組成員道:“你們去找一個叫楊國東的空警,把我在飛機上打暈的那幾個真理教恐怖分子,秘密處理下。”

說完,葉乘風便美滋滋地欣賞了一下這輛新路虎攬勝的內飾,贊口不絕。

隨即,他等顏怡月上車后,便發動車子,一踩油門沖出了機場的貴賓停車區。

到了非高速公路上的時候,葉乘風更是以接近兩百碼的速度狂飆,在那密集的車流中不斷超車。

別說副駕駛位的顏怡月了,就是路上其他被超的車輛主人,也都心驚膽顫。

不過,好在葉乘風駕車技術非常厲害,反應也超快,一路下來算是有驚無險。

于是,到了那家五星級酒店下車后,顏怡月第一時間接過了葉乘風手中的鑰匙,暗暗決定以后不給這家伙開了。

否則,什么超速闖紅燈的罰單,都得落到她的頭上。

約莫五分鐘左右,顏怡月就帶著葉乘風,來到了酒店的一間總統套房。

“老頭子,這次搞什么飛機啊?”

葉乘風一開門,便是沖口喊道:“什么事情搞不定,居然要我大老遠的特地回國?”

第0004章 總裁的保鏢

“乘風。”

一道蒼老卻又中氣十足的聲音,自總統套房的陽臺響起。

葉乘風順著聲音走去,便是瞧見一名身著軍裝的老者,此刻獨坐在陽臺,看著高樓下的滾滾車流。

“老頭子!”

葉乘風嘿嘿笑著過去,見旁邊有多準備一個位置,便毫不客氣地坐下。

“旅途順利么?”

被叫做老頭子的老者,其實是華夏官方秘密組織隱龍隱鳳的總負責人,云老。

而葉乘風,則是隱龍隱鳳的總教官兼隱龍組組長,上將軍銜,他的部下。

但葉乘風對云老,卻完全沒有什么上司與部下的區別,整個一自來熟。

“順利個屁,遇上真理教那幫恐怖分子劫機了。”

葉乘風翻了個白眼。

“安全降落就好。”

云老呵呵笑道,根本不用詢問過程,便能猜出大致情況。

“說吧,這次什么事情,我很忙的。”

葉乘風點起一支香煙,深深地吸了一口。

“去保護一個人,沒有時間期限,而且暫時不能讓她知道你是官方派來的。”

云老從側旁的茶幾上,拿起一疊檔案資料,輕輕放在葉乘風的手中,微微嘆了口氣,有些凝重道:“她叫林紫薇,是林氏生物科技集團的總裁。”

“有這必要?”

葉乘風略微翻了翻資料,上面除了介紹林紫薇的基本情況,以及大概喜好和生活習慣之外,便沒有其他了。

于是,他很不解。

身為隱龍隱鳳的總教官,葉乘風不敢說天下第一,但在整個華夏軍界,他還沒有遇到一個能在他手中走過三招的人。

因此,云老要他這樣的身份和實力,去保護一個看起來頂多就是漂亮懂得經營公司的美女總裁,會不會太過了?

居然還沒有時間期限,也不能讓她知道自己來自官方!

看來,這個美女總裁,似乎很排斥官方的人啊。

“表面資料,就這么多。”

云老嘿嘿道:“但背地里的資料,就得靠你自己去發覺了,因為這里是酒店,我怕隔墻有耳,就不對你多說。總之讓你去,絕不會殺機用了宰牛刀,我還有點兒擔心你應付不來。”

“有這么夸張?”

葉乘風忍不住微微驚呼,神色不自覺地凝重了幾分。

云老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從來不會在任務的事情上面開玩笑。

也就是說,云老認定這個任務對他葉乘風而言有難度,那絕對就是有難度。

難不成,這個叫林紫薇的美女總裁,還是一個很難相處的主兒?

這也不可能讓云老如此凝重啊!

葉乘風可謂百思不得其解。

“去吧,你的新身份是退伍軍人,名字還叫葉乘風。”

云老遞出一個文件袋:“這里邊,除了你的相關證件資料,還有一株陽元草,是提前給你的報酬,以后每月至少一株,尋不到會讓你到奇珍閣去選取其他物品替代,保證讓你滿意。而顏怡月,則是暗中輔助你的人。”

“成交!”

葉乘風打開文件袋一看,頓時感覺到一陣濃郁的靈氣從陽元草溢散,于是爽快答應,根本連任務細節都沒有詢問。

對于任務,他從來不會怎么在意有多難。

最最讓他看重的,其實是任務獎勵!

