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小說http://www.15488316.com/情愛小說在線閱讀【每天更新】 情未染霜曉云羨最新章節_楚云羨霍曜臣情愛小說在線閱讀http://www.15488316.com/445.html<p>洪昊媽媽聽著四周的嘲笑聲,頓時覺得顏面全無,不由羞惱道:“笑話,什么鬼霍家?誰聽說過啊,還金孫,全身上下也沒看到哪兒貼金了,你以為商場是你開的嗎?你說立新規就新規!”</p><p>她完全是被氣的語無倫次了,只想著找回點面子,沒意識到這話算是自己上趕著對號入座了。</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31540283898770752.jpg" title="情未染霜曉云羨最新章節_楚云羨霍曜臣情愛小說在線閱讀 第1張" alt="情未染霜曉云羨最新章節_楚云羨霍曜臣情愛小說在線閱讀 第1張"/></p><p>直到四周哄笑,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一張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p><p>豆豆嗤笑了一聲,道:“身為T市人,沒聽說過霍家,只能證明你孤陋寡聞,哦,對了,順便說一句,這家商場正好就是我們家開的。”</p><p>四周頓時嘩然,紛紛議論起來。</p><p>“這孩子說的霍家,該不會是霍氏集團的霍家吧?”</p><p>“咦,好像是唉,我記得我在財經報上面看到過這個老人家,他好像就是霍氏的董事長……”</p><p>“不會吧……”</p><p>洪昊媽媽聽了這些議論,心里也開始有些慌張,但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只能強撐到底,繼續扯著大嗓門道:“吹牛又不要錢,我還說商場是我開的呢!有什么了不起的?”</p><p>不過,她很快就被打臉了。</p><p>商場經理氣喘吁吁的和一眾保鏢差不多是同時趕到的。</p><p>保鏢二話不說就上前將洪昊媽媽給架了起來。</p><p>“你們干什么?放開我!”洪昊媽媽大驚失色。</p><p>商場經理擦了擦腦門上的汗,道:“董事長,您老大駕光臨怎么不先通知屬下呢,屬下也好安排人迎接您啊。”</p><p>看著商場經理小心翼翼賠笑的樣子,洪昊媽媽臉上血色全無,這才相信,自己惹到了不能惹的人。</p><p>霍闌掃了經理一眼,不悅道:“這商場你是怎么管理的?什么人都放進來,簡直烏煙瘴氣!”</p><p>“很抱歉,董事長,是屬下的失職,以后屬下一定加強管理。”商場經理冷汗直流,連忙保證道。</p><p>要知道,只要霍闌一個不爽了,就可以分分鐘炒他魷魚。</p><p>“叔叔,豆豆爺爺剛才說了,要立一個新規,腦殘與豬不得入內!”云無憂稚聲稚氣的好心提醒道。</p><p>商場經理看了眼云無憂,又遲疑的看向霍闌,征求他的一件。</p><p>“聽不懂她的話嗎?”霍闌冷冷道。</p><p>商場經理連忙道:“聽得懂聽得懂,屬下馬上就交代下去!”</p><p>霍闌轉頭看向被架住的洪昊媽媽,然后對保鏢道:“送去打狂犬疫苗,省的出門到處亂咬。”</p><p>“什么?我不要,快放開我……”</p><p>然而,任由她怎么掙扎都沒有用,母子倆還是被保鏢給架走了。</p><p>豆豆笑瞇瞇的看著霍闌,道:“爺爺,我總算知道,我爹地的毒舌遺傳誰的了。”</p><p>見他提起大兒子,霍闌頓時冷哼了一聲。</p><p>云無憂星星眼看著霍闌,崇拜道:“豆豆爺爺,你剛才好帥啊~你是我見過第三帥的人了~”</p><p>霍闌挑眉,“第三?還有兩個是誰?”</p><p>云無憂開始掰手指,“第一是豆豆同學,第二是霍叔叔……”</p><p>霍闌臉色頓時一黑,“我排在那個逆子后面?”</p><p>云無憂有些為難,“因為霍叔叔比較年輕啊……”</p><p>霍闌,“……”</p><p>這是嫌他老了?</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43&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Tue, 23 Oct 2018 16:40:51 +0800 隨遇天晴再無風雨最新章節_夏雨余天擎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44.html<p>我這才猛然發現,離開那個城市已經7個多月了。</p><p>七個多月不見,提起他,我還是無法心靜如水。</p><p>他就像一根刺一樣扎在了我的心上,平時不覺得有什么,只要觸碰到,或是想到,就會牽扯出心口情緒。</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31540283394233299.jpg" title="隨遇天晴再無風雨最新章節_夏雨余天擎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隨遇天晴再無風雨最新章節_夏雨余天擎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不想。”我扯了扯嘴角,看了她一眼,就轉身走了。</p><p>現在的我,已經變得很理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該做的是什么。</p><p>我的人生未來里,已經沒有他!</p><p>我甚至以為,我們這輩子都將不會再見。</p><p>可命運就像是在跟我開玩笑一樣。</p><p>讓我在何晴的婚禮上,再一次見到了他。</p><p>不光見到了他,我還見到了劉逸陽,劉國峰。</p><p>———</p><p>婚禮是在h市最高檔的5星級酒店。</p><p>何晴娘家這邊就我,楊敏,還有兩個孩子。</p><p>我沒有開店,很早的我就開車帶著他們去了酒店。</p><p>到的時候,何晴還在畫新娘妝,何晴沒有要伴郎伴娘,只要了夏雪和夏歡年做送戒指的花童。</p><p>見到我們,她立刻抬手招呼一個在一旁幫忙的人將一個行李箱拿了過來。</p><p>“那…你們四個的衣服都在這里面,趕緊換上。”</p><p>箱子里有兩件白色的抹胸禮服,還有兩個孩子的禮服。</p><p>西式婚禮,新娘子穿的是白色的婚紗,我們再穿白色禮服…</p><p>我沒有動,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歡年和小雪換一下就行了,我和楊敏就不用了。”</p><p>“是啊,我和夏雨姐特意低調而來,不想搶了你這個準新娘的風頭。”</p><p>楊敏說著,人已經跳到了房間的床上悠閑的晃了兩晃,“這酒店的床彈性不錯啊。”</p><p>“彈性不錯你沒男人有什么用?”何晴揶回去,才轉回話題,“我可是為了你們能搶風頭特意去給你們量身定做了這禮服,你們今天怎么說也不能讓我太失望,我已經問了林峰,今天會來很多業內朋友,有很多條件不錯的未婚男士,你們可要好好把握時機。”</p><p>我聽著何晴的話,鼻子有些泛酸。</p><p>林峰改變了她,讓她由一個不相信男人,不相信愛情的女人,變成了一個相信男人,沉浸在幸福里的女人。</p><p>我替她高興。</p><p>可想想現在的我,變成了原來的她。</p><p>我們在對待男人的看法上來了個互換,我控制不住的感慨人生。</p><p>但我知道,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我該笑。</p><p>“我不需要。”</p><p>“我也不需要…男人有什么好,我還不如跟著夏雨姐一輩子。”</p><p>我拒絕,楊敏也跟著拒絕了。</p><p>“你跟她一輩子,可她解決不了你的身體需求啊,你還是要找男人是不是,這兩者不沖突…”</p><p>生理需求就這樣被何晴大唧唧的說出口。</p><p>我就像是做了虧心事一樣,紅了臉。</p><p>曾經跟余天擎夜夜chan綿,轉身身邊沒了男人。</p><p>這七個多月來的夜晚,我最清楚有多難熬。</p><p>女人到了30歲,大概是身體需求最強的時候,我忘了有多少個夜晚觸碰到那些纏ian記憶時忍不住的動手自我解決。</p><p>但我清晰的認知道,女人可以沒有男人,但不能沒有xg生活。</p><p>我不知道那些離婚的女人會不會像我一樣自wei,我感覺這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從不敢對任何人講,包括楊敏。</p><p>楊敏聽了何晴的話,鄙視了一臉,“晴姐,我發覺你要是沒男人肯定會死。”</p><p>我聽到死字,總算是穩了心神,提醒了她們一句:“今天大喜的日子,你們說話注意點。”</p><p>“你們還知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啊。今天我是新娘子,我為大,你們都必須聽我的,趕緊的,將衣服都換上,等我畫好了,你們也畫個妝。”</p><p>何晴堅持讓我們換,我知道,她是一片好心,想要我們也能找到另一半。</p><p>說不上為了什么,我沒有再拒絕。</p><p>禮服很好看,可就是太露了。</p><p>因為是抹胸包臀款,我一低頭就能看到一道深深的溝,還有包不住的xiong。</p><p>我從來沒有穿過這么性感火辣的衣服,感覺渾身都被束縛了,還有隨時都會走光的別扭。</p><p>我用力的往上扯了扯,想遮住xiong前的大片風光,何晴卻直接上來,將領口往下扯了扯,幫我理了理整個禮服,“這禮服就是這個樣子的才好看。”</p><p>她幫我理衣服的時候,我感覺她才是姐姐。</p><p>“這太露了,我穿不出去。”</p><p>“這可是意大利最知名的設計師設計的,你說你穿不出去,你這不是打人家臉…你自己看看,哪里露了,你這最多是有料,別人羨慕不來的…”</p><p>“男人最喜歡的不就是女人這些,這是自身優勢…你看看現在多少人,花錢整成你這樣…”</p><p>何晴邊說邊擁著我將我推到大鏡子前。</p><p>我看著鏡中的自己,那呼之欲出的柔軟讓我一下子就紅了臉,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壓下心中的羞澀感。</p><p>我骨子里透著一股保守,可心里卻想放縱自己一回。</p><p>“可不是,我就是花錢整的…”</p><p>楊敏湊了過來,在鏡子前挺了挺xiong,毫不避諱的坦言。</p><p>她跟我的款是一個系列,可她的頭發是長的,直接撈在肩兩側,將該遮住的都遮住了。</p><p>“花錢整的?!那你連個男人都沒有,還真是白整了…”</p><p>何晴站在中間,一手勾住我的肩,一手勾住楊敏的肩。</p><p>“那…今天我將我的好運分一半給你們…”</p><p>“要幸福。”說了這三個字,我喉嚨就有些緊澀起來。</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42&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Tue, 23 Oct 2018 16:33:16 +0800 回眸一顧情闌珊最新章節_顧念琛余闌珊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43.html<p>“我們不談這些了,來先吃菜。”</p><p>余闌珊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江應東,心情都不毀掉了還有心情吃飯?她也真的很是佩服他。</p><p>能夠做到如此的淡定從容。</p><p>換做是她早已經不能夠心安了。</p><p>但有些人就是如此。</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31540282784308020.jpg" title="回眸一顧情闌珊最新章節_顧念琛余闌珊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回眸一顧情闌珊最新章節_顧念琛余闌珊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簡單的吃了點,看著余闌珊好像心情還算可以,江應東還適時的開口,說著:“闌珊,什么時候你約念琛一起吃頓飯吧?”</p><p>余闌珊手一滯,冷眸看著他,緩緩開口道:“你需要親自去問他,我吃飽了,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p><p>余闌珊拎過自己的包包。</p><p>江應東連忙喊了一句:“闌珊,等等。”</p><p>“還有事情?”</p><p>“你不能夠幫爸爸一次。”</p><p>余闌珊嘴角扯起一抹輕蔑的笑意,幫他?那曾經自己母親落難的事情求他有幫助過他們嗎?</p><p>“江董,風水輪流轉,你不懂嗎?”</p><p>頓時,江應東臉色鐵青,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凌厲道:“你現在有本事了,翻臉不認人了,忘記了當初是誰讓你到了顧念琛的身邊,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嗎?”</p><p>余闌珊淡漠的看著他,對江應東說話真的是多說無益。拎著包包就要離開。</p><p>剛走了兩步,身后的厲吼聲響起:“馬上你哥哥就會回來了,很多事情到時候都會逆轉,你現在這樣對我,你會遭到報應的。”</p><p>余闌珊頓了下來,江銘佑要回來了,那更好,讓江銘佑看看他的父親曾經都做了些什么事情。旋即,抬起步伐離開。</p><p>江應東看著離去的人,剛才他還以為用江銘佑威脅她,肯定可以,看來真的是自己想多了。</p><p>余闌珊對他們江家的人除了江銘佑還有點感情之外,其他的人都是漠視的,這一點江應東也很是清楚的。</p><p>或許當年也是自己把事情做的太絕了。</p><p>他這些年心中一直都有余婉萍的,奈何方黎曼??????哎,在他們之中如果想要安穩的過生活他肯定會選擇體貼人的余婉萍,可是想要在商場上有一番作為肯定會選擇方黎曼。</p><p>而他選擇了后者,必然要舍棄余婉萍。</p><p>當初余婉萍走投無路來求自己,他不是沒有想過幫助,但是要對方黎曼表明自己的決心,所有只有狠心。</p><p>不然以方黎曼的脾氣會一直和自己鬧騰的。</p><p>她的性格有多刁鉆他很清楚。</p><p>如果當初他不那樣做,受傷的還是余婉萍。</p><p>剛江應東說江銘佑回來了,只是想讓余闌珊看到江銘佑的份上能夠幫自己一把,卻沒有想到他是真的回來了。</p><p>聽到江銘佑回來,江應東立即趕回去卻撲了一個空。</p><p>而,余闌珊剛到家就接到江銘佑的電話,她這個號碼用了很多年,一直沒有換掉。</p><p>立即接了起來。</p><p>“喂,銘佑哥。”</p><p>“闌珊,好久不見了。”江銘佑如沐春風般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了過來。</p><p>“嗯,銘佑哥你回來了嗎?”剛才她還不相信江應東說的話,但沒有想到真的回來了。</p><p>顧念琛剛走到樓梯口便聽到了余闌珊接電話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捕捉到了一個人的名字,江銘佑?</p><p>他回來了?</p><p>邁著沉穩的步伐下了樓。</p><p>“嗯,好,那待會見。”</p><p>余闌珊剛掛斷電話便看到顧念琛從樓上下來,臉上的笑容瞬間止住了,她記得顧念琛和江銘佑是同學,還是好友。</p><p>看到余闌珊看見自己臉色瞬間變了一個色,臉色立即沉郁下來,冷冰冰道:“又是哪個野男人給你打電話,這么開心?”</p><p>余闌珊眸色沉了下來,在顧念琛那里只要她和一個男人通電話對方就會在他的嘴里成了不堪的人,冷哼著:“你知道是男的?”</p><p>“江銘佑?是女的?”</p><p>余闌珊:“??????”</p><p>“你都知道了是江銘佑還說的這么難聽,他是我哥哥,你不會忘記了吧!”有時候真的懷疑顧念琛有健忘癥。</p><p>顧念琛眸色一沉,逼近她,道:“難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很變態的人都有嗎?不排除你們之間都有這種關系的可能,更何況還不是一個媽生的。”</p><p>他的話把余闌珊氣的直咬牙,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用針線給縫上,怎么會有他這么毒舌的男人。</p><p>“顧先生,你要這么想,我肯定不能夠阻止你。”</p><p>“嘴巴還真的厲害了,他約你哪里見面了?”</p><p>余闌珊翻了一個白眼,“我為什么要告訴你?”</p><p>顧念琛好整以暇的看著他,道:“不說也行,那你別想出門。”</p><p>“你??????”余闌珊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顧念琛,真的是太霸道了。</p><p>“英倫咖啡吧。”</p><p>“一起去。”顧念琛話落,徑直朝門口走去,開始換鞋,鞋子已經換好了,看著余闌珊還杵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眉心一擰,道:“你不走?