雖然說,他是云老的第一部下,是華夏的上將,是隱龍隱鳳的總教官兼隱龍組組長,但這其實都是云老為了拉攏他而安排的職位。

真正來講,葉乘風與云老,或者說與華夏官方之間,其實有點像雇傭關系。

華夏官方給錢給物,葉乘風就幫忙處理一些華夏官方不宜出面的麻煩事情。

比如剿滅敵國特工,盜取敵國重要資料文件,刺殺敵國指揮官等。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葉乘風是一個修真者,而且還極有可能是全球唯一的一個。

當然,這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如今的地球各種污染,已經到了靈氣幾近枯竭的地步,修真資源極其稀有罕見。

而恰好的是,有很大一部分修真資源,與古武修煉資源,其實都有著幾乎相同的用處,偏偏葉乘風要忙著修煉,根本沒有太多功夫去尋找。

而且就算有功夫去找,他也是一個人,效率有限。

所以,他以古武者身份,加盟了華夏隱龍隱鳳,依靠官方的力量去幫忙尋找修真資源。

這算是,各取所需吧。

“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了,那林紫薇與東方雪是校友兼閨蜜,集團總部地點在滬城,你的老家。”

云老忽然壞笑了一聲道。

“老頭子你……”

葉乘風聽到這里,頓時感覺被陰了一把。

如果云老提前把這一信息說出來,他可能不會接這個任務。

林紫薇倒沒什么,葉乘風與她并無瓜葛。

但東方雪卻……

葉乘風忽然想起了飛機鄰座上的那個冰山美女。

酒紅色披肩秀發,銀灰色連衣短裙,黑色絲襪,白色長筒軟靴……還有那凹凸有致的誘惑嬌軀……以及那個如蜻蜓點水般的輕吻……

“我的身份和職業,就是這位女士的老公。”

“今天謝謝你了,我叫東方雪,敢問恩人貴姓?”

……

“答應的事情,可不許反悔哦!”

云老嘿嘿笑道:“其實我覺得吧,有些事情該解決的,還是得盡早解決。你這樣拖拖拉拉,反而沒什么好處。另外,滬城的葉家,這些年也發生了不少事情,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看個鳥。”

葉乘風哼了一聲,眼神有些冰冷:“早在十年前,我便與他們毫無瓜葛了,葉家是葉家,我是我。”

“隨你吧,我只是建議。”

云老嘆了口氣:“你明天就可以到滬城的林氏生物科技集團報道上班,初始職位是保安,具體要怎么做才能接近林紫薇,并取得她的信任當上她的貼身保鏢,就看你的本事了哈。”

“不過就我所知,那林紫薇似乎還未意識到,即將面臨的重大危機,如果你能搶先成為他的貼身保鏢,那么這個任務就算成功了四分之一。當然,如果不能當上她的保鏢,那你只能在暗地里保護她了。”

“任務的事情,老頭子你就不必操心了,既然我答應接了,就一定會完成。”

葉乘風自信滿滿道。

但心下,卻又多少有些迷糊。

從資料上看,林紫薇就是一個很有經營天賦的美女總裁,除了錢多和長得漂亮有可能惹來危機之外,葉乘風暫時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但如果只是錢多和長得漂亮,葉乘風想,應該不至于讓國家主動請人保護她。

而且云老,還如此大費周章地,讓他這個隱龍隱鳳的總教官出馬。

除非,林紫薇這個人的能力,或者說她擁有的東西,對華夏乃至全世界的國家都可以起到無比巨大的幫助作用,完全值得華夏官方主動派人在暗中保護她。

而且,一派就是他葉乘風這么牛叉叉的!

“看來,這個美女總裁,遠遠沒有表面上的那么簡單啊!”

葉乘風暗道。

第0005章 老頭子,你有種!

“對了乘風,這是給你的車子,就停在樓下,軍綠色。”

云老打斷了葉乘風的思路,拿出一把老舊的車鑰匙道。

“尼瑪!老頭子,你有種!”

葉乘風探頭往下一看,赫然發現了一部掉漆嚴重,且車身早已被撞得坑坑洼洼的皮卡車,爛得不能再爛。

于是,葉乘風的嘴角抽搐得厲害,差點當場暴走。

“別生氣哈,這也是為了配合你的新身份嘛。”

云老哈哈笑道:“要不然,以你這些年對國家的貢獻,別說是豪車了,就是私人飛機也能配給你,但你見過開著私人飛機與豪車上班的普通保安嗎?到時候你一過去,別有用心這幾個字都寫在臉上了。”

“你就是故意惡心我的。”

葉乘風笑罵道:“二手轎車再怎么不堪也比爛皮卡好吧?我才不開這破爛玩意兒,倒不如當個無車族更符合新身份。”

“確定?”

云老臉上的笑意,忽然顯得戲謔起來:“滬城這些年,變化可是極大的,沒有交通工具恐怕寸步難行。”

“那我就打的,甚至擠公車都比開那爛皮卡有面子!”

葉乘風直接把鑰匙丟回給云老,意氣風發地轉身:“我就不信,無車族難道還不要過日子了!要是開那爛皮卡,妹子們都要被嚇跑了,老子還沒結婚呢。”

“也好,那我就……祝你成功吧。”

云老笑了笑,不忘提醒了一句:“記得早些出發哦,京城到滬城上千公里,挺遠的。”

“管好你自己吧,臭老頭子。”

葉乘風頭也不回地說道:“咖啡別喝太多,晚上不要熬夜啊。”

說完這話,葉乘風“嘭”地一聲關上了房門。

“葉首長,談好了嗎?”