還是要我抱你。”</p><p>余闌珊:抱你個大頭鬼。</p><p>她還想和銘佑哥好好聊聊天,但顧念琛這么一去,別想聊天了,可能是十分的壓抑。</p><p>江銘佑一身黑色的西服坐在露天的咖啡桌前,看到顧念琛的時候有些詫異,但想到自己母親在自己面前哭訴的事情他也明白了怎么回事。</p><p>指了指自己對面的兩個位置,道:“念琛,闌珊,坐吧!”</p><p>顧念琛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很客氣的說著:“銘佑什么時候回來的?”</p><p>“昨晚。”話落,轉頭看向一邊安安靜靜的人,“闌珊,你想喝什么?”</p><p>“我隨意就好。”</p><p>“那我給你點了。”對著服務員說著:“一杯拿鐵,然后一塊巧克力蛋糕。”嘴角揚起淺笑,道:“我應該沒有記錯吧!”</p><p>余闌珊很是不自在,搖了一下腦袋。</p><p>“念琛,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你的愛好變沒有變,你想喝什么自己點。”</p><p>顧念琛深邃的眸子幽深的厲害,裝漣著不明的情緒。</p><p>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意,道:“我和闌珊的口味一樣,下次銘佑可要記得。”</p><p>江銘佑嘴角抽搐了一下。</p><p>余闌珊夾在兩個人的中間怎么好像在經受糖衣炮彈一般。</p><p>“銘佑哥,我先去一下洗手間。”</p><p>江銘佑點點頭。</p><p>余闌珊立即站了起來,快速朝里邊走去。</p><p>江銘佑看著余闌珊遠去的背影,轉回了頭,看著顧念琛,緩緩開口:“念琛,闌珊是一個好女孩,希望你能夠好好對待她。”</p><p>顧念琛輕笑了起來,“今天你來找我們,不該是說其他的嗎?例如,你娶的是我妹妹江雪柔?”</p><p>江銘佑看著顧念琛,輕搖了一下腦袋:“念琛,你還真是幽默,這么多年還是這么的有趣。”</p><p>顧念琛臉色沉郁下來,道:“銘佑,我不是有趣,而是說的事實,我不知道你對余闌珊怎么樣?但我可以告訴你,余闌珊才是我想要廝守一輩子的女人,至于江雪柔,當初只是家里人所想而已,她失蹤又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也沒有去深究。”</p><p>他怎么會不知道他對自己妹妹的感情呢!或許曾經他就是有目的的,但沒有想到之后衍生出了那么多的事情。</p><p>“在我的心中雪柔和闌珊都是我的妹妹,不管他們誰和你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夠好好對她。”</p><p>“你和你的父母真的不一樣。”</p><p>江銘佑眸色暗淡下來,今天聽自己母親說那么多肯定其中有夸大的成分,即便沒有,那肯定也是他們先對不起闌珊的。</p><p>她母親的性格他一清二楚,要不然當初。</p><p>“闌珊從小受了不少苦,或許在你的眼中她的身份配不上你。”</p><p>“不,銘佑,你錯了,要是我在乎她的身世,我不會和她在一起。”顧念琛眉心擰了一下,繼續道:“這件事情希望你幫我保密。我暫時不想讓她知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夠。</p><p>“為什么?”江銘佑剛問出為什么,便看到余闌珊從里面出了來,輕咳嗽了一聲,他和顧念琛的關系雖然不同以往了,但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他還是一清二楚的。</p><p>顧念琛接收到江銘佑的信號,抬眸便看到余闌珊走了過來,拉開座椅坐了下來。</p><p>看著兩個人都看著自己,余闌珊很是困惑,問著:“我臉上有什么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好像也沒有什么東西。</p><p>兩個人都將自己的視線收了回去,坐在一起簡單的聊了幾句。</p><p>“念琛,我和闌珊單獨說幾句,行嗎?”</p><p>三個人都在了車子邊。</p><p>顧念琛還是給了他們空間。</p><p>江銘佑看著顧念琛上了車才緩緩開口:“闌珊,我知道我接下來說的事情或許對你來說會有些過分,但是我還是要說。”</p><p>余闌珊點了一下腦袋:“銘佑哥,有什么你就直接說吧!”</p><p>“不管我母親怎樣對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夠試著原諒她。”</p><p>余闌珊輕點著腦袋,江銘佑對自己很好,他的要求她還是會答應。</p><p>“銘佑哥,你放心,我不會對方姨做什么,只不過有件事情我真的很生氣。”她也不想告訴江銘佑是什么事情。</p><p>“我知道,我母親有時候即使很偏激,喜歡一意孤行,身邊的人的話都聽不進去。”如果他的母親可以聽勸或許也不會發生那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發生了就不可能再回去。</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41&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Tue, 23 Oct 2018 16:22:00 +0800 你是門前千堆雪最新章節_霍晉玄白梓嫻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42.html<p>顧子玉自然是清楚的,于是立即就將這一雙眼睛給保存起來。</p><p>做完了這一切,他們才松了一口氣,霍晉玄對著顧子玉使使眼色,顧子玉才指指那邊燃燒著的工廠,一切東西在大火當中,都會消失了痕跡。</p><p>終究一切都會塵歸塵土歸土。</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31540282065855439.jpg" title="你是門前千堆雪最新章節_霍晉玄白梓嫻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你是門前千堆雪最新章節_霍晉玄白梓嫻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消防隊的人直接就將大火給撲滅了,救護車也呼嘯而來,將他們給救治了,大約幾個小時以后,消防隊員們從坍塌的建筑下面將李安安的尸體給搬了出來。</p><p>三天以后,白梓嫻做了眼角膜移植手術。</p><p>一個月以后,白梓嫻重見光明。</p><p>三個月以后,白梓嫻和霍晉玄在火災當中所受的傷全都好了,并且霍晉玄重新為白梓嫻準備一個婚禮。</p><p>沒有人注意到李安安丟失了一對眼睛,當初去搜救的人也沒有注意到。</p><p>這一件事情只有顧子玉和霍晉玄知道。</p><p>而他們將永遠將這個秘密吞在肚子里。</p><p>當初幫助李安安做壞事的人也全都繩置于法,該上法庭的上法庭,該坐牢的坐牢,一切,似乎都有了美好的結局。</p><p>……</p><p>2月14日,情人節。</p><p>他們的婚禮在今日進行。</p><p>所有的人都知道,當初說的不愛,而此時卻是摯愛。</p><p>曾經的那個人,還好沒有錯過。</p><p>白梓嫻穿著婚紗,一步一步地走向霍晉玄,她的眼睛一如既往的美麗,而他朝她伸出了手,她淺笑著握住了他的手。</p><p>他看著她的眼,可卻似乎在這一雙眼睛當中看到了兩個人。</p><p>白梓嫻和李安安,他沒有避開,臉上帶著笑。</p><p>“你今天很美。”他開口說道。</p><p>“你今天也很帥氣!”白梓嫻微笑著說道。</p><p>然后他們就手牽著手一起來到了神父的面前,在神父的面前許下了一生一世的諾言。</p><p>這一次,沒有屈辱,沒有違心,只有他們。</p><p>而有一些事情,將永遠藏在他們的心底。</p><p>……</p><p>四年后,白梓嫻正在擺弄著一對小書包,一邊還坐著兩個三歲的小奶娃,是一對龍鳳胎。</p><p>而霍晉玄正在幫這一對小奶娃系鞋帶。</p><p>“爸比媽咪,今天我們晚上的時候不要你們接了,子玉叔叔會帶著我們去玩!”龍鳳胎哥哥小辰奶聲奶氣地說道。</p><p>白梓嫻看著小辰,說道:“他怎么不和我說一句?”</p><p>一邊的龍鳳胎妹妹淺淺順勢接過話來:“因為子玉叔叔要帶著我們去和暖暖的阿姨約會!”</p><p>“哦?”霍晉玄不由得抬頭看了淺淺一眼,道:“你子玉叔叔看上暖暖的阿姨了?”</p><p>“對啊對啊!”小辰十分興奮,雙眼亮晶晶的:“子玉叔叔一直把我們當做擋箭牌,帶著我們去和暖暖玩,他自己就去和暖暖的阿姨談戀愛!”</p><p>白梓嫻和霍晉玄對視了一眼,眼中自是意味深長,然后白梓嫻就握著小辰和淺淺的小手,說道:“這樣的話,你們要好好幫子玉叔叔的忙哦,子玉叔叔年紀大了,如果還沒有老婆,以后要打光棍了。”</p><p>小辰和淺淺當即點點頭,一齊奶聲奶氣地說道:“我們一定會幫忙的!我們一直都假裝不知道!”</p><p>白梓嫻笑了笑,然后就和霍晉玄一起將兩個小孩送到外面給他們的爺爺,爺爺最近很喜歡送小孩去上學,看著兩個孩子消失在街角,白梓嫻抬起頭來看看霍行衍,而他也在看著她。</p><p>相視一笑,她依偎在他的懷里。</p><p>“我愛你。”她說。</p><p>“我也是。”他答。</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40&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Tue, 23 Oct 2018 16:09:50 +0800 愛你如毒刮骨難除最新章節_晏時淵顧依恩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41.html<p>“她離開了嗎?”</p><p>晏時淵站在辦公室里,聽到顧依恩離開的消息以后,心里有著輕微的刺痛。</p><p>是他打擾了他們平靜的生活,所以他們才離開的嗎?</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31540281643464888.jpg" title="愛你如毒刮骨難除最新章節_晏時淵顧依恩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愛你如毒刮骨難除最新章節_晏時淵顧依恩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可是,他是真的愛她啊!</p><p>“是的,一大早就走了。”</p><p>雖然昨天晏時淵好像暫時退了一步,但是他的心里還是沒有放棄。</p><p>“給我跟緊他們,要是他們有一點閃失,你們也就完了。”</p><p>晏時淵已經想好了,既然顧依恩現在不能原諒他,那他就給顧依恩想要的自由。</p><p>他欠了顧依恩那么多東西,會慢慢還的。</p><p>……</p><p>顧依恩到了自己新家以后,滿意的環顧一周。</p><p>她手上的錢也不多了,沒有辦法讓孩子住大別墅。</p><p>但是她覺得,只要和孩子在一起,在哪里都是一個溫暖的家。</p><p>顧依恩不留痕跡的看了一眼躲在自己房子不遠處的車,笑容凝固了一瞬間,然后馬上又揚起了。</p><p>既然他要跟,那就跟著吧。</p><p>反正,自己已經心死了,他要浪費他的時間,自己也管不著。</p><p>“寶貝,我們的新生活開始啦!”</p><p>顧依恩在孩子的臉上親一口,干勁十足的開始打掃房間。</p><p>她現在是一個母親,就要做到一個母親應有的責任,她要給孩子最好的一切。</p><p>可是,顧依恩沒有想到,晏時淵會那么難纏。</p><p>……</p><p>“你又來干什么?”</p><p>早上本來打算帶孩子散步的顧依恩,一打開門就看到拿著一捧花的晏時淵,有些頭疼。</p><p>自從她搬過來了以后,晏時淵就每天準時在這里蹲點,一看見她就傻笑。</p><p>“你今天真美!”</p><p>晏時淵笑嘻嘻的把花遞上去,但是顧依恩并沒有理會他,厭惡的把頭別開了。</p><p>看到這個情形,晏時淵也不傷心,把花插在門把手上,立馬跟在顧依恩的身后。</p><p>“孩子昨晚鬧你了嗎?我看你精神不是很好的樣子。要不要我幫你推?”</p><p>晏時淵關切的問著顧依恩,看向孩子的眼里滿是疼愛。</p><p>這么小的孩子,她一個人照顧,一定累壞了吧。</p><p>顧依恩抿著嘴,心里有著說不出的急躁。</p><p>他這個人怎么這么煩,都說了讓他不要來打擾自己了,為什么還這么一副無賴的樣子。</p><p>“都說了,讓你不要跟著我了!”</p><p>顧依恩警告的瞪了他一眼,晏時淵才放了手,無措的站在那里。</p><p>隨即顧依恩冷哼一聲,推著孩子獨自走到公園里。</p><p>晏時淵一直和她保持著距離,但卻時刻跟在她身后。</p><p>晏時淵眼里閃過一絲笑意,在心里竊喜,不管怎么樣,只要她對自己還是有反應就行了。</p><p>轉眼,三年過去了。</p><p>晏時淵還是每天都準時來顧依恩的門口送花,不管顧依恩怎么冷言冷語對待他,他也不走。</p><p>“媽媽,叔叔又來了!”</p><p>孩子好奇的看著門口的叔叔,對她說。</p><p>聽到自己的兒子叫自己叔叔以后,晏時淵的眼里閃過一絲黯然。</p><p>不過他在心里給自己打氣,沒關系的,再堅持堅持,一定能有機會取得顧依恩的原諒的。</p><p>“寶貝,今天不是去參觀幼兒園嗎?我們馬上就要遲到了喲。”</p><p>顧依恩揚起笑臉哄著孩子,不過心里十分復雜。</p><p>她沒有想到,晏時淵竟然堅持了三年。</p><p>而且,她剛剛也明顯的注意到了晏時淵的失落,心里……有些心軟。</p><p>“媽咪,幼兒園是什么樣子的啊?”</p><p>才三歲的小孩,對世界上的一切都抱有好奇心。</p><p>顧依恩一邊耐心的解答著,一邊笑著幫他整理著頭發。</p><p>晏時淵一直跟在他們后面,注視著他們歡樂的背影,心里有著無限的滿足……和期望。</p><p>其實有時候,看到他們母子倆那么快樂的樣子,他也覺得原諒已經不那么重要了。</p><p>幼兒園的老師組織小朋友一起玩里面的玩具,向他們介紹幼兒園。</p><p>顧依恩趁著這個間隙,走到晏時淵的面前,嘆了一口氣。</p><p>“如果……算了,我們可以試著交往看看……孩子需要一個父親。”</p><p>顧依恩還是松口了,也的確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孩子,但是更多的還是……她心軟了,她舍不得放棄他。</p><p>“真的嗎?太好了,依恩!”</p><p>晏時淵興奮的抱起顧依恩,不管她是因為什么理由,只要能夠和她在一起,他都愿意!</p><p>顧依恩臉紅的不敢和晏時淵對視,明明都是當母親的人了,還是那么容易害羞。</p><p>遠處的孩子好奇的看著他們,為什么媽咪笑的那么開心,還和叔叔抱在了一起?</p><p>后來,他才知道,原來這不是叔叔,是爸爸啊。</p><p>他們又在一起了!</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39&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Tue, 23 Oct 2018 16:02:30 +0800 借你情火如烈焰最新章節_慕瀟瀟軒轅烈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40.html<p>“嗨!當然不可能讓您一個人出去啊,我負責推您。在咱們醫院不遠處呢,其實有一個很大的中央公園,平常可熱鬧了,咱們可以去那兒逛逛,您看怎么樣?”</p><p>“好。”</p><p>點了點頭,自從經過上次蘇玥的事情后,哥哥特意加強了照看她護士的精選,所以現在照顧她的護士們,都是有數的幾個,不會再出現類似于蘇玥那種情況發生。</p><p>因為不遠,沫雪也沒有換下病服,就這么坐在輪椅上,護士在身后推著她離開醫院。在人行道上,她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過這車水馬龍的畫面了。</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21540194670199134.jpg" title="借你情火如烈焰最新章節_慕瀟瀟軒轅烈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借你情火如烈焰最新章節_慕瀟瀟軒轅烈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其實也很乏味,沫雪卻有些走神,看著人來人往,這才慢慢的感覺到自己還活著……</p><p>護士所說的中央公園雖然不遠,但是他們走路也著實走了大概有半個多小時,這才到了公園。</p><p>果然好熱鬧。</p><p>“小姐,那邊有白鴿,我們去喂喂吧。”</p><p>“嗯。”沫雪只是點了點頭,現在做什么都好,讓她忘記東西,然后投入這社會中什么都不去想。</p><p>這兒白鴿有多一簇一簇的堆在一起,看起來十分的有情調。