顏怡月一直守在門口。

“嗯,談好了,走吧,跟我出發去滬城。”

葉乘風努了努嘴,簡單把云老這次的任務,與顏怡月講了一遍,就伸手道:“車鑰匙給我。”

“……”

盡管顏怡月早已決定,以后不給這家伙車鑰匙了。

但是,真正到了葉乘風問她拿車鑰匙的時候,她卻不得不郁悶地交了出來,并隨著葉乘風上了高速,直奔滬城而去。

不過,讓顏怡月很快放心的是,葉乘風這回只是狂飆了兩個小時,便說道:“小月月,你來開吧,我休息會兒。”

“嗯,找個地方停下來吧。”

顏怡月點點頭,心想一直讓你這首長開車載我,怪有些不好意思的。

“停啥?直接換位置不就得了?”

葉乘風翻了個白眼,勾了勾手道:“你先坐我腿上,回頭握住方向,我再把油門交給你就行了。”

“可是……”

顏怡月的俏臉,忽然又有些發紅了。

要她坐在葉乘風的腿上,這得讓她多難為情?

“快點啊!這段路正好都是直的,后面彎道才不好換位,車速那么快容易出事兒。”

“哦。”

顏怡月雖然百般不愿,但最終還是忍著心底的羞澀,小心翼翼地從副駕位轉移到主駕位,一屁股坐在了葉乘風的腿上。

“抓緊方向哈。”

葉乘風提醒了一句,便把方向交給了她。

緊跟著,又將油門交給她。

不過,讓顏怡月臉色更紅的是,葉乘風居然還沒有動身去副駕位的意思,這讓她別提有多尷尬了。

此時此刻,她與葉乘風的姿勢,要多曖昧就有多么地曖昧。

于是,懷著羞赧的心情,顏怡月怯怯道:“葉……葉首長,您怎么還不挪位置?”

“你一直用屁股壓著我,讓我怎挪?”

葉乘風哭笑不得。

他之所以不動,是因為一直在等著顏怡月稍稍抬起翹臀,那樣他才能抽身。

“啊……那我……”

顏怡月這才發現狀況,于是一張俏臉直接紅得好似滲血,心跳如同擂鼓。

下意識地,顏怡月趕緊拱起翹臀,好讓葉乘風抽身離開。

“行了,你就別不好意思的了,趕緊的讓開啊。”

葉乘風大大咧咧地,趁機挪到了副駕駛位。

“葉首長!”

顏怡月坐下后,一邊開車一邊嗔道:“你以后……以后要是再欺負我,我就……我就……我就……”

說到這里,顏怡月竟然不知道該怎么說下去了。

每次葉乘風欺負她,她都會說這么一句,但好像根本起不到效果!

“你就什么啊?”

葉乘風嘿嘿大笑,放倒座椅就睡了下來。

“我就……我就嫁給你!”

顏怡月鼓起勇氣,惡狠狠說了一句。

“呃,好霸氣的威脅。”

葉乘風嘴角抽了抽,一時竟不知道怎么回她了。

不知不覺,新路虎攬勝駛入了滬城一家五星級酒店。

顏怡月開了一個房間后,便對葉乘風道:“首長,您先在酒店休息一晚,明天等您上班回來,我應該已經幫您找好住的房子了。”

“叫我葉大哥,或者乘風大哥吧。”

葉乘風苦笑了一聲:“在公眾場合,就不要這般首長首長的稱呼了。還有,以后出來見我,只能穿便裝。”

“嗯,乘風大哥。”

顏怡月乖巧點了點頭。

“去吧,明天下午見。”

葉乘風擺了擺手,便獨自去了房間。

舒舒服服地沖了個熱水澡后,葉乘風換上了一套干爽衣服,然后盤坐在床上修煉了起來。

如今的地球,靈氣十分稀薄,葉乘風足足修煉了四五個小時,才感覺丹田靈力增加了一點點。

于是,他很不滿,干脆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口青銅煉丹爐,還有云老給的那株陽元草,以及其他數十種珍貴藥材,打算煉制那修煉用的陽元丹。

修真近十年來,葉乘風所積攢下來的修真資源,其實除了這枚費了好大勁才收集到材料并煉制成功,且空間不足十立方米的儲物戒指之外,就只有那口看上去不知道什么年份的青銅煉丹爐了。

至于其他靈草靈藥,都被他修煉消耗掉了,剩下的則是一些零碎散亂的低檔煉器材料。

“真的是一窮二白啊!要是在前輩的修真大陸,老子早就踏上飛劍,自由翱翔了。”

葉乘風忽然對修真大陸向往不已。

他的修真傳承,來自一位意外降臨地球的前輩,那個前輩就是修真大陸的人。

透過那位前輩臨終前的龐大記憶,身為地球人的葉乘風雖然沒有去過修真大陸,但卻好似去過一般,十分的了解修真大陸環境。

跟地球上的稀薄靈氣相比,修真大陸要完爆地球。

同時修真資源,也豐厚得很,像陽元草這種低階靈草,隨便一座深山都能采到幾株。

“算了,還是老老實實煉丹修煉吧,不想那些有的沒的了。”

葉乘風嘆了口氣,掌心忽地乍現出一團跳動的赤紅火焰。

關注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回復 428 即可閱讀★全書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