</p><p>從后面遞過來了飼料,她笨拙的接過,然后打開,因為右手不能夠動彈,所以她只能夠用左手去抓,灑出飼料引來一堆白鴿。</p><p>它們都親昵的在沫雪的腳邊啄著食物。</p><p>微風吹來,畫面美得動人……她坐在輪椅上,一身白色的病服看起來并沒有那么的突兀反而顯得很唯美。</p><p>黑發灑在肩膀上,她露出了笑容,這笑容似乎不屬于這渾濁的世間,一點都沒有被世俗所污染,是純凈的,所以才讓人覺得美麗。</p><p>“小張,推我去前面的噴泉那兒,那的鴿子更多些。”沫雪說道。</p><p>后面的人沒有回話,只是推著她往噴泉那邊走,當輪椅輪動的時候,也有不少的鴿子被這突來的‘小車’驚倒。撲哧撲哧的扇著翅膀四處飛舞起來。</p><p>沫雪左手抓了一把飼料,正要往地上灑的時候,突然疑惑的看著地上那被陽光所映射出來的影子。</p><p>她和輪椅的影子嵌在一起,顯得有些奇怪,可是影子上,站在她后面的人更加奇怪,不應該是護士小張嗎?</p><p>怎么這影子看起來更加像個男人?</p><p>她又眨了眨眼睛,盯著地上的影子看了好幾眼,確定自己的眼睛沒有花,也沒有看錯,這穿著褲子身材修長的人,絕對是個男人。</p><p>想到這,她立馬轉過身,心里打著鼓,不會又遇到什么意外了吧,蘇玥的事情才剛過去多久?她可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p><p>“你是誰?!”在扭頭的同時,她脫口問道。</p><p>當真正的看到后面站著的人,她立馬呆住了,是一個比遇到意外更加令人意外的男人,金發銀瞳,邪魅的如同妖精一樣。</p><p>“沫雪,這才多久不見,你就忘記我了嗎?還真是薄情寡義呢。”玖嵐朧的嘴角勾著一抹妖嬈的弧度,打趣的眸光看著她。</p><p>沫雪僵硬的眨巴了幾下眼鏡后,立馬四處環望了一下:“小張呢?不是她推我出來的嗎?怎么會突然變成了你?”</p><p>他的雙手還放在沫雪輪椅的推把上,嘴角的笑容卻勾大:“我讓她回去了,怎么,難道你害怕我把你吃了嗎?繼續喂你的鴿子。”</p><p>她哪里還有心情喂的下去,心情變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你為什么要讓小張回去?”哎,也怪她,喂一個鴿子都喂的出神,要不然不可能連小張走了都沒有注意到的。</p><p>“有我一個還不夠嗎?嗯?你還需要多少人伺候。”他懶懶的問道,已經把她推倒了噴泉的旁邊。</p><p>沫雪不再說話,只有不斷的在內心告訴自己,把玖嵐朧當成透明的,透明的……然后自顧自的抓飼料喂鴿子。</p><p>可是已然不像剛剛那么自然,她總會有意無意的想去撇后面站著的人,怪怪的,總覺得他那雙銀灰色的眸子正死死的盯著她呢。</p><p>僵硬的喂了幾分鐘,她有些忍不住了。揚起腦袋,望著他:“你不要一直盯著我好不好?”</p><p>玖嵐朧瞇了瞇銀灰色的眸子:“沫雪,你怎么一直用左手?不覺得這樣不順手嗎?”</p><p>他真的一直在觀察她的動作,然后眼尖的看到了她與平常有差異的動作。便開口問道……</p><p>她的右手藏披肩下,用起左手來笨手笨腳。十分的不協調。</p><p>“沒有啊,我右手還沒有完全康復,所以用左手更加順一點。”她平淡的說道,絲毫沒有露出緊張之色。</p><p>原以為這樣說就要可以了,應該正常人也都不會再有其它的反映了吧,結果,玖嵐朧從身后走到她的面前。</p><p>“你干嘛?”沫雪愣了一下。</p><p>“把你的手伸出來給我看看!”他冷冷的說道。</p><p>“為什么啊,我這樣用左手挺好的。你今天怎么這么多事啊,好了,我不喂鴿子了,我要回病房,把我送回去。”她快語的說著,就是不愿意把手拿出來。</p><p>“前幾天手都已經康復,怎么現在又說沒有康復?給我看看。”邊說,玖嵐朧不由分明的一把抓住她的右手臂,硬是將她的右手腕從披肩里扯了出來。</p><p>手腕紅腫,而且腫的還很大,他銀眸上的眉頭緊皺,看著那紅腫的地方冷語道:“這怎么回事?說!怎么弄的?”</p><p>沫雪趕緊用力去縮手:“我一不小心弄到的,你放開我,很快消腫就好了。”</p><p>“一不小心,沫雪,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想騙就騙?腫的這么大應該不是今天才弄得吧。為什么受傷也不叫醫生給你看看?你有什么不想讓醫生知道的?!”玖嵐朧冷語問道,眼里帶著尖銳。</p><p>黑眸里,她眼神黯淡了一下:“我只是忘記讓醫生幫我看而已。”為什么不讓醫生給她看看,因為醫生到時候一定會告訴哥哥們說她手又受傷了這類的。到時候家人來追問她也不知道該怎么去回答。所以一直揪心怎么去唬弄醫生。</p><p>玖嵐朧沉默了,看著她那黯然傷魂的摸樣,又撇了一眼她這腫的不成樣子的手臂,彎下腰身,她一把將她橫抱起來。</p><p>“喂,玖嵐朧你干嘛?”突然被抱了起來,她當然一驚。</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38&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Mon, 22 Oct 2018 15:52:36 +0800 天品神眼最新章節_王洋趙穎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39.html<p>沙加的話,頓時讓海娜眼前一亮。</p><p>吃喝拉撒睡,哪怕是戰爭世界的兵種,也無法躲開這些生活必須事項。</p><p>一想到此刻,雖然殺不死王洋,卻明顯的困住了王洋,海娜頓時興奮的道:“沒錯,雖然我們殺不死他,但是我們卻還可以困死他,我們的巨盾兵那么多,完全可以輪流頂替的頂著那些弓箭手,活活的困死他。”</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21540193976484929.jpg" title="天品神眼最新章節_王洋趙穎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天品神眼最新章節_王洋趙穎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沙加和海娜興奮不已,王洋的眉頭卻深深的皺起。</p><p>此刻,他也發現了自己的困境。</p><p>那些個巨盾兵高高舉起的巨盾,弓箭手們根本無法突破。</p><p>雖然他可以保護弓箭手們不被攻擊,但是這些弓箭手們因為巨盾的阻攔,也無法射出真正有效的具備殺傷力的箭枝。</p><p>甚至,因為巨盾上的力量,哪怕有他的輔助,這些弓箭手們都無法突破巨盾的阻攔,真正的離開這里。</p><p>可以說,沙加與海娜的戰術是成功的。</p><p>雖然因為不了解他的底細,不能真正的殺死他,但是這樣困住他,卻也讓他的時空凍結之力,再也無法輔助剩余的弓箭手們進行屠殺。</p><p>只是他雖然懊惱,卻沒有絲毫的驚慌。</p><p>“本來,我還想著保下這最后一點弓箭手,如今既然如此,那這些弓箭手也送給你們吧。”</p><p>這一刻,王洋的臉上露出一抹瘋狂冷笑,立刻大步向前,不再刻意的讓自己的時空凍結之力籠罩所有的弓箭手。</p><p>噗噗噗……</p><p>利箭,長矛,標槍不斷的落下。</p><p>隨著王洋的移動,那些時空凍結之力覆蓋不到的范圍,所有僵持在口中的利箭……等等立刻從天而降,將那些沒有任何抵抗手段的弓箭手全部殺死。</p><p>王洋每向前走一步,就會有一部分的弓箭手因為失去保護直接被殺死。</p><p>最終,當王洋走到那攔在前方的巨盾前之后,大量的弓箭手因為失去的時空凍結之力的保護,全部都先后的死在了從新落下的利箭長矛之下。</p><p>但是對于這一切,王洋都完全的視若無睹。</p><p>因為他已經決定犧牲所有弓箭手,自己一人殺過去,直接徹底的殺死沙加與海娜,好徹底的結束這場戰斗。</p><p>他的力量,確實在整個戰爭世界都算不上高層戰力,但是在整個海島上,他還是擁有著無敵的戰力。</p><p>雖然,來自虛空大世界的一切力量,他都無法使用,但是他的身體強度還是遠超這些普通士兵的。</p><p>他的力量速度身體強度,哪怕是最猛的野獸都無法與之相比。</p><p>這一刻,站在這些將弓箭手死死限制住了的巨盾面積,他竟然手腳并用的直接攀爬的登上了巨盾。</p><p>時空凍結之力的作用下,那些巨盾兵們全部維持著舉盾不動的樣子,任由王洋踏著盾牌過去之后,直接踩著他們的頭不斷向前本周。</p><p>踏踏踏……</p><p>這一刻,在時空凍結之力的影響下。</p><p>只要是王洋出現處,無論是什么兵種,都會瞬間變成一動不動的雕塑,任由王洋不斷的踩著它們的頭,一步步的不斷的向著沙加與海娜走過去。</p><p>看著王洋這樣不斷的向著自己奔跑過來,海娜頓時一臉慌張的望向身邊的沙加:“怎么辦,怎么辦……那個突然崛起的家伙殺過來了,他竟然無視了我們大軍,自己一個人就殺了過來。”</p><p>“不可能的,他一個人殺不過來的,那英雄的能力一直在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p><p>“我明白了,那可以隱身的英雄,一直就在他身邊,一直在替他壓制著我們的兵種。”</p><p>“他想要對我們進行斬首行動,只是他太小瞧我們了,他忘記了我們并不是只有一個英雄兵種。”</p><p>“我們不但有擅長排兵布陣的大旗之王,還有最擅長戰斗的角斗士黑牛。”</p><p>“他的英雄應該是輔助壓制的,但是想要壓制最擅長單體戰斗的角斗士黑牛,根本就沒有可能。”</p><p>“角斗士黑牛現在的單體戰斗力已經到達三十,一直是海島之上單兵戰斗之王,他若是敢過來,角斗士黑牛絕對能夠將他吃得多撕裂。”</p><p>這一刻,沙加的臉上充滿無盡瘋狂,立刻望向身后一臉殺意的角斗士黑牛道:“角斗士黑牛,等一下他沖過來了,你負責給我親自撕裂了他。”</p><p>砰砰砰……</p><p>踏地聲直接響起。</p><p>隨著沙加的聲音落下,一直沉默的角斗士黑牛頓時緩緩的站了起來。</p><p>不同于普通的士兵,角斗士黑牛竟然是一個身高足足三米的巨人,他的皮膚黝黑如煤,頭頂帶著一個長著一對牛角般的特殊盔甲,看起來簡直如同一個人立而起的黑牛。</p><p>他的手上,沒有任何的武器,但是唯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因為特殊的能力,他的雙拳是真正的堅硬如鐵,尋常刀劍與其相撞,瞬間都會在他的拳下粉碎。</p><p>自身戰力高達三十的他,絕對是海島上最強大的戰爭機器。</p><p>哪怕是甌海領主不死,他的特殊騎士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都沒有一個能夠抗住角斗士黑牛一拳。</p><p>此刻,天生為殺戳而生的他,在得到了沙加命令后,立刻望著不斷奔來的王洋,眼中充滿了瘋狂的殺意。</p><p>看著角斗士黑牛對于王洋并沒有絲毫畏懼,一直對著奔來的王洋充滿恐懼的海娜,莫名的安定了下來。</p><p>因為角斗士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在一對一的對決當中,他還從未見識過角斗士敗給任何人。</p><p>看著沙加和海娜的身前,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三米多高的巨人,遠遠的感受著巨人身上的恐怖力量波動,王洋的眼中第一次的露出了凝重神色。</p><p>雖然還未交手,他卻立刻確定,這三米多高的黑色巨人很強大,絕對比目前他見識過的甌海的特殊騎士還要強大。</p><p>“這就是戰斗類的英雄兵種嗎?一個個偏遠的海島中戰斗類英雄兵種,就可以如此強大,那些戰爭大陸上的戰斗類英雄兵種,又將會多么的強大呢。”</p><p>這一刻,感受著角斗士黑牛的力量波動,王洋的眼中立刻充滿了凝重神色。</p><p>但是雖如此,他卻仍舊毫無畏懼的繼續前行,準備繼續自己的斬首行動。</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37&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Mon, 22 Oct 2018 15:41:16 +0800 九流之徒最新章節_常安江鑫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38.html<p>他們打不打都跟我沒關系,但我必須要在他們開戰之前離開,所以趁著兩邊人中間這股火還沒徹底點起來的時候,我趕緊沖大齊說:“把潘達扔下去!”</p><p>大齊也沒問我的用意,抬手就把潘達往前一推,把這個大胖子直接從二樓給扔了下去,重重砸在了樓下靠樓梯的一張木桌上,咔嚓一聲把桌子砸了個稀巴爛。</p><p>我的本意是想讓這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落下去的潘達身上,然后轉移一下火力,再趁著他們內部審判的時候離開。可讓我萬沒想到的是,潘達落下去的時候估計嚇到了拿槍的那伙人,其中一個人可能是手滑了,竟然開了一槍!</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21540177428581553.jpg" title="九流之徒最新章節_常安江鑫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九流之徒最新章節_常安江鑫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這一槍就像是開戰的信號一樣,黑哥們那邊立刻有人喊了一嗓子:“操!干他們!”</p><p>隨著這聲喊,黑哥們一方的人全都不怕死地舉著刀沖上去了,而對面的人也同時開槍反擊,整個大廳里瞬間亂成了一團,槍聲、砍打聲、慘叫聲此起彼伏。</p><p>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情況,不過事情已經這樣了,我也只能將錯就錯,趕緊壓低身子避免被流彈擊中,同時催促著大齊趕緊往二樓里面的房間跑。</p><p>我倆趁著亂,低頭就往別墅后身跑,找到了一個靠窗的房間,開了窗子就往外面跳。</p><p>這讓我想起了上一次我倆被堵在江魚館里,也是從二樓跳窗戶逃跑了,而且上次也是因為解大哐,簡直就像是宿命的輪回一樣。</p><p>但我沒時間考慮什么宿命論,翻出了窗戶,就趕緊按照之前的套路,手扒住了窗臺,把身體盡量往下順,順到極限了再一松手,身子嗖地一下就落下去了。</p><p>好在樓下就是草坪,而且草很高、很厚,就像一個軟墊子一樣,我落在上面并沒有感受到太大的沖擊力,稍微下蹲緩沖了一下就站穩當了。</p><p>大齊隨后也落了下來,或許是沒了一只手的關系,他落地的時候失去了平衡,踉蹌了一步坐到了地上。我趕緊過去伸手把他拽了起來,然后轉頭就往后院墻的方向想跑。</p><p>跑了幾十米,穿過一片矮樹叢,再往前就是別墅的外墻了。</p><p>這墻有兩米多高,沒有柵欄,要出去只能硬翻。我倒還好,初中、高中逃課的時候沒少翻這種圍墻,跳起來兩手一扒,腳下一蹬,胳膊一用勁,很輕松就翻上墻頭了。大齊沒了一只手,翻墻就吃力許多了,不過在我的幫忙下,他也總算是成功翻到了墻頭上。</p><p>我倆不敢耽擱,從另一邊落了地,撒腿就往路對面的街心公園里跑。穿過公園,又繼續向前走過一個社區,直接一路跑到了另一條街上,到路邊攔了輛出租車,便直奔江沿。</p><p>雖然已經遠遠離開南天門了,但我的心還在撲通撲通地狂跳,緊繃的神經一直都沒有放下,直到我發現司機總是不停地用驚恐的眼神往我這邊偷瞄,我這才意識到,我現在胳膊上、腿上全是血口子,出租車座椅都染成了好幾片血印,而且別在腰上的槍也露了出來。</p><p>我沖司機說了句:“開你的車,不該看的別看!”</p><p>說完,我便脫掉了上衣,檢查了一下身上的這些傷口。</p><p>傷口都不算深,只是看著嚇人而已,我索性就連咬帶撕,把T恤扯成了繃帶,先纏在傷口上面。等出租車開到魚市場的時候,我已經把傷口都簡單處理好了,車一停,我就光著上半身下了車,一路狂奔著去和錢胖子匯合。</p><p>錢胖子沒有食言,車已經準備好了,還配備了司機,我和大齊的行李也都在車里放好了。</p><p>我把從解大哐家里拿出來的那幾把槍,連同我和大齊的槍,都交給了錢胖子。不過我也留了個心眼,怕他拿這些槍做文章,所以在給他槍之前,每一把槍我都仔仔細細地擦過了,確保槍上不會留下我和大齊的指紋。</p><p>善后的事情就不需要我來考慮了,道別也不需要了,我和大齊直接坐上了車,司機立刻發動汽車,開離了江沿。</p><p>我在車里打開了旅行袋,從里面拿了件長袖的T恤套在身上。路過藥店的時候,我讓司機去幫我買了些繃帶、消毒水、以及治療外傷的藥,等他回來繼續上路了,我就在車里一邊研究說明書,一邊仔細對傷口進行了清理、包扎。</p><p>因為神經還在極度緊張的狀態下,所以我并沒有感覺到多疼,很快就把刀傷包扎好了。等車子上了濱嘉高速,我慢慢放松下來了,之前感覺不是很強烈的疼痛這才慢慢顯現出來,而且越來越強烈,尤其是我的腰。</p><p>今天可真夠嗆,本來醫生叮囑我別做劇烈運動,我可好,又是干架,又是跳樓,又是翻墻,基本上把所有要忌諱的事情都做了。不過我也沒什么可后悔的,這就是我的選擇,我也只能做這些來給四毛加一個雙保險了。</p><p>嘉林已經遠遠消失在視線之外了,我長舒了一口氣,便拿出手機給顧逸儒打了個電話。</p><p>手機響了好幾聲,顧逸儒那邊這才接起來,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算是你們臨走之前給我留的驚喜嗎?”</p><p>我知道,顧逸儒在說解大哐家里發生的那場亂斗,看來消息傳得很快,估計道上的這些人應該都知道解大哐的集團已經徹底垮了,舊城區再也沒有霸王了,整個嘉林現在都是魏埋汰的了。至于顧逸儒能從中分到多少,那都是他的事情了,與我無關,我現在關心的只有一個人,就是四毛。</p><p>我對顧逸儒說:“儒哥,過去的恩也好、怨也好,從今天開始就都翻篇了,我也不想提了。這次打電話給你,我只想說一件事,就是關于四毛監獄的問題,無論如何,我希望儒哥能讓他離開嘉林,最好出省,越遠越好,我不想讓他在監獄里邊再出什么事,因為那地方沒人能幫到他。”</p><p>“放心,這我早就安排好了,現在四毛的證詞已經是無關緊要的了,庭審的時候也不需要他出面作證,有書面材料就足夠了。到時候我安排他去山東那邊服刑,不會出任何狀況。”顧逸儒痛快地答應說。</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36&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Mon, 22 Oct 2018 13:11:51 +0800 越過黃沙去愛你最新章節_顧槿妍賀南齊精品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37.html<p>徐千嫻一夜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凌晨時分還是回了賀家。</p><p>雖然兒子如今已經掌握了所有她犯罪的證據,但就像他說的,她還是抱著僥幸的心理,覺得兒子會放她一馬。</p><p>何況她也不可能畏罪潛逃,在賀家她是至高無上人人尊崇的賀夫人,離了賀家,她就什么都不是了。</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21540177030932339.jpg" title="越過黃沙去愛你最新章節_顧槿妍賀南齊精品小說推薦 第1張" alt="越過黃沙去愛你最新章節_顧槿妍賀南齊精品小說推薦 第1張"/></p><p>她放不下這份榮耀。</p><p>賀董事長最近睡眠質量不好,每晚睡前都要服下一粒安眠藥,因此他并不知道晚上都發生了什么事。</p><p>徐千嫻愛睡懶覺,早上賀董事長醒的時候,見她睡在一旁,也沒覺得什么不妥。</p><p>直到突然接到二兒子的一通電話,告知他要召開一場家庭會議,時間是上午九點,所有賀家人員都必須參加。</p><p>賀家每個人也都接到了這通電話,他們都甚為感到奇怪。</p><p>這不像是賀南齊一向行事的風格,除非有重大的事件發生。</p><p>賀佳音接到電話就趕回家了,賀南佑自從被罷職后也是無所事事,因此不到九點,全家人就齊聚到了一起。</p><p>賀董事長有些傷感,看著如今零星的家人,想著多年前,南越和父母都還健在的時候,這個家里是充滿了多少歡聲笑語啊。</p><p>如今短短幾年時間,南越走了,父親失蹤了,母親離世了,大孫子病逝了,小孫子被偷了,前大兒媳進了精神病院,后娶的大兒媳前不久也自殺了,還有從小寄養在他們家的喬希,那個他早就認定是媳婦人選的丫頭,也莫名不知所蹤……</p><p>想到這些,賀坤紅了眼圈。</p><p>他想不通,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這個家里變得如此多災多難。</p><p>“爸,二弟突然把我們召集在一起,是要開什么家庭會議?”</p><p>賀佳音跟賀南佑討論了半天,沒有結果,便疑惑的詢問一旁沉默的父親。</p><p>賀坤搖搖頭:“我不清楚。”</p><p>“媽呢?她不需要參加嗎?”</p><p>“她還在睡覺,她早上向來起的晚。”</p><p>以前老太太活著的時候,盡管徐千嫻很不情愿起早,但老太太有規定,七點鐘準時要吃早飯,她因為懼怕老太太,每次都是硬著頭皮起來,吃完早飯再去接著睡。</p><p>如今老太太不早了,她便沒了顧忌,早上愛睡到幾點睡到幾點,早飯想什么時候吃就什么吃。</p><p>“我看還是把她叫起來吧,別回頭錯過什么重要信息。”</p><p>賀佳音說著,便大聲喊王管家的名字,喊了好一會沒人應,她奇怪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怎么回事,人去哪了?”</p><p>“王管家身體不好,應該在休息。”</p><p>賀坤情緒低落的說了一句。</p><p>“大小姐,有什么事嗎?”</p><p>一名女傭向她走過來。</p><p>“去,把夫人叫起來,就說家里要開會了。”</p><p>徐千嫻迷迷糊糊的剛睡著,就被惡夢驚醒,她正坐在床上滿頭大汗驚懼不已時,房門被敲響,警惕的把視線移過去,她噤若寒蟬的問:“誰?什么事?”</p><p>“夫人,大小姐說家里要開會了,請您下樓。”</p><p>開會?</p><p>徐千嫻覺得自己渾身的神經頓時都繃了起來,她本能的內心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但她還是不肯相信,南齊會把她怎么樣…那可是她的親生兒子啊,是她這世上唯一最親的人,是她一生的依靠。</p><p>胡亂套上衣服,她連拖鞋都穿錯了方向,便急匆匆跑下樓。</p><p>“你們都坐在這里干什么?要開什么會??”</p><p>“媽,你臉色怎么這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p><p>賀佳音望著母親,關切的詢問。</p><p>“我沒事,我問你們開什么會?!”</p><p>她有些急躁。</p><p>“開什么會,你問他們,他們又怎么會知道。”</p><p>賀南齊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徐千嫻整個人突然石化了。</p><p>她回不了身,只能像個木偶一樣立在原地。</p><p>“想必我要說什么,你心里是清楚的,怎么樣,是你自己坦白出來,還是我替你坦白?”</p><p>賀南齊態度強硬,毋庸置疑。</p><p>徐千嫻大腦已經完全成了空白的一片,直到此時此刻,她都不敢相信,她的兒子最終還是沒有對她手下留情。</p><p>“想清楚了嗎?是你自己坦白還是我來說?”</p><p>賀南齊繼續咄咄逼人。</p><p>“二弟,你要媽說什么?”</p><p>賀佳音不敢置信的望著兩人,簡直一頭霧水,而她身旁的兩個人,都和她一樣,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p><p>徐千嫻的眼淚流了下來:“南齊,你就一定要這樣逼媽嗎?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p><p>“我怎么對你取決于你做了哪些事,要怪就怪你生了一個冷血無情的兒子,沒辦法包容你。”</p><p>“到底怎么回事?”</p><p>賀坤這時似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板起面孔來質問。</p><p>“我最后問你一遍,你自己說還是我來說?”</p><p>“我自己說!”</p><p>徐千嫻抓狂的吶喊一句。</p><p>喊完這句以后,她撲通一聲跪倒在丈夫面前:“老公,我對不起你,其實咱媽不是自己病死的,而是我害死的……”</p><p>一語驚起千層浪。</p><p>賀坤當即震驚的從沙發上站起來:“你說什么??”</p><p>賀佳音也嚇壞了,她過去攙扶母親:“媽,你在胡說八道什么?你是不是病糊涂了?”</p><p>賀南佑直接嚇得佇在沙發角落不吭聲。</p><p>“我沒有胡說,我說的是實話,你們奶奶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我故意用語言激將,等她犯病后又不給她藥,把她活活氣死的……”</p><p>啪。</p><p>徐千嫻話落音,賀坤一記重重的耳光甩了下來。</p><p>他真是驚怒交加,做夢也想不到,雖然一直以來都知道妻子跟母親關系不好,可他萬萬沒想到,徐千嫻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膽大妄為之事!</p><p>“爸——”</p><p>賀坤這一記耳光甩的力道過重,直接將徐千嫻打翻在地,流了一嘴角的血。</p><p>賀佳音哭著撲向母親。</p><p>“反了,反了,這個家要反了。”</p><p>賀坤氣的倒在沙發上,一口氣就要喘不上來。</p><p>賀南佑及時的將一瓶速效救心丸送了過去。</p><p>徐千嫻趴在地上哭。</p><p>賀佳音也不知該說什么,只能陪著她哭。</p><p>賀坤吃了藥后,緩了一會勁,便怒不可遏的沖著地上的人吼道:“你這惡毒的婆娘,竟敢謀害自己的婆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p><p>“爸,你也不能全怪媽,奶奶一直以來是怎么對她的,難道你看不見嗎?”</p><p>賀佳音雖然痛心母親的行為,但還是偏袒她。</p><p>“一個人對你有成見,你就一定要害死她嗎?何況她不過是對她挑剔了一些,又沒做什么萬惡不赦的事,她竟然對一個老人痛下殺人,這樣惡毒的心腸堅決不能姑息!!”</p><p>賀坤鐵青著臉撥打了安保室的電話,“來人!帶捆繩子來!”</p><p>賀佳音不知道父親要對母親做什么,但她的直覺不是好事,頓時驚恐的向賀南佑和賀南齊求救:“你們都說話啊,快替母親求求情,母親她已經知道錯了!!”</p><p>賀南佑諾諾的向父親望過去:“爸,你就放過媽吧……”</p><p>“給我閉嘴!”</p><p>賀坤這一聲吼,賀南佑直接不敢再開口了。</p><p>知道求這個慫包一點用處沒有,賀佳音將最后的希望落在二弟身上,也許他的話還有些份量,可是……</p><p>“不要看我,我是今天揭穿真相的人,自然不會做求情這種事,反而我希望在這個家里還能讓我看到公正的一面。”</p><p>“賀南齊!!”</p><p>賀佳音原想他或許可能不會求情,但沒想到他不但不求情還火上澆油激發事情的嚴重性。</p><p>徐千嫻先是一味的哭,聽了兒子的話,又笑起來。</p><p>她哭哭笑笑,笑笑哭哭,心里早就不指望,兒子還能對她手下留情。</p><p>她只是覺得自己悲慘,無與倫比的悲慘。</p><p>兩名安保人員過來,賀坤指示他們:“把這個兇手給我綁起來,關到禁閉室去!”</p><p>安保人員有些彷徨,不太敢上前。</p><p>“沒聽到我的話是不是?!”</p><p>賀坤一聲吼,他們趕緊走到客廳中央,斗膽將一家之母給捆了起來。</p><p>期間賀佳音一直哭喊:“不要綁我媽……爸,求你放過媽,你不能這樣對媽……你們住手,都給我住手……”</p><p>賀坤對于女兒的求情置若罔聞。</p><p>賀南佑有心想說情但沒那個膽。</p><p>賀南齊像看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態度冷漠。</p><p>而被綁的人不哭不鬧,仿若行尸走肉。</p><p>徐千嫻只交代了她謀害老太太的罪行,這其實都在賀南齊的意料之中,他讓她自己開口,就是給她選擇說多少的機會,而她或許也明白,讓兒子來說的話,她可能當場以死謝罪都難辭其咎。</p><p>光是謀害家婆這一項罪名都已經罪無可恕。</p><p>何況還是那么多見不得人的罪行和勾當……</p><p>不過對于她沒有事無巨細全部交代的行為,賀南齊也沒說什么,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p><p>他正在一步一步的實施著他的計劃。</p><p>到底這個家里的多災多難是家門不幸還是妖孽作怪,他會把真相帶到所有人面前。</p><p>“喂,利達嗎?你盡快回家來一趟,家里出事了,有事情要找你商量。”</p><p>賀坤喘著粗氣給自己唯一的兄弟打電話,畢竟母親是兩個人的母親,這么嚴重的事他有權利知道,至于那個心狠手辣絕情絕義的女人該怎么處置,就等到他的兄弟回來后再做決定了!</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35&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Mon, 22 Oct 2018 10:59:30 +0800 情長未如你矜貴最新章節_傅霆琛許一一情愛小說推薦http://www.15488316.com/436.html<p>許一一的心猛地一跳,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p><p>背后一雙手穩穩的按住她的肩頭,跟著她的那個司機用清冷的聲音道了聲:“多謝。”而后便在許一一旁的椅子上也坐了下來。</p><p>許致遠滿意的點點頭。</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www.15488316.com/zb_users/upload/2018/10/201810221540176589314996.jpg" title="情長未如你矜貴最新章節_傅霆琛許一一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 alt="情長未如你矜貴最新章節_傅霆琛許一一情愛小說推薦 第1張"/></p><p>他站起身走到酒柜旁,慢條斯理的起開一瓶紅酒,倒了四杯,許長敏不待他招呼,主動將酒杯端給了許一一兩人。</p><p>“說起來,這是個很長的故事了。”</p><p>許致遠靠在酒柜旁,晃動著手中酒杯,注視著那搖曳的紅色液體,臉上的表情浮現幾分漫不經心。</p><p>窗外的陽光斜斜投射進來,他就站在明暗交界的地方,那張臉一半明媚一半晦暗,說不出的怪異違和。許一一怔怔的看著他,她學了這么多年畫,對人物的輪廓線條本來就敏感,尤其在這種特別強烈的明暗對比之下,更加刺激她腦子里某一區域的神經。</p><p>她忽然就想起之前為什么會覺得他眼熟了。</p><p>母親曾經有一本相冊,被壓在梳妝臺抽屜的最底下,有一次被她不小心翻了出來。那里頭每一頁都貼滿了母親和一個男人的合照,黑白相片中,兩個人都顯得年輕甚至充滿稚氣,并沒有太過親密的姿勢,但有幾張照片中,兩人相視一笑的模樣,讓整個相片的畫面都仿佛甜得流出蜜來。</p><p>她當時并沒來得及多看幾眼,就被母親發現,匆匆從她手里搶過去之后,還對她比了一個封口的動作。</p><p>許一一從沒見過母親那么慌亂的神色,所以那些相片越發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p><p>如今回想起來,相片里那個年輕的男子,縱然五官的細節已經記不大清楚,可是那俊朗的輪廓跟眼前這個男人如此一致,實在讓她懷疑,這就是同一個人。</p><p>想到病逝的媽媽,許一一心中就是一痛,她忍不住就沖口而出問道:“你認識我媽媽?”</p><p>許致遠手上的動作一頓,嘴角勾起的弧線顯得如此悠遠而愉悅,他抿了一口酒,笑著對許一一道:“聽故事的孩子不能插話,說定了?”</p><p>那語氣竟讓許一一有一種滿滿都是寵溺的錯覺,忍不住抿了抿嘴,點頭再不說話。</p><p>許致遠接著說道:“很久沒有人讓我介紹自己了,有時候午夜夢回,我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我到底是誰。”</p><p>“三十年前,我是星城城郊外一個村子里的一個普通的年輕人。稍微那么不普通的一點是,我是村長的兒子,也是那個村里唯一一個大學生。畢業之后,我沒有選擇留在城里,而是回到村子里,思考我能做點什么來改變村子里大部分人窘困的生活。”</p><p>“一次機緣巧合之下,經過同學介紹,我認識了星城里幾個同齡的富家子弟,他們有男有女,家境優渥。但他們并不耽于玩樂,也都在努力尋求在家族的借力之下自己作出一番成就。因為三觀一致,我們之間很有共同話題,很快就決定成立一個同好組織,這樣,之后如果有好的創業項目,我們可以就可以互幫互助。那時候我們每次聚會都充滿激情,滿懷著對美好未來的向往,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將成為創造未來的偉人。”</p><p>許致遠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懷念,目光看著窗外,恍若回味著那段最美好的青春。</p><p>他緩緩說道:“我們那群人里,那時候跟我走得最近的,有兩個人。”</p><p>“傅家大小姐傅明珠,外地來的富家子許長明。”</p><p><span style="color: #0052FF; font-size: 14px;">關注<span style="color: #FF0000;">微信公眾號:HM5195(←長按復制)</span>回復&nbsp;<span style="color: #FF0000;">834&nbsp;</span>即可閱讀★全書章節</span></p>Mon, 22 Oct 2018 10:51:00 +0800新英体育网直